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原石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让金天壮不要借用工具伐木,最大的目的是让其在伐木之时,运转天武金身术来吸纳山林里比都市浓郁了百倍的灵气,进而凝练体魄。

    林阳撇下金天壮从山中回来,推演了两天炼星神功功法,就到了赵玲玲口中赌石大会的那天。

    他如一名修行日久的道士,身穿一袭灰色运动服,气质飘尘,徒步走出白龟山,拦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前往开发区凌云路。

    洛城在招商引资方面,在整个江省都很有名,有许多企业都在开发区里建厂,所以一路而来,随处可见大型的工厂厂房。

    不过,开发区道路上也很安静,不怎么见到车辆往来。

    凌云路52号是一处新建造起来的厂房仓库,灰色格调的钢结构建筑,足足占据了百亩厂区的三分之二,十分恢弘大气。

    如今,在52号厂区的门口两侧,分别站着一列六名身穿黑西装,脚蹬黑皮鞋,戴着墨镜,一动不动如同雕塑的魁梧男子。

    同时还有一些身穿旗袍,把身材勾勒出曼妙弧线的年青女孩,正面含笑容,伸出纤纤玉臂,引导那些乘百万千万级豪车而来,身材臃肿大腹便便的富豪、政要,向厂区内的那座恢弘库房而去。

    偏偏在这豪车如云的门口,一辆普通的大众出租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宛若那万千仙鹤里面,突然扎进了一只杂毛大公鸡,显得是那么突兀。

    几乎在一刹那间,在门口即将走入厂区的富豪,门口两侧哪怕富豪到来都不曾有丝毫动作,如木桩一般的十二名黑衣黑皮鞋男子,那些身穿青花旗袍勾出美妙曲线的漂亮迎宾女孩,开着豪车或停下或离去的富豪政要司机,全都在这一刻偏转了脑袋,向那极不上档次的出租车投去了疑惑目光万众瞩目。

    坐在驾驶位,把车停在厂区门口的出租车司机,见到如此诡异情形,不由脸红如布,恨不得地上有个缝,他一头扎进去得了。

    要不是眼馋那一份不菲的车费,他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想到,这里豪车如云。

    不过,坐在出租车副驾驶位置的少年,在这无数目光注视之下,却是面色不改,沉稳有度,轻轻从口袋里捻出一张红色钞票,说了一声不用找了,就推开了车门。

    刹那间,所有人目光凝聚在少年身上。

    “他身上的衣服什么牌子,我怎么没有在大牌专卖店里见过?”

    “你要能见到过才是奇怪,那就是路边摊一二百的运动服,不要看了,穷小子一个。”

    “穷小子也能被邀请来参加赌石大会?赵元光的品味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

    许多人一脸古怪的看着少年走向门口,小声与身旁同伴窃窃私语。

    “先生,请止步,请出示您的请柬。”一名漂亮的旗袍女孩,伸出如玉般手臂,拦在了林阳面前。

    “我是受邀而来,没有请柬。”少年轻轻摇摇头,说道。

    “请问您贵姓?”听到是受邀,女孩不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很有职业修养的问道。

    在她们培训的时候,曾经背熟过一份名单,上面是所有受邀请人的名姓,哪怕是没有拿请柬,只要名姓对应无误,就可进入会场,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我姓林,若是邀请我的人知会过你们,而你们又有名单的话,那上面所写应该是林先生。”少年抬头轻轻一笑,正是林阳。

    他相信赵玲玲定会有所交代,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才对。

    果然,在说出林先生三个字后,那美丽的旗袍女孩就嫣然一笑,为林阳让开道路,说道:“请进。”

    只不过,女孩没有像对待其他富豪一般,殷勤引路。谁让林阳仅仅穿了一身廉价运动衣呢。

    林阳也不在意这些,轻轻抬起脚步,如身形带有清风,在大门口所有人的目光中,走入了大门。

    这一幕,让得许多人惊讶。

    “还真是进去了!”

    “谁没有个穷亲戚,穷同学,也许是哪个豪门子弟的同学,想要进去见识见识大世面也说不定。”

    “有道理,要是真正富豪,洛城顶流人士,怎么会穿成那样。”

    ……

    许多站在门口,要进去参会的富豪看到这一幕,一怔之后,互相交谈了几句,就各自有了认定,随即不放在心上,呼朋引伴,走入了厂区。

    林阳轻踱着步子,不疾不徐,宛若逛公园一般,走入了那占地极广的钢结构仓库内。

    旋即见到,那足足占地几十亩的仓库被分割成了两部分,其中占空间最广阔的区域里,摆放着成百上千体型比较大的石头。

    这些石头上或有花纹,或有小部分开窗露出一片绿色,或光秃秃,黑兮兮,各有千秋,应该是专门挑出来的精品中精品。

    只不过现在这处区域被不锈钢栅栏隔离开来,没有一个人进入里面。

    反倒是在剩下的那片区域里,乐曲和缓,人影交错。

    不仅摆有盛放了各色美食点心和红酒的长桌,还如那片不锈钢栅栏圈起来的区域一样,也有大量的石头星罗棋布,只不过这些石头,要比着圈起来区域里摆放的石头,要小的太多。

    林阳径直走到摆放了点心的长桌,拿起上面的刀叉,狠狠挖了巨大一块糕点,也不在乎周围鄙夷的目光,自顾自的痛快吃了起来,先填饱没有吃早饭的肚子再说。

    等到吃的差不多饱,他不顾形象拿手擦了擦嘴巴后,就在旁边一名贵妇鄙夷的目光中,把擦了嘴巴沾了些奶油的手掌在长桌桌布上蹭了蹭。

    然后,身形一转,如那些端着红酒酒杯,竭力揣着一副成功人士模样的富商政要一般,对那些星罗棋布明码标价的次一等石头仔细观察起来。

    果然如他所料,这些所谓原石的石头里面,或多或少飘出一些灵气,而且根据那灵气飘出的范围,大致可以勾勒出里面翡翠的形状。

    而在林阳细心鉴别这些被挑出来当做开胃菜的原石时候,在仓库的入口处,黄萌萌身穿一袭粉色长裙,挽着孙胜的胳膊,雀跃走进了仓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