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谢罪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在高飞面带讨好笑容,头前引路之下,林阳一身普通的灰色运动服,手插在口袋里,轻轻走向酒店大门。

    “林先生!”

    几乎踏入酒店大门的那一瞬,那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电梯口,站成了左右两排,身上有明显伤痕的青年们,全都极其郑重,齐刷刷的单膝跪地,如古代兵士参拜帝王。

    这样的一幕可比高飞亲自开车门,还要更显得气势磅礴,令人心中震撼。

    在大厅里坐着想要看稀奇的人,酒店里的服务人员,甚至急匆匆走过,要出门的办事员,看到这一幕后全都惊呆了,或坐在沙发,或站在原地,均如木偶,一动不动,如失去了思维,丢失了魂魄。

    “这普普通通的少年,该是拥有多么恐怖的身份背景啊?”

    “林先生?什么时候洛城出现了叫林先生的大佬?”

    “太年轻了,实在是太年轻了。当年我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学校泡马子,可这小孩,竟然让一方大佬高飞,都要用对待帝王般的规格接待,太恐怖了!”

    大厅里许多人精英人士都摇头苦笑,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人比人气死人。

    他们奋斗了大半生,取得了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的成就和地位,本来还有些沾沾自喜,心满意足。

    可是此刻才发现,他们取得的那点地位和眼前这位弱冠少年相比,犹如隔着一道鸿沟,差的根本就不是一点半点。

    林阳看到跪在两侧的一二十个青年,眉头不由轻轻一皱。这些人他哪里会看不出来,正是在台球厅里,被他狠狠揍过的道上青年。

    只不过如今他的实力还比较低微,连那最起码毁尸灭迹的道术都无法施展,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没有取这些青年的性命。

    高飞今天对他热情相邀,宁可以洛城大佬的身份做门童的工作,摆出诚意满满的阵仗,恐怕也有为这些青年求情,弥补前些天冲突的因素吧。

    林阳抬头看向前方依然殷勤领路,对跪在两旁青年视而不见的高飞,嘴角冷冷一笑。要想为这些青年求情,那就看高飞能够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不然的话,等他实力增长,可以施展道术杀天下之时,这些上了他紫阳帝君心中必杀名单的蝼蚁,也就是搂草打兔子,顺手给解决掉。

    哪怕是在学校里蹦跶异常厉害的杨震几人,不是他不杀,而是不想为了杀几个酒囊饭袋,而引来官家不必要的麻烦。

    没有理会这些跪着的道上青年,林阳不疾不徐跟随着高飞走进了电梯里,直上八楼帝王厅。

    帝王厅空间广阔,四周墙壁是用汉白玉雕琢而成的九条团龙,各色时鲜花卉映衬的房间内生机勃勃,在这里面吃饭,能够让人有种此身惬意的感觉。

    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古色古香的红木大圆桌,钢化玻璃的转盘,上面摆放了一些林阳前世见都没有见过的菜肴,色香味俱全,让人忍不住口中生津。

    “林先生,请!”高飞面含笑容,终于是把林阳给请来了,不枉他废的一翻心思。

    林阳轻轻点了点头,走到主位上,毫不客气坐了下来。

    却在这时,帝王厅外突然冲进来一名青年,疾速到了林阳面前,双膝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弯曲跪倒在林阳的脚下。

    他头触地,言情恳切颤声道:“林先生,我韩兵有眼不识泰山,听信了杨震的花言巧语,对林先生不利,请林先生责罚。”

    能在道上混下去的,都是能屈能伸的人物,该狠辣嚣张的时候,绝不会怂。该怂的时候,甚至可以跪地装孙子,这韩兵不外如是。

    被林阳把胳膊扭成麻花后,他就把遭遇报给了高飞。

    高飞本来对这件事没有上心,以为仅仅只是碰到了一个能打的少年武夫而已,可看到林阳的照片后,他额头上冷汗就都冒出来了。

    在白龟山赵老爷子的别墅里,他可是亲眼看到赵老爷子对林阳百般讨好,甚至赵二爷都对林阳持后辈礼仪,偏偏林阳还爱答不理。

    这样的人物,若是想要找他麻烦,恐怕以赵老爷子对林阳的重视,也是肯的。

    到那时,只要赵老爷子默许,道上就会有无数想要取他脑袋而代之的枭雄,毕竟混了这么多年,他的仇家总要有几箩筐吧,没了赵家的靠山,等于生命就要终止。

    “没事儿,现在还不到杀你的时候,你可以再活上一段时间。”看着脚下跪伏的韩兵,林阳说的轻描淡写,但话里的杀意,却毫不掩饰。

    此人竟然敢拿枪要崩了他,虽然修成晶肌玉骨后,他已经不惧子弹,但心中也着实恼怒。

    既然恼怒,就需要有人付出应该付出的代价,此人上了将来必杀名单。

    韩兵身体猛地一颤,冷汗顺着额头一滴滴的掉落,惊恐至极。

    他听出了林阳话中的杀意。

    若是林阳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哪怕有杀意他也不怕,可偏偏林阳是赵家的座上宾,还拥有恐怖至极的个人实力,要杀他不需太困难。

    “林先生,能不能给我个薄面。饶他一命,让他将功补过?”高飞心中也是一震,连忙拱手道。

    “你想要为他求情?”林阳抬头,清冷目光逼视高飞而去。

    高飞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林阳目光太犀利了。

    但韩兵是他手下,若是此时退缩了,以后就会失去人心,没法在道上混了。

    “是的林先生,我想为他争取一下,请给韩兵一个机会。”硬着头皮,高飞再拱手。

    “想要他活命也不是不行。你拿什么来换?”林阳一脸淡漠的说道。

    若是求情有用,这世界就太平了。

    换?

    高飞一怔,迅速想到了那棵千辛万苦找来,为了讨好林阳的人参。

    “若林先生同意,用那支疑似百年的人参来换。”他一咬牙说道。

    “好。”林阳点了点头,“只要人参真的百年。”

    听到这话,高飞不敢怠慢,连忙让韩兵出去,把事先准备好的人参拿来。

    仅仅片刻,韩兵用那只完好的手臂,抱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走了进来。

    在愧疚看了高飞一眼后,他把紫檀木盒放在林阳面前的餐桌上。

    “林先生,这里面就是那支疑似百年份的人参,但我们没有这个眼力,分辨不出真假,只能劳您辨别了。”高飞看着紫檀木盒,有些无奈的说道。

    本来想着和林阳拉近关系,让其欠一个人情,如今看来,计划是要泡汤了。

    “嗯。”林阳盯着木盒,轻点了下头。

    然后,他抓住紫檀木盒的盖子。是不是百年份的人参,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