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欲行不轨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噗!”

    听到赵玲玲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吴东来刚灌进嘴里的茶汤,直接喷成了一蓬雾水。

    在赵老狐狸和赵玲玲看过来时,他尴尬一笑,连忙擦了擦嘴角,说道:“抱歉,听到价值五千万,实在心里太激动,没能忍住。”

    一颗玉坠五千万,还真有傻子相信了。

    赵老头白了吴东来一眼,就又面对赵玲玲,颇感无奈说道:“玲玲,林先生疯了,你也跟着疯啊?要是出去你告诉别人一块玉坠值五千万,别人会认为你神经不正常的。”

    “爷爷,你和吴先生都是这样想的?”赵玲玲惊讶看着平时老谋深算的赵尘风,分明没想到她如此郑重的话,竟然被认为是荒诞不羁。

    哪知道,话出口,就见到赵尘风和吴东来都理所当然,看傻子一般点了点头。

    赵玲玲见此,郁闷的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心里平静,提醒道:“爷爷,吴先生,你们不感觉我出了车祸后,站在这里很奇怪吗?”

    “奇怪?哪里奇怪了?”

    赵尘风和吴东来都有些迷惑的互相看了一眼,就向着赵玲玲全身上下看去。

    短裤、露脐,肌肤莹白,青春靓丽。

    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赵玲玲既然如此提醒他们,那定然不会这么的简单。

    直到五分钟后,吴东来脸色一震,把手里赵老头异常宝贝的茶碗,砰的一下,重重放在了茶桌上后,从椅子上快速跳起来,窜到赵玲玲身边,呼吸更急的说道:“玲玲,你是想说,你出了车祸,被撞出了十几米,却一丝伤都没有,甚至皮都没有擦破?”

    赵老狐狸看到吴东来对他的宝贝茶具没轻没重,刚要叨叨两句,却在听到这样的话后,也是老眼一怔,再次仔细打量赵玲玲,果然一丝伤痕都没有。

    刚刚听到孙女出车祸,他关心则乱,哪里想到了这样的蹊跷处,此时细想,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被车撞,不仅没死,还没有受伤,这样的事情恐怕只存在神话传说里吧。

    不由得,他也凝神看向赵玲玲,等着回答。

    “吴先生,您说对了,就是这一点。我被一辆一百多码的面包车撞飞,却是没有伤。”赵玲玲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说,林先生的玉坠,不要说五千万,哪怕一个亿,也有人抢着买。”

    “什么?林先生的玉坠有保命的作用?”赵尘风的惊呼,脱口而出。

    哪怕他身居高位多年,养气功夫再好,也被这不可思议的答案给震惊的老嘴合不上。

    一颗丹丸治好了他的偏瘫已经够神奇了,如今竟然还能造出更神奇的玉坠,有点突破天际了。

    吴东来更是两眼一瞪,呼吸一滞,用力抽进肚子里的那口凉气,不敢吐出来。

    久久之后,吐出这口气,他面色凝重的问道:“玲玲,你仔细说说被撞之时,你看到了哪些异常现象。”

    “嗯!”点了点头,赵玲玲说道:“我被面包车撞上的那一瞬间,看到胸口处有一道极其淡薄的红色光束飞射而出,在面前散开,形成了一道如蛋壳一般的光罩,挡下了面包车恐怖的撞击,哪怕是在我坠地的时候,那层红色的光膜,也护住了我的身体。”

    听着如同神话故事一般的讲述,吴东来脸上的震撼越来越多,越来越盛。

    等赵玲玲讲完,他深吸了好几口凉气,才算稍微有些镇定,才敢震惊的说道:“林先生,神人也,我何曾能够想到,他能够达到如此高度。”

    同样一脸震惊的赵尘风听到这声感叹,连忙打破砂锅问到底。

    吴东来看了一眼赵老狐狸,说道:“在我们华国,修炼者有两类,一种修武道,一种修天道。”

    “武道很好理解,强化身体,炼出真元,掌握非常人可以掌握的力量。一般常见的阶位有三,其一明劲,其二暗劲,其三化劲。只不过还有个独立的分支是武道炼体,不以此分阶。”

    “而天道,那就比较缥缈了,平常比较难以见到这类修炼者,也分了三阶,其一学道,其二入道,其三真人。”

    “真人能够借用天地之力,制作法器,布置阵法,拥有神鬼莫测之能,如护身、延寿,养命等等。林先生的玉坠能够护住玲玲不受伤害,恐怕就要归到法器一类了,其价值,不可估量。但有一点,在市场上,只要是法器,不要说五千万,就是一个亿也有人买。”

    听到这些从来没听过的武道名词,赵尘风和赵玲玲一脸懵逼,但有一点听懂了,那就是林阳很不凡,做出的玉坠能护命。

    ……

    在赵家别墅三人对林阳的重新认识,重新定位,更加注重之时,白龟山弯弯曲曲如丝绸的水泥道路上,有几辆豪华轿车驶入了深处。

    在最后的一辆车身修长,运动气息浓郁的蓝色宝马里,杨震和孙胜坐在后座。

    “杨哥,今天可是萌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浪费了好多口水才说动胡校花来野炊的,你可要把握好机会,是不是能够得到美人儿,就看今天了。”孙胜神秘一笑,说道。

    他是知道杨震的想法的。哪怕输给了林阳,得不到胡小倩的心,那也要得到胡小倩的人。

    而今天的野炊,就是为拿下胡小倩而准备的。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吗?”杨震听到这话,嘴角阴邪一笑,眼底深处闪出了戾气。

    他三番五次要干掉林阳,却没想到曾经名声不显的林阳,竟然有莫大的个人实力,让得他连翻受挫,在胡小倩心里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要不然,就像今天的野炊,哪会让黄萌萌极尽口舌,花了好大一番心思,才算成功把胡小倩给约了出来,这都是林阳造的孽。

    哪怕他不能把林阳写情书表明心迹的胡小倩追到手,那也要硬上了,丢给林阳一个破烂货。

    “杨哥,准备好了。”

    孙胜邪邪一笑,从身旁的饮料箱掏出一瓶胡小倩最青睐的海之言,说道:“这一瓶就是。我问过卖药的了,他说只要一口,就可以让烈女变荡女。到时候,那胡小倩定然跪倒你面前求你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