第80章 不要欺人太甚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不等满仓库还沉浸在震惊中的权贵们回过来神,就听到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音,在静寂的仓库里响起。

    “啪!”

    清脆而震撼,让听到的人都不自觉感到脸颊在抽搐,在疼痛。

    这声音也几乎在刹那间,让大部分权贵们回神,向着耳光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当看清出发生了什么时,他们眼里不由一怔。

    “爸,你为什么打我啊?”黄萌萌捂着另一边被打得红肿的脸颊,直勾勾看着黄大山。

    她完全没有想到,在向黄大山一翻哭诉,并指认了林阳后,黄大山非但没有安慰她,为她报仇,反而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

    不解,心里全是不解。

    “你竟敢不知死活的去得罪林先生,打你算是轻的,等回去后,再收拾你。”

    黄大山怒目圆睁,恨得咬牙切齿。

    他想尽办法想要和林先生拉上关系,可万万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敢不知死活的去得罪林先生,那长久以来拼尽努力,到头来反被亲生女儿破坏的怒火,在此时此刻,还怎么可能遏制的住。

    发了狠话之后,黄大山就不去管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的黄萌萌,而是百米赛跑一般,飞速跑到林阳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林先生,都是我教导无方,请林先生原谅,等到回去后,我必饶不了那不孝女。”

    为了交好林阳,这段时间他和高飞走的比较近,从高飞处了解到,林阳武力强悍,让现代人视若无敌手的子弹都不能奈何丝毫,杀人更是如杀鸡,一出手就要了二十名枪手的生命,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端是恐怖。

    这个时候,哪还敢在乎尊严在乎面子,若是林阳恼怒起来,对他女儿起了杀心,他可不想被牵连。毕竟女儿没有了还可以再生,性命却只有一条,死了也就没了。

    背负双手淡然而立的林阳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轻轻开口:“下不为例,滚。”

    黄大山如听到了仙音,连忙涎着脸从地上爬起:“我马上滚,马上滚,您消消气。”

    说完,他忙不迭往仓库门口跑去,途中抓住黄萌萌的长发,在仓库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将之拖行而去。

    如此一幕落入四周权贵眼中,全都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唾沫,眼中有深深的震惊。

    这个时候他们才终于感觉到,那身穿灰色低档运动衣,随意站在那里,似乎人蓄无害的少年,竟是有着让黄大山下跪求饶的恐怖。

    “他到底是谁?怎么让黄大山吓成这样,还让赵大小姐谨慎对待?”

    “赵大小姐和黄大山都叫他林先生,难道他就是现如今传的神乎其神,让得江湖大佬高飞都以其为尊的林先生?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即便不是林先生,也是绝对是有很强的背景,如此一来,恐怕孙胜和李闯也讨不到好处。”

    许多人都目光一眨,看向林阳时,心底感觉到深深疑惑,有些猜测。

    赵玲玲在歉意躬了躬身后,就轻轻直起腰,转身面朝那名大堂经理,脸色冰冷的说道:“宋经理,你可以去办离职手续了。”

    想要挽回在林先生心目中的形象,想要取得林先生的谅解,不是一句道歉就行的。此时必须不能手软,要做给林先生看。

    “大小姐。我错了,我错了,再给我个机会吧。”听到这话,宋经理身体不禁一软,差点倒在了地上。

    如果没有了元光集团员工的身份,不说洛城还有没有其他企业敢招收他,就是以前他得罪过的那些人,肯定也要落井下石。恐怕不只是他,即便是他的亲戚家人,都要在洛城生活不下去了。

    “你敢对林先生不敬,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赵玲玲冷哼了一声,指了指两名站着的保安,没有丝毫犹豫说道:“把他拖出去。”

    “是,大小姐。”那两名本来是要把林阳拖出去的保安,连忙点了点头,向着宋经理走去。

    在这个时候,他们自然知道该听谁的命令。

    “孙少,李少,帮帮我。”被两名保安一左一右架住了两条胳膊,宋经理惊恐至极,脸色彻底苍白,浑身瘫软,朝着身旁的李闯和孙胜祈求。

    他是帮这两位大少才得罪的林阳,如今只希望他们不要见死不救。

    “赵姐,你看是不是给我个面子?”孙胜听到宋经理的请求,面色阴沉的看了林阳一眼,只得硬着头皮,朝着赵玲玲开口道。

    从赵玲玲躬身向林阳道歉,他就知道今天败了,败的很彻底。恐怕杨震都无法想象到,那在学校不显山不露水的林阳,竟然是如今洛城炙手可热的林先生吧。

    “你?”赵玲玲淡淡看了孙胜一眼,为了给林阳留下好印象,她现在哪敢手软,说道:“一边待着去,等我见到孙叔叔,再和他说你得罪林先生的事情。”

    孙胜是洛城首富孙旺财的儿子,影响有些大,她不好太过分,但是让孙旺财管教管教孙胜,凭她赵大小姐的身份,那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孙胜脸色胀红,如被老师威胁要去家访一般。

    要是让赵玲玲找到他老爹,这个暑假恐怕都要关禁闭了。

    可惜,赵玲玲听到这话,连看都不再看孙胜一眼,直接目光一转,落在旁边的李闯身上,冷笑道:“李闯,你可以回去告诉你爸李山,明天我们局里经侦科要去查账。”

    “赵姐,赵姐,不要啊!”李闯听到这话,直接吓得脸色刷白。

    他们家的公司偷税漏税严重,那账目混乱的根本就没法看,若是经侦科去查账,铁定完蛋,就以他爸做过的事情,哪经得住查,查出来后,少说也要坐十几年。

    更何况,赵玲玲是在此时此景之下说的,那就是奔着往死里整而去的。

    “你这个时候才知道害怕,晚了。”赵玲玲说道。

    “赵姐,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家还有几十号护矿队,要是来硬的,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李闯咬着牙齿,双目通红,朝着赵玲玲吼道。

    他家矿上的护矿队,不仅经常与邻矿的护矿队打群架,战斗力强,而且还私藏有枪,真把他们家惹急了,也是会咬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