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放下那只玉佛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随着郑纯的喝声响彻整个大厅里,在他身后的二十名黑衣男子,均是动作极快,手臂猛地一抽,就把腰间之物拿在了手中。

    高飞在听到“动手”二字后,亦是心中一震,快速扭头,脸色紧张的看向林阳。

    林先生真的会如他所说,能解决掉这些人吗?

    他心里有些忐忑,毕竟那是二十名枪手,若是一同开枪,会子弹齐飞,恐怖的不像话。

    哪怕林阳亲口说能解决。

    哪怕亲眼看到林阳一个照面灭掉泰拳高手巴伦。他心中依然还有些担忧,林阳能否把所有子弹都拦下,能否把所有枪手都干掉,让他们发不出第二枪。

    若是不能,一颗子弹足以要他高飞的命。

    即便是靠着墙壁,重伤的陈功夫,也不得不怀疑林阳,能否做到制止二十名枪手。

    “还要找死,那就成全了你们。”林阳看到打算孤注一掷的对面,摇了摇头,双手如撒花一般,大气一挥。

    刷!

    足足有二十张塑料扑克,在一瞬间,从林阳手掌中飞出,如天女散花一般,带着惊人的速度,带着凌厉的杀意,旋转着飞向郑纯身后的二十名黑衣男子。

    噗!

    噗!

    二十张扑克,全都精准划过二十名黑衣男子的颈部,带起一蓬艳丽的血色。

    随即,这些刚刚把腰间之物拿在手中,还来不及将之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二十名黑衣男子,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出异口同声的惨叫,然后如镰刀收割的小麦一般,仰面而倒。

    看到这样的一幕,整个大厅里静寂的让人心里发寒,响起了几道倒抽冷气的声音。

    那本来狰狞,欲要做困兽犹斗的郑纯,看到如此景象,直接两眼一怔,全身都恐惧的颤抖了起来。

    二十个用枪好手,竟然只是做到拔出了枪,却是连抬起手来瞄准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十六七岁的少年挥手间,用区区二十张扑克牌给灭掉了。

    高飞也是心里一寒,看向林阳的目中深处,又多了几分畏惧。

    他第一次知道,武道高手杀人可以做到轻松随意中,如此的恐怖,二十个黑衣男子竟如割韭菜一般,一同倒下,而且看林阳面不改色,似乎对灭杀这么多人都习以为常,这就更恐怖了。

    哪怕是陈功夫,也完全呆滞了,实在是林阳这一手太惊艳了,太恐怖了。

    那对力量,对速度,对精准的掌握,根本不是他这个只修炼了五年金刚不坏身功法的初踏武道者可以比拟。以林阳这样功力惊天的存在,他也仅仅只有抬头仰望的资格。

    甚至,若不是林阳的样貌是实实在在的十六七,他都要认为这是个修炼多年的老妖怪了。

    “高飞,接下来不需要我再帮你出手了吧?”林阳无视大厅内几人惊惧到极点的氛围,偏了偏头,目光轻轻落在一旁震惊的几乎忘记呼吸的高飞身上,不疾不徐说道。

    “不敢再劳烦林先生出手,只剩下一个光杆司令郑纯,如果我都解决不了,那就不用在洛城混了。”听到林阳问话,高飞身体一颤,比在赵尘风别墅内更加恭敬的弯腰拱手,说道。

    若说他在赵尘风别墅的恭敬是因为赵家的关系,那么现在的恭敬,那就是林阳自身实打实的恐怖实力,彻底把他给惊呆了,深深的折服。

    “那好,你的许诺该兑现了。”林阳点了点头,说道。

    “是。”

    高飞深深吸了一口气,连忙直起腰,朝着不远处那已经被吓傻的韩兵招了招手:“韩兵,去为林先生取来两千万。”

    听到这话,韩兵连忙回神,一脸惊恐的看了眼林阳后,点了点头,飞速走进一个房间,拿出了一张卡,递进了高飞手中。

    双手捧着银行卡,小心走到林阳面前,身体一躬,手捧银行卡举过头顶,尊敬说道:“林先生,这张卡里有两千万,密码在卡后面。”

    “嗯。”林阳轻轻点了点头,伸出晶莹如小孩皮肤的手掌,将高飞举过头顶双手里的银行卡拿了过来,动作不急不缓的塞进口袋里。

    然后,他看都不看一眼大厅里其他人,身穿一袭烂大街的灰色运动服,如一片飘然而至,飘然而去的云,抬步走向大厅门口。

    见此,高飞连忙给身旁韩兵使了个眼色。韩兵心领神会,抬步快速跟随林阳而去。

    之后,高飞捡起那被林阳踹杀的黑衣男子掉落的唐刀,狞笑一声,向依然两眼痴呆坐在沙发里的郑纯走去。

    ……

    怀揣着两千万的银行卡,林阳没有让韩兵安排的司机送他回紫竹楼,而是借着下午仅剩的时间,直接去了洛城玉石批发市场。

    想要布下足以突破到凝气境的聚灵阵法,那必须用到地球上能找到的布阵材料玉石。

    而玉石批发市场,不仅假货少,价格也便宜,以他手里仅有的两千万,虽然不可能够用,但也可以多买一点。

    打发了司机回去,林阳轻松悠闲,如串邻居门的小子,走进了虽然不冷清,但也不热闹的玉石批发市场。

    几乎一步踏入市场,就感觉一股清新脱俗的灵气铺面而来,这些灵气的纯度,足以和白龟山那处寒潭相媲美。恐怕在污染比较严重的闹市区,也只有这玉石批发市场才有如此的灵气浓度了。

    市场内有一个个摆满了各种玉器的摊位,绿的翠,红的翡,白的和田。

    林阳一步步走去,目光扫在这些玉石上,寻找那些满足他条件的布阵玉石。

    不远处,一个满脸横肉,手里抓着一颗大苹果在使劲儿啃的摊主,看了眼如闲逛一般的林阳,就撇了撇嘴,收回了目光。

    身上是烂大街的运动装,脚上是杂牌运动鞋,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凭他买卖生意十几年的眼力劲儿,这样的人,就是穷鬼,来玉石批发市场只是好奇心来逛逛,根本不可能是买玉的客户。

    林阳走到啃苹果的摊主摊位前,忽然挑了挑眉毛,停下脚步,伸手在那满是红绿白的玉器中,拈起一只感觉灵气充沛,可以做一个护身符的小巧玉佛。

    “小子,你的那只脏手,马上放下那只玉佛。”啃了一口苹果,翻了个白眼,满脸横肉的摊主凶恶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