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伐木累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听着赵玲玲把赌石的基本概念娓娓道来,林阳古井无波的眼眸中,突然泛起了丝丝波澜。

    虽然他没有赌石的经验,但是翡翠也是玉石的一种,也是天地灵气孕育而成。

    凭他对灵气的敏感程度,可以用灵气的纯度,灵气的范围来确定石头里面有没有翡翠,有多少,有多大,品质如何,都可以大体上不差。

    可以说,这所谓的赌石,如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只要赌石的时候,用低价买,高价卖,就可以攒够资金,拿到足够有高品质的翡翠原石。

    到时候,何愁八方聚气阵不成?

    “赌石大会在什么地方?”林阳收起思绪,提着食盒从竹木台阶上站起,随口问道。

    “在洛城开发区凌云路52号,是一座占地百亩的新修仓库。”

    赵玲玲连忙回答,看了看林阳的脸色后,又试探着问道:“后天我是否要来接林先生?”

    “不用了,我自己去。”轻轻摆了摆空着的一只手掌,林阳提着食盒走进了紫竹楼内。

    听到这话,赵玲玲不但不气馁,反而嘴角露出兴奋的笑容。

    她终于成功了,把林先生邀请了出去,到时候,她与林先生的接触时间岂会少。

    旋即,她鼻孔里哼着小曲,如一个小女孩一般,蹦蹦跳跳走出了大木门。

    在紫竹楼内,林阳打开食盒,把里面的饭菜拿出,正在大快朵颐,他那久不使用的手机响了起来。

    把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从高考之后,一直都没有怎么联系过的金天壮,不由手指一划,接通了电话:“胖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这不是想找你问一问,为什么我练了你给的破功法半个月,丫的就练出了一个屁出来?”手机里传出金天壮郁闷的声音。

    “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不可能吧。天武金身术是极容易入门的功法,你小子是不是骗我?”林阳放下筷子,眉头轻轻一皱,疑惑问道。

    虽然天武金身术这门功法在地球上的修炼效果,比不了他的炼星神功,但也是入门极快的功法了,不可能出现一个月时间丝毫没有进展的情况。

    “哪骗你了,我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按照你给我的功法内容苦苦练了半个月,就在今天早上,终于练出了一个屁,其他啥也没有。”

    在家?林阳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

    以都市里的人口密度,空气质量,废气存量,灵气消耗量,不要说半个月,哪怕是修炼一年,也休想有一丝一毫的感觉。

    他不由撇了撇嘴,说道:“你马上滚来白龟山,我在那座寒潭边等你。”

    话落,直接挂掉了电话,根本不给金天壮丝毫回话的机会。

    等他把饭菜填满肚子,已经减肥成功的金天壮坐着出租车,火急火燎的出现在白龟山,按照卫星地图指引,找到了那处三里寒潭。

    他一眼看到,林阳立在寒潭边,依然一身灰色运动衣,只不过气质更加的出尘,仅仅那么个站立姿势,就如擎天玉柱一般,不动声色中,与众不同。

    “林阳,你小子现在越来越装逼了啊。”金天壮走到林阳面前,一拳头砸在林阳身上,刚笑骂一句,就捂着拳头胀红了脸。

    疼,真他玛的疼啊,就像一拳头砸在了铁板上。

    林阳见此,嘴角轻轻露出笑容,揶揄说道:“这就是修炼初见成效的效果,感受如何?”

    “你这身体,可以表演胸口碎大石了。”金天壮翻了个白眼,然后好奇的问道:“你现在什么境界,该不会已经达到了铜皮铁骨吧?”

    在天武金身术的功法里面,有境界的相关介绍。

    按照上面所说,他回忆曾经林阳的手段,感觉林阳绝没有可能达到炼气三境中凝气境的高度,至于在引气境的什么阶段,就不好判断了。

    林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铜皮铁骨,已经半步凝气境了。”

    “卧靠,你这速度,太吓人了吧!”金天壮两眼一瞪,惊呼道。

    没有修炼仙道功法的人可能不知道,仙道功法繁杂深奥,想要修炼有成,难如登天。

    想要成功,其一靠悟性灵根,其二靠毅力恒心。

    要求悟性灵根,是因为有好悟性,可以理解功法更快速,一点就透,可以让修炼者看到曙光,不至于因为理解不透功法而半途而废。

    要求毅力恒心,是因为有大毅力之人,哪怕缺少了悟性灵根,也可坚持不懈,以水滴石穿的功夫,最终领悟功法,可以做到一朝得道,一飞冲天。

    若是两者皆有,那就是不得了的天才,如前世的林阳,就是悟性和毅力俱佳,不然也不会在浩瀚的星空修炼界成就帝君之位。

    “你不能拿你的眼光来看待我的修炼速度,不然,你会郁闷死的。”林阳嘴角一勾,刺激着金天壮,说道。

    “卧靠,你不装逼会死啊!”

    金天壮脸皮抽了抽,然后一脸贱笑的说道:“不管如何,你得帮我提高境界,不然我就吃你的饭,喝你的水,睡你的床,拉你的茅厕。”

    “滚蛋。”

    林阳瞪了粗俗的金天壮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跟我去山里。”

    “干啥?”

    “伐树,做木人桩。”

    “哦!”

    林阳走在没有道路的山林里,如闲庭散步,速度不快不慢,哪怕山路如何嶙峋,也好像不受阻碍一般。

    反倒是跟在屁股后面的金天壮,一身名牌衬衫和裤子,划出了一道道口子,几乎成了破烂叫花子,露出里面一道道血痕的皮肤。

    终于,林阳在一棵参天巨木前停了下来,轻轻拍了一下足有腰粗的树干,回头看了眼形象惨不忍睹的金天壮,说道:“胖子,这棵树质地坚硬,做成木人桩的话,应该能够让你摸到铜皮铁骨的门槛了。”

    “太好了。”听到这话,金天壮两眼一亮,哪里顾得上身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跳到那棵巨木面前,用手拍了拍树干,傻笑起来。

    可没有多久,他就看了看自己空空的两手,又看了看林阳空空的两手,不由脸上的高兴崩塌,叹了口气,道:“白高兴一场,没有砍刀、斧子,我们拿什么砍?”

    “用你的手指、手掌、拳头、牙齿,哪怕是胯下的那根杵,都行。你随意。”林阳眨了眨眼睛,一笑转身,向来路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