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挥霍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嗯?”林阳眉头轻轻一皱,抬眼看向那啃着苹果,一脸厌恶看来的摊主。

    而这凶恶摊主的声音,也引起了市场内其他摊位摊主的目光。

    当看到是那满脸横肉的摊主和摊位前的林阳,许多人都无奈摇了摇头。

    “这个严老三可真是属狗的,要是个富豪在他摊子上看玉,他铁定要跪舔了,可惜这是个少年,还穿的这样。”

    “看一下玉也不掉一分,值得这么大声呵斥。”

    “这少年也是选错了摊位,要是其他人,绝不会这样。只要不碰坏玉,可以任他观看。”

    似乎这个满脸横肉的摊主已经在市场里臭名昭著,许多摊主小声交流时,依然注意着这边,他们知道,事情还不会结束,那严老三的难听话,绝不止这些。

    “看什么看,你手上那只玉佛价值八千块,你穿一身破烂,买的起吗,赶紧放下,不然爷爷让你后悔。”见林阳看过来,严老三牛眼一瞪,凶神恶煞叫道。

    “是吗?才八千块。”

    林阳冷冷一笑,握着小巧玉佛的手掌五指,在严老三以及注意到这里的摊主们目光中,轻轻的松开。

    啪!

    灵气充沛的小巧玉佛从林阳那晶莹玉润的手掌中,随着五指的张开,轻轻滑落而下,毫无意外的掉落在市场里的水泥地面,四分五裂。

    嘶!

    四周的摊主看到这一幕,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看起来并非大富大贵的少年,竟然当着脾气暴躁,对穷人凶恶异常的严老三面前,直接把玉佛给摔了。

    哪怕严老三都惊呆了,这个穷小子敢摔他玉?

    “玛的,乡巴佬,你找死。”等严老三回过味来,勃然大怒,一把把手里的苹果摔在地上,撸了撸袖子,就要扑向林阳。

    “若敢跨出一步,明天你将浮尸洛水上。”林阳把松了小巧玉佛的手掌随意插进了口袋里,轻轻抬起头,无视那严老三的凶狠表情,冷声说道。

    虽然他的表情很淡,但那话中蕴含的视人命如草芥的意思,还是让得凶神恶煞的严老三心中一紧,果真不敢再跨出一步。

    别看他严老三平时在玉石批发市场里表现的很凶很狂,无人敢惹,但真说起来,却是个胆小如鼠,只敢欺负欺负那些比他弱、比他穷的人。

    “你……你把我的玉摔了,你……你得赔。”严老三努了努嘴,最终也鼓不起勇气去挑战林阳口中那浮尸洛水上的冰冷之语。

    “这只玉佛我收了,你这里所有和玉佛同品类的玉器,我也收,比如,你摊位下面保险柜里的那一尊山石玉雕,拿出来吧。”

    看着被一句话吓得气势全无的严老三,林阳摇摇头,狗眼看人低的人很多,以他看遍人生百态的千年道心,也懒的计较。

    “你怎么知道?”严老三懵了,他摊位下面有个小保险柜,里面放的都是上品玉器,从来没有显露出来过,可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知道,这太诡异了,他没来由的后背渗出冷汗,有些害怕林阳起来。

    “废话不要问。”

    林阳冷淡的斥了一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甩在玉石摊位上:“那山石玉雕值多少钱,从这张卡里刷,密码在卡后面。”

    “啊?”严老三再次发蒙。

    还有这么随意的人,哪怕是千万富翁,哪怕是亿万富翁,哪怕穷的只剩下钱的人,也不可能这么随意把卡和卡号都给别人吧。

    最终,他努力的咽了一口吐沫,咬牙说道:“好,那座山石玉雕价值三百万,如果你真有钱买下了,那一枚小小的玉佛吊坠,算是赠送。”

    话落,早已经被林阳那句狠话吓破胆的严老三,抓起扔在玉石摊位上的银行卡,在机上刷起来,等把密码输进去,他又一次懵了。

    只是轻轻按下了确定按钮,没有想象中的余额不足提醒,机里迅速吐出了支付凭条,三百万啊!就这样轻松的赚到了?

    而且,还是从那穿一身烂大街运动服,脚上蹬一双杂牌运动鞋,一看就不是个富家子的少年手里赚到的?

    几乎在一瞬间,在他脑海里,林阳那买不起八千块玉佛吊坠穷小子的形象,在咔咔咔声中,直接崩碎掉,然后变成光芒万丈的出手阔绰富家公子哥形象。

    “卡刷好了吗?如果刷好了,你就把玉给我包装好。”看着手拿机,一脸呆滞站着不动的严老三,林阳眉头轻轻一皱,开口说道。

    “好了好了好了,我马上给你包装,这是您的银行卡,您收好。”

    听到这话,严老三全是横肉的脸上连忙换上谄媚笑脸,连忙点头哈腰,连忙递上银行卡,连忙拿出小保险箱,掏出那蕴满灵气的和田山石玉雕进行包装。

    看到这样如神话般转折的一幕,让得四周闲的无事,在时刻注意着事情发展,为林阳担心的摊位摊主们,全都瞪大了双眼,心中震惊。

    “历来凶恶的严老三转性了?竟然从凶狗变成了哈巴狗?”

    “一张卡就镇住了严老三,我的乖乖,这少年莫非真是富家子?”

    “人不可貌相,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这个穿着普通的少年,竟然把严老三把藏在保险箱里的玉都给买走了,真是出手阔绰啊!”

    不过,不等他们震惊多久,林阳从严老三手里接过山石玉雕之后,就一转身,在整个市场里,大肆购买上等的玉块,或者玉器,把刚刚到手,还没有暖热乎的两千万,挥霍一空。

    等林阳提着大包小包的精品玉石玉器走出玉石批发市场之后,那平时比较冷清的市场内,就毫无征兆的,突然爆发出如菜市场里一般的热烈议论声音,各个情绪高昂,唾沫与话语齐飞。

    “这个少年牛逼了啊!这一番花销,得有个一千万吧,可比首富儿子买车还挥霍的快。”

    “要不我们来统计统计,看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在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到底花了多少钱。”

    “好,我先报,他在我这里买了个翡翠玉镯,80万。”

    “我这里90万。”

    “我这里一百万。”

    ……

    玉石批发市场里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这么阔绰的散户了,许多摊主凑热闹也不怕事大,一个个报出了林阳所买玉石玉器的价格。

    “总共花了多少?”

    “两……两千万。”

    “卧日,比我想的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