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在骗我(第一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把手里的纸条捏成了纸团,轻轻丢在课桌上,林阳不再往学生椅上坐,而是转身,带着浑身生人勿近的寒意,走出了教室,走出了校门。

    杨震看到这一幕,嘴角再次勾了起来,心里面也乐开了花:想来林阳这一去,那定然是有去无回了。

    那么这次高考林阳也肯定无法参加了吧?

    那我得了无数次的全校第一,岂不又回来了?

    还有那肌肤娇嫩,身材高挑,容颜秀美的胡小倩,是不是也该提上计划,骗出来玩玩了?

    心里有着美好的幻想,他做起练习题来,也感觉顺手了许多。

    而此刻林阳的脚步在校门口停了下来,来到一处小摊位,买了一盒塑料扑克装在了口袋里以防不测,这才大踏步向那东边六百米位置的台球厅走去。

    在前世的时候,他听说这处台球厅很有名,似乎也有很深的背景,轻易没有人敢招惹,哪怕是地痞混混在路过的时候,也是绕道走。

    进入台球厅,看到在那昏暗放松的灯光笼罩下,并没有一个顾客在打台球,似乎清了场,只有十来个二十岁左右,以各种姿势站立的青年围绕在一名坐在一张太师椅里的板寸短发青年身后,一个个透着暴戾的气息。

    但这些人丝毫入不了紫阳帝君的法眼。

    林阳手插口袋里,一脸淡漠,缓缓而行,别有一番风骨,让得那坐在太师椅里的韩兵都有些佩服不已,单刀赴会,堪比关云长啊。

    可那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

    哪怕少年在学校里超乎想象的能打,凭借一般手段都无法制服,那他也还有一把手枪,想来在子弹面前,哪怕你是世界拳击冠军,也挨不了一下吧。

    “你们绑来的金天壮在哪里,交出来吧。”

    林阳走到这群人面前,手插口袋里随随便便往那一站,淡淡开口,哪里有一点普通学生面对十几个社会青年的胆战心惊。

    对面韩兵以及他身后的十几个青年听到这话都愣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彪悍的学生。

    他们不由打量起林阳来,普通的宽松灰色远动装,一双标准的地摊货运动鞋,从上到下无不显示着这个少年家庭背景并不优越。

    就这样的少年敢在他们面前趾高气扬,恐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金天壮是谁?我们不认识,这里也没有。”韩兵坐在太师椅里好整以暇,如傲慢的上位者一般扫了眼林阳,淡淡说道。

    “没有?”

    林阳眉头皱了皱,朝四周看去,发现果然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即便这些青年真绑了金天壮,如今他已经到了台球厅,也没有理由不让见面才对。

    那只有一个可能。林阳直视韩兵而去,问道:“有人骗我到这里来?”

    “别人骗不骗你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要见你你就必须要来。”韩兵缓缓回答,骨子里透着骄傲。

    “哦?你请我来这里何事?”林阳有些诧异。

    “请你?你也配。”韩兵身后一名青年呸的一声:“有人花大价钱要你双手双脚和全身骨头。小子,你挺幸运的,是自己动手还是我们来帮你?”

    坐在太师椅里的韩兵听到身后这话,嘴角轻轻一勾,眼皮轻蔑,缓缓伸开手掌,身后一个青年连忙把一把锤子放入了韩兵的手掌中。

    “只给你一分钟时间,自己动手吧。不然的话,我们可要代劳了。一旦我们动手,可能会砸的严重多了,说不定你的小命也保不住。”

    韩兵手掌一甩,刚刚放入手掌里的锤子被甩了出去,落在林阳的面前。

    看着距离脚下不足三尺的铁锤,林阳不由摇了摇头。

    真是有些可笑了,竟然有一天他紫阳帝君也会听到这样的威胁,偏偏威胁他的还是十几个蝼蚁一般的普通人,若是在星空深处,这样的普通人他弹一弹手指就可灭他十万。

    “怎么,下不去手?”见林阳没有动静,韩兵坐直身体冷笑,眼眸里爆出森森狠辣。

    “我这一生还从来经历过蝼蚁的威胁,既然你们一心想要尝试,那就来吧,我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有些人不能惹,什么叫有些话不能说。”林阳抬起头,淡漠说道。

    这话一出,让得韩兵和他身后的十几名青年全都脸色一沉。

    “兵哥,我来会会这个张狂的小子,看他有何能耐敢说我们是蝼蚁。”一名剃了光头,纹着纹身,满脸横肉的青年怒吼了一声,从韩兵身后冲出,提起铁锤般的拳头,就向着林阳砸了过去。

    韩兵见此,重新躺进了太师椅里。

    这光头青年是洛城十三中这片区域的一员大将,曾经参加地盘争夺也是见过血的狠角色。哪怕面前这个少年在杨震嘴里战斗力不错,恐怕也不是光头青年的对手。

    毕竟学校里的跆拳道只是花拳绣腿,哪里能和与人血淋淋厮杀出来的格斗技可比。

    韩兵身后的十几个青年看向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轻松的林阳时,也是冷笑连连。

    这个少年太不知天高地厚,等到光头的拳头砸到,看你还能轻松的起来。

    “小子,躺下吧。”

    光头豹眼怒瞪,胳膊上的腱子肉坚硬如铁,随着拳头的轰出,爆发了强劲的力量。

    看着要砸到脸上的拳头,林阳脸上依然平静,只有眸中有一丝冷色闪过:“你不该对我出手。”

    “砰!”

    轻淡话音刚刚落下,那正在想象着拳头落在林阳脸上情景的光头青年眼睛就猛地一怔,只感觉一股巨力撞击在胸膛上,随着力量的散开,他那锻炼的如钢铁浇铸的身体也如同沙袋一般,倒飞而去。

    却是林阳后发先到,仅仅只用一脚,踹在了光头青年的胸口之上。

    “怎么可能!”

    看着倒飞而回的光头青年,韩兵身后的十几人全都瞪着大眼,震惊的叫道。

    而那韩兵更是脸色一变,猛地一拍太师椅的扶手,翻身从一侧跳下了太师椅。

    脚掌刚刚落地,就是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竟是那光头青年狠狠砸在了太师椅上,硬生生把那实木做成的太师椅靠背给砸的折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