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愿奉林先生为尊(三)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高飞走到三里寒潭边,一阵清风带着寒潭里的凉气吹来,一下子把满头的热气消了不少,但他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放松,而是走到那紫竹楼前,躬身抱拳,朗声道:

    “高飞前来拜见林先生。”

    韩兵在旁边跟随着高飞,一同对着紫竹楼躬身。

    自从见到林阳能够无视二十把手枪,一脚踹死提唐刀黑衣青年,一掌拍死了泰拳高手巴伦之后,他们就惊为天人,哪怕再恭敬一些,心里也丝毫不感觉过分。

    “你们要见我,为了何事?”林阳从紫竹楼内走出,缓缓踏阶而下,望了眼门前不远处的高飞几人,随意坐在门前竹木台阶上。

    哪怕身穿十几个细小破洞的灰色运动衣,依然遮不住他满身的英气,在竹楼前几人的眼中,更是有无形的气势十足。

    “林先生帮我除去郑纯这个大敌,心中感激,特意来感谢。”高飞听到此问,连忙手掌朝后一挥。

    那抱着精美礼品木匣的两名青年,连忙捧着木匣来到林阳左近,打开木匣,露出其内晶莹水润的两座婴儿头颅大小的精美玉雕。

    仅这两座玉雕,粗略估计,价值不在千万以下。

    但前世见惯了稀世珍宝的林阳,只是轻轻扫了一眼,无喜无惊一脸平静的说道:“这两座玉雕我收下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离去了。”

    “林先生,高飞还有一个请求。”

    “说来听听。”

    “我斗胆想请林先生出任我腾飞集团的高级顾问,不知道林先生您是否愿意?”

    高飞抬头,一脸希冀的向林阳看去。

    “没有兴趣。”林阳轻眯着眼睛,盯着高飞看了足足十秒钟后,淡漠拒绝:“你可以走了。”

    想要凭着区区两座玉雕,就让他紫阳帝君去当打手,这高飞如意算盘也打得太好了。

    话落后,他从竹木台阶上轻轻站起,正要转身重新走入紫竹楼里。

    噗通!

    高飞忽然单膝跪地,低头认错:“林先生,我不该有如此胆大妄为的想法,还请林先生责罚。”

    “不用。”林阳转身,朝后摆了摆手。

    他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副算盘,都想要拿到自己最大的利益,无可厚非。

    “我高飞愿奉林先生为尊。”

    林阳无动于衷,抬步轻缓,继续向紫竹楼内走去,在走到门口那一刻。

    “我高飞愿意奉献腾飞集团年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给林先生。”

    高飞单膝跪地,望着林阳后背,脸上忐忑。

    这已经是他能够拿出最大的诚意了,要知道,每年他公司的灰色收益都在十个亿以上,拿出百分之二十,等于说白白送给林阳两个亿,这份投资不可谓不大,他的出手,不可谓不豪气。

    哪怕是韩兵都一脸震惊的看向高飞,这样的大手笔,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一年我只帮你出手三次。”

    在紫竹楼门口,林阳脚步突然一顿,轻轻的说了句,就走入了紫竹楼。

    看着消失了林阳身影的紫竹楼门口,高飞怔了怔后,脸上露出莫大的喜色:“谢林先生。”

    抱拳一礼后,他让那捧着玉雕的青年把玉雕放在紫竹楼门口,然后带着韩兵几个,轻悄悄的退出了紫竹林,退出了大木门。

    在回程的路上,韩兵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飞哥,公司百分之二十的收益,是不是出的太多了,有些不值啊。”

    听到这话,高飞傲然一笑,挑了挑眉毛说道:“多吗?我感觉不多。有了林先生做靠山,难道你的目光还放在洛城这个屁股大的区域吗?”

    “你的意思,我们向外扩张?”韩兵两眼一瞪,惊呼道。

    “不错。”高飞点了点头,目光望着车窗外,有些迷离的说道:“过段时间江省的大佬们就要召开年度献金大会了。若是我们请林先生坐镇,到时候若是能得几处地盘,那可要比两个亿划算太多了。”

    ……

    在白龟山赵尘风的养老别墅里,赵尘风、赵玲玲、吴东来都聚集在楼上一处房间内。

    在这个房间,放置着功能齐全的高清监控设备,别墅四周的一草一木、一举一动,都可以清晰传到这里的监控屏幕中。

    此刻,他们三人正聚集在其中一块屏幕前。

    屏幕上显示的是通往紫竹林的大木门前情形,至于紫竹林里面,赵老头还没胆大到敢安装监控摄像头。

    看着从大木门内满脸喜不自禁走出来的高飞几人,赵玲玲不由眉头轻轻一皱,说道:“爷爷,看这个高飞的情况,恐怕是找上了林先生做靠山,我们是不是需要给予他一些警告?总不能让他脱离了我们赵家的掌控吧?”

    作为大家族子女,又有哪个是简单的,怎么会看不出来高飞献殷勤的目的。

    “玲玲,你想错了。高飞这一步棋还算不错,若他真投在林先生门下,那么林先生也就会融入错综复杂的社会之中,变得不再那么高高在上不可捉摸,与我们赵家的关系只会更好,不会变坏,我们赵家才能借之发达起来嘛。”

    赵老头嘿嘿一笑,眼里蕴含着睿智光芒,继续说道:“不过,对我赵家最有利的方法,还是你能把林先生追到手,让他做我的孙女婿。”

    “爷爷,你想多了,那林先生似乎看不上我。”赵玲玲想到那林阳长久以来不冷不热、不疾不徐、不急不缓的作风,就一脸无奈。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干嘛装的那么老成,让她找个下嘴的地方都找不到。

    “你不找机会多接触,那怎么行。”赵老头笑眯眯的指点道。

    “接触?”赵玲玲摇了摇头,“林先生天天清修,我哪敢打扰啊,再说,依我的感觉,吃饭、喝茶、看电影之类的事情,休想引起林先生的兴趣。”

    “这一点你可不如高飞做的好,他每一次都能搔到林先生的痒处,你该学习学习。”

    对平时很精明,这个时候死不开窍的孙女,赵老头无奈伸出枯老手指,点了点赵玲玲光洁额头,只能笑着挑明了说:“林先生喜欢玉,你就要在玉上面下下功夫,过两天你二叔不是要和一个原石商人合作,在洛城办个赌石大会吗,找你二叔要两张票,请林先生去,难道还请不动?”

    “咦!”听到这话,赵玲玲两眼一亮,看了眼玉手把玩的一只翡翠弥勒,嘴角勾起小魔女般的笑容。

    这个方法,还真没想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