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蛋蛋碎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刘茹话落以后,就抬起凤眼美目看向一身黑西装、满脸狞笑的宋经理。

    对面孙胜三人里面,她也只是与宋经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而且,能够认识宋经理,还是因为一个客户请宋经理吃饭,她去作陪时才认识的,当时听说宋经理是元光集团的经理,就惊为天人。

    那可是洛城人尽皆知赵二爷的元光集团,在整个洛城内,都属于顶尖企业,虽然不如首富孙旺财的财胜集团富有,但论影响力,孙旺财给赵二爷提鞋都不配。

    现在只希望宋经理能看在曾经一起吃过饭的份上,饶了她这个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不知天高地厚,与对面三位起了冲突的儿子。

    林阳看着把他护在身后的刘茹,眼眸里不由有些水汽在波动。

    前世学校的时候,无数次差点被撵出洛城十三中,都是老妈领着他,如现在一般求爷爷告奶奶,说了无数好话,赔了无数笑脸。

    如今再次见到,那千年的道心也无法绷住。

    “刘女士,这小子原来是你的儿子啊,你可真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儿子,惹的祸可真不小。”

    宋经理认出了刘茹,不由冷冷一笑,说道:“他得罪我倒是小事情,但是得罪了孙少和李少,那就是不知死活,想要饶了他,没有那个可能。”

    “哦,也许你还不知道李少、孙少是谁,就让我来告诉你。这位李少,是咱洛城最大煤老板的儿子李闯,而这位孙少就更不得了了,那是咱们洛城首富的儿子。”

    “就在刚刚,你那宝贝儿子可是把孙少的女伴给一巴掌抽的吐血,头都撞在了原石上破了相,他闯的这个祸,你认为你有那么大的脸,能一句话就没事了吗?”

    话落,宋经理不屑的瞥了刘茹一眼,一个十八线的小公司总经理,还想在他这里要面子,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脸,不自量力。

    刘茹听着这话,脸色瞬间惨白,万万没有想到,他这混蛋儿子竟然闯的祸这么大,简直是捅破了天去。

    但她还是咬咬牙说道:“我们愿意赔钱,我们愿意出医药费。”

    “呵,我们有的是钱,不稀罕,我们只要这小子的手和脚。”李闯狞笑,戾气很重。

    孙胜也是一脸冷笑的看过来,那意思不言自喻。

    刘茹听到这话,如遭雷击,她努了努嘴,狠了狠心,正想要说出一些惊天动地秘闻时,突然身旁一道英伦味普通话传来:

    “刘茹女士,若是你同意今晚到我房间里深入交流交流,以我们公司和财胜集团的合作关系,我倒是愿意给你说个情,让惩罚小一些,甚至你公司代理我们公司化妆品的后续合约,也可以一并签署了,你认为如何?”

    不知道何时,那一头亚麻色头发,足有一米八的白皮肤中年男子史密斯走到了身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刘茹那白色职业西装下饱满的胸口部位,毫不掩饰眼里的贪婪。

    刘茹听到这话,猛然转头,与史密斯贪婪的双目相对,身体一震,脸色又是一白,不由咬了咬嘴唇,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后,又猛地睁眼,目中有了坚定,正要为了林阳,答应史密斯长久以来要得到她身体的要求。

    在她身后的林阳,却是脸色一沉,眼中有杀意凛冽。

    在这个世界,威胁他可以,但是威胁他的老妈,绝对不可以。

    人有逆鳞,触之即死。

    而他老妈,就是他最大的一块逆鳞。

    旋即,在刘茹张口欲出声之际,林阳浑身带着凛凛杀意,一步跨出,朝着足有一米八身高的史密斯两腿之间,飞起一脚。

    砰!

    如重锤击鼓的一击,在这因为林阳和孙胜几人爆发冲突而静下来的仓库内,显得那么突兀,那么撼人灵魂,让得一些看到这一幕的权贵男子们,全都心中一寒,下意识夹紧了裤裆,隔那么远都感觉有些小疼。

    “哦…嘶!”

    被林阳踹了一脚的史密斯,在飞起两米后,重重砸在了地面上,顾不上其他地方的疼痛,直接双手捂着裤裆,一个劲的倒抽冷气,外加痛苦的嘶吼。

    然而,哪怕双手捂得如何严实,也依然挡不住殷红的血迹从他双手手指缝间流出来,触目惊心,让得四周许多人都头皮发麻,身心巨震。

    这也太狠了,一脚断了子孙根,一脚踢爆了蛋蛋。

    “林阳,你这是要干啥?你打算不要命了啊?”刘茹率先反应过来,着急的双眼一片赤红。

    本来林阳得罪了孙胜三个庞然大物就让她十分头疼了,现在林阳又把黛兰美化妆品公司江省分公司的总经理给踢成了太监,等于又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这下让她如何收场,让她如何解决?

    “妈,这事情交给我,你不要管了。”林阳缓缓扭转身体,淡淡一笑,根本没有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凭他紫阳帝君的千年修炼经验,在这个仓库里,他若想离开,又有谁能拦的下。

    “交给你?你是不是又要打人了?”

    刘茹咬着牙,恨不得抽林阳两巴掌的说道:“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行不行,我的祖宗。这里可是赵二爷的地界。你知不知道赵二爷是谁?那是元光集团的董事长,在洛城跺一跺脚,咱家房子都要塌的人物。”

    “你到底能不能让老娘省心啊,赶快给李少、孙少赔礼道歉行不行?”

    她都快着急上火了,只希望林阳道歉之后,能够让李闯和孙胜网开一面,不然的话,她藏在心底十七年的秘密,恐怕只能说出来了。

    “妈,让我道歉,他们还不配接受啊。”听着老妈着急的话,林阳送上一个安慰的笑,说道。

    哪知道,这话一出口,刘茹直接气结。

    甚至在四周的权贵们,都不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身穿低档运动衣的林阳。

    真是不敢相信,一个洛城不入流家庭的小孩,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口出狂言,难道心里就不知道自己的数?

    难道首富家的公子,煤老板的儿子,加起来的分量还不够重,还不足以让其正眼相看?难道非要赵二爷亲自到场了,他才感觉值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