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小理由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厂区大门口,又有一辆黑色奔驰轿车从疾驰中平稳停了下来。

    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迅速打开,一名身量高挑,肤色水嫩,身穿白色职业西装,脚上一双镂空金丝凉鞋露出晶莹脚趾的都市丽人,急忙走下来,冲到轿车后座车门,轻轻拉开车门,笑颜展开,嗓音纯美,讨好车内的人:“史密斯先生,凌云路52号到了,您请下车。”

    “哦,好的。”

    带着英伦腔的普通话传出来,就见到一名身穿黑西装,脚蹬黑皮鞋,有一头亚麻色头发,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的白皮肤中年男子,从都市丽人拉开的车门走了下来。

    男子动作潇洒的扣上身上西服的一颗扣子,转脸目光落在有着一张嫩白瓜子脸的都市丽人胸前饱满处,贪婪看了一眼后,才抬头把目光落在那张好看的瓜子脸,笑道:“刘茹女士,若是你有诚意,今晚来我房间,我们深入谈一谈后,再决定后续代理黛兰美的事情?”

    “史密斯先生说笑了。”

    都市丽人轻轻一笑,眼底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厌恶,这个英国佬分明对她有窥觑之心,想要借着续签代理合约来逼她陪睡。

    但为了拿到那份对她来说决定公司生死存亡的代理合约,只得忍着厌恶,岔开话题说道:“赌石大会想来快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快些进去吧,赵二爷作风强硬,可是轻易不等人啊。”

    她赫然是林阳的老妈,那开了一家雅美化妆品销售公司的刘茹。

    “哦,好吧。不过,刘茹女士还是好好考虑考虑,那续约合同就在我的房间里放着,你想好了,我们随时可以签字盖章。”

    白皮肤中年史密斯耸了耸肩膀,似乎吃定了刘茹一般,说了这话后,就扭身走向厂区门口。

    刘茹看着前行的史密斯背影,咬了咬嘴唇,轻轻一跺脚,快速跟了上去。

    为了儿子的学费,为了儿子的生活费,哪怕这个史密斯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色中饿狼,也要想办法争取一下续约合同,如果没有了续约合同,她的公司可就真的无法运营下去了。

    ……

    一脸嚣张傲慢的李闯在离开孙胜后,终于走到了林阳身前,故意用肩头猛地撞了林阳一下。

    他突然顿住脚步,勃然大怒,骂道:“哪来的乡巴佬,你眼珠子长在裤裆吗?竟然敢往本少身上撞,我这身衣服华贵的很,你给我弄脏了赔得起吗?”

    话落,他一脸阴冷的看向林阳。

    这只是个小小的理由,但对付他眼中的穷小子林阳,足够了。

    响亮的怒骂声音,传遍汇聚了大量富商、政要的交流会现场。

    正在端着红酒交谈,或者在明码标价的次一品原石之间穿梭品鉴的权贵们,全部眉头一皱,停止了交流,向着怒骂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旋即看到,一名身穿低档灰色运动衣的少年手插口袋里,一脸古井无波,浑身自然,站在那在洛城权贵圈子里恶劣名声响亮的李闯面前。

    “这是谁啊,竟然敢惹到李闯,胆子真是好大啊。”

    一名身穿礼服,耳朵上和脖颈间都挂着晶光闪闪的珠玉首饰的权贵少女,手指间夹着一支红酒杯,袅袅来到孙胜身边,轻轻说道。

    她可是知道,李闯家是开煤矿的,虽然没有西边那个省的煤老板资产雄厚,但家里也有好几个闲钱,养着一支凶恶的护矿队,有事没事就与临矿的干架,伤残了十好几个了,凶名昭著。

    又有几名权贵家的子女端着红酒杯聚拢而来,在没有杨震在场的权贵交流会,他们通常会聚在洛城首富之子孙胜的身边,今天不外如是。

    他们小声交流,对林阳指指点点,毫不掩饰心中的轻视。

    “这个小子该不会是偷偷摸摸进来的吧。你看他身上穿的那身破烂,在这整个仓库里,就像一颗老鼠屎一般,太显眼,太恶心了。”

    “他可能是好奇权贵圈子,想来看看稀奇,但可惜,不该撞上了李闯!”

    “经过李闯这一闹,这个小子接下来要惨了,很可能会被打一顿后扔出这里,不过也是他自找的,下贱人就应该有下贱人的自知,有些圈子不是他想去就去的。”

    在孙胜身旁的黄萌萌,听着四周她曾经仰望的权贵子弟议论声音,不由心中有些激动,看了眼孙胜后,她小心说道:“那个瘪三叫林阳。”

    哦?

    四周的权贵子弟听到这话,全部向黄萌萌看去,眼里有些诧异,没想到孙胜的女伴竟然知道。

    “他的确叫林阳。是杨震的敌人,只不过很能打,我和杨震一直拿他没办法。”孙胜见四周权贵子女看过来,不由开口为众人解惑。

    他这话一出口,顿时掀起了千层浪。

    “竟然还敢得罪杨震,这小子看起来是活腻歪了。”

    “能打怎么了,在这里他还敢动手不成?”

    “嘿,他动手又如何,不说这里赵二爷借调而来的高飞手下,就说那位提供了原石的缅甸商人,身边都有十来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好手,人人带枪,给这个小子十个豹子胆,他也不敢乱来。”

    ……

    在不远处,贵妇们也聚集在一起,一个个脑袋微扬,端着人上人的暴发户架子,拿鄙夷目光看向身穿灰色运动衣的林阳。

    “这不就刚刚那个在门口的穷小子?还真把他给放了进来。该不会是安保人员的亲戚朋友吧,如果真是,那这里的安保措施也不怎么样嘛。”

    “穷小子就要有自知之明,往我们这些洛城权贵里面挤,也太不自量力了。”

    “可惜了一身好皮囊,要是弄到我家的夜总会,兴许还能做一个不错的兔爷,攀上一两个暴发户的婆娘,也说不定哩。”

    她们身上珠光宝气,一个个雍容华贵,但嘴里说的话太恶毒,却是与她们的地位丝毫不相符。

    而那些分布在交流会各处,在洛城有着些许分量的权贵男子们看到这一幕之后,虽然没有像那些长舌妇一般说出讽刺之语,但却手里晃着酒杯里的红酒,一脸玩味的看着身穿低档运动衣的林阳。

    那其中不言自明的意思,不要太明显了。

    恰在此时,跟随着史密斯而来的刘茹,也走到了仓库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