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碎玉渣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得了赵老狐狸的指点,赵玲玲身心愉快地把爱吹牛逼林先生送给的那块翡翠弥勒找了根绳子穿起来,随意挂进了脖子里,根本就拿所谓价值五千万,当了个屁话。

    随后和赵老狐狸、吴东来打了个招呼,去上下午班。

    在停车场停好她那辆甲壳虫,赵玲玲刚刚走出停车场,就感觉身侧有轰鸣声传来,心中一惊,连忙朝那轰鸣看过去,脸色刷白。

    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不知道是真心要她的命,还是驾车人得了失心疯,竟然以一百二十码的速度,携着发动机撕裂般的轰隆隆声,直接朝着她撞了过来。

    砰!

    赵玲玲哪里躲得开,直接被面包车从地上撞飞出去十几米,重重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同时,面包车也踩了刹车,车轮在地面擦出一道黑色滑痕后,从驾驶座探出一个凶恶男子脑袋,看了眼倒地的赵玲玲,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臭娘们,你敢把我爸给抓进局子,你就该死。”

    骂了一声,出了恶气后,面包车重新启动,扬长而去。

    在四周的路人看到这一幕,全部惊呆,等反应过来,掏出手机,刚要拨打报警电话,却突然看到,那被撞出去十几米的女孩揉着头,从地上坐了起来。

    “娘咧,诈尸了。”

    “妈呀,什么情况?”

    “哦买嘎!”

    四周许多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巨变,惊呼一声后,做了鸟兽散。

    赵玲玲揉了揉额头,看了眼四周,定了定神,终于回想起刚刚电闪石火之间,事情的经过。

    她被面包车撞上的那一瞬间,胸口处有一蓬极其微薄的红色光晕延展而出,在她面前形成了一道如蛋壳一般,笼罩了全身的光罩。

    然后她飞起来,摔出去。

    “被那么高速度的面包车撞了竟然没有事?”

    想到“摔出去”,赵玲玲心中咯噔一震,连忙往身体上看去,却是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丝毫血迹,哪怕是擦破点皮,甚至红肿,全都没有。

    这一下子,她完全愣了,这种诡异的事情,不符合常理啊。

    一个大美女,为了拼命想通其中的不合理,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坐在地面上,两眼呆滞了足足一刻钟,终于醍醐灌顶,灵光一闪,没有丝毫犹豫的扯开胸口领子,往那白嫩的两座山之间看去。

    最后感觉不耐,甚至动了纤纤玉手,伸进领口之内,在两山之间抓摸。

    这样的情景让得四周路过的路人,特别是男子们,只感觉一股热血涌上头顶,两根血色小虫从鼻孔里滑稽钻出。

    “应该是它了。”

    从那双山之间掏出一把如玻璃一般的碎玉渣,赵玲玲目光闪烁,倒抽一口凉气。

    生死之间能救命的东西,何止价值五千万。

    没有丝毫犹豫,她从地上爬起,也不去上班了,直接转身回到停车场里,重新启动她那辆甲壳虫,就向白龟山方向而去。

    回到别墅,赵尘风和吴东来在喝茶,看到赵玲玲去而复返,赵老狐狸不由一笑:“怎么又回来了?”

    “爷爷,你看看这个。”赵玲玲面色凝重,伸开了紧紧握着的玉手。

    旋即,那如同玻璃渣一般的细小碎玉片展露在赵尘风和吴东来两人面前。

    “这是……玻璃碴?”赵尘风从茶桌旁的椅子上站起,来到赵玲玲面前,仔细的看了一眼后,不由眨了眨懵逼的老眼,怀疑的问道。

    吴东来也是疑惑的看过来。

    “爷爷,您可看仔细了,这是上午林先生送我的那块翡翠弥勒吊坠。”

    “就是林先生嘴里号称最低价值五千万的翡翠吊坠?怎么碎了?还有,翡翠不是绿色的吗,这个太像玻璃了。”赵尘风抽了抽嘴角,说道。

    想到赵玲玲上午告诉他,林阳说那块翡翠弥勒价值五千万,他就直翻白眼,哪有大拇指那么大的玉吊坠能值五千万的,纯属吹牛逼。

    只不过林阳是被吴东来认定为有宗师实力的人物,他不敢放肆,要是其他人敢如此吹牛逼,他赵尘风非把他喷个狗血淋头不可。

    “玉坠碎了是因为我刚出了一场车祸,被一辆面包车撞飞出去十几米。”看到赵尘风的表情,赵玲玲苦笑着说道。

    要不是这个车祸,她也不敢相信,一颗吊坠值五千万。可是现在,她认为非常值,哪怕一个亿都不贵。

    “车祸?”赵尘风悚然一惊,连忙朝着赵玲玲身上瞧去,并不断询问伤着哪里没有。

    “爷爷,你不要看了,我的身体一点都没受伤,甚至皮都没有擦破一丝。”

    “没有伤着就好,玉坠碎了就碎了,大不了爷爷再给你买个一模一样的翡翠弥勒,林先生应该也看不出来吧。”赵尘风听到孙女没事,出了一口气,摆了摆手,很是无所谓的说道。

    在他心里,一颗小小的破翡翠玉坠,以赵家的家世,不要说一个,哪怕是十个一百个,都能买得起,没啥大不了的,所以没放在心上。

    “爷爷,我可不是打击你,这样的玉坠,您在外面还真就买不来。”

    赵玲玲翻了个白眼,说道。

    “开玩笑,寻找一颗翡翠弥勒能有多难,那些玉器店里面要多少有多少。你说买不来,我还就偏偏不信了。”赵玲玲的话,让得赵老狐狸撇了撇嘴,分外不屑。

    他老江湖了,自然知道一模一样的玉器,的确买不来,但是大差不差,模样相仿的,那还不是一抓一大堆,真要是撸起袖子较真的话,让一个老师傅照着原来的玉坠再做一个,那也不是不能办到的事情。

    哪怕是品着茶,听着爷孙两个说话的吴东来,也是嘴角撇了撇,在他心里也是认为,一个普通的玉坠,外面一大堆,想买很是容易。

    至于林阳吹牛逼的一颗玉坠五千万,骗鬼去吧。

    “爷爷我不骗你,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不得不信了。”

    赵玲玲看了看两个加起来是她好几倍年龄的老家伙,深吸一口气,凝重说道:“林先生送我的翡翠弥勒玉坠,的确价值五千万,哪怕说是一个亿,对某一些人来说,也不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