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跪请(第一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赵玲?林阳眉头一挑,没想到门内跑来的美女,竟然是上周他给治病的赵尘风的孙女。

    总共见了此女也才四次面,竟是有三次都穿不同的衣服,每一次换衣,都有不同的味道,越来越精致,也越来越诱人起来。

    特别是这次,那把全身所有的美好都展现了出来,精致的面颊,动人的身材,若是换个人面对,恐怕就把持不住扑了上去。

    奋力推开明显刚油漆好没两天的半扇栅栏木门,赵玲玲气息微喘,胸口鼓荡的欠了欠身体:“林先生,快里面请,等您好久了。”

    自从赵尘风从轮椅上站起来后,她内心对林阳的敬畏就越加的浓郁了,此刻更是收起面对他人时的娇蛮,姿态放得很低,显得彬彬有礼许多,若是她相熟的密友看到,恐怕要惊掉下巴了吧。

    面无表情走入木门内,错身而过的时候,林阳淡然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怕有人乱闯打扰了先生清修,所以命人把这里稍微修葺了一翻。”赵玲玲连忙回答。

    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林阳轻轻迈着步子,不疾不徐的向里面走去。

    在身后的赵玲玲见此,摸了摸鼓囊囊的胸口,面色微红,心里有些疑惑,也不知道这林先生看到她这一身穿着没有,怎么就丝毫不动于衷呢。

    见林阳越走越远,也不及更深去想,连忙追了上去。

    站在紫竹林前,身后就是三里寒潭。而在紫竹林里面,仅仅五天时间,就耸立起了一座竹楼,还是全部都用粗大的紫竹为主体修建的。

    竹楼以林中巨石所在位置为中心,足足离地三尺高,墙壁和房顶是刷了桐油的紫竹躯干或完整或半片,细密的装配在一起。

    原来紫竹林里的紫竹,却是没有砍伐的迹象,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可以说,在这里盖这么一座小楼,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见林阳望着那紫竹楼,赵玲玲抿了抿红润嘴唇,轻轻开口说道:“林先生,爷爷怕下雨的时候没法遮风挡雨,擅自做主,给盖了个竹楼,还请见谅。”

    做了好事还姿态很低,这就很让人心里舒服了,起码林阳心中不反感。

    虽然修仙不讲究享受,但有了好条件,那也不能辜负了不是。

    所以在赵玲玲很自觉的献上大门钥匙的时候,他轻轻从那柔嫩手掌里提起钥匙,没有丝毫拿人手短的意思,塞进了口袋里。

    见此,赵玲玲会心一笑,爷爷的安排还是对的,林先生果然没有拒绝,收下了钥匙。这算是有了好的开端,难道以后赵家与他的关系还不能再增进吗?

    想起爷爷有一天晚上给她讲述的那交好了林阳后所能展开的发展赵家的手段,她就心动不已,成为京城林家那样的顶尖家族,又有谁不想呢。

    之后,她很自觉的退出了这如今如小天地一般的紫竹林区域,悄悄锁了外面的木栅栏,肯定是不放闲杂人等来打扰林阳的清修。

    自始至终,只有她赵玲玲一人出面,赵尘风和吴东来两个老狐狸很知道,什么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过急则要坏,温火煮青蛙,慢工出细活,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林阳抬步拾阶而上,走入紫竹楼里面,只见到竹椅竹榻竹茶桌,还有一套煮茶用具并几桶很有名的桶装山泉水,可谓考虑的很周到。

    但林阳没有管这些,他径直走到竹榻前,脱去鞋袜盘坐上去,闭目运转那有些惊人的炼星神功,攫取着四周比较充裕的天地灵气。

    修炼无日月,两天时间转瞬即逝。

    在这两天里,赵玲玲每次饭点都会提着食盒轻盈的来,把食盒放在紫竹楼门口那在建设时就预留的储物格后,就又轻盈盈的离开,不曾造出一点响声,可谓服务的细心至极。

    不过,即便这样小心谨慎,赵玲玲也不知道的是,每次她的到来,林阳都会睁开双眼,在她离开后,再次闭眼进入修炼。

    ……

    两天后的傍晚,林阳立在三里寒潭边,望着那冷冷清清的寒潭水面,面上古井无波。

    他如今已经感觉到,再有一次闭关,就可以突破到玉骨晶肌的境界,达到引气期的巅峰,而医治赵尘风的诊费八支八十年份老参和采购的一些辅助药材,也已经送到紫竹楼里,只等着来炼制成丹,以助突破。

    可是明天也该开学了,也是出成绩的时间了,也需要从学校里请个长假了。

    虽然身为紫阳帝君,上学这件事可以毫不在乎,但在老妈的眼里面,学习才是大事,既然老妈看中学习,那么他就不能随意对待。

    这一世他发过誓,不能辜负了老妈的期望。

    思绪在发散着,水泥路尽头的那扇木栅栏门被轻轻打开,吴东来脸上青筋鼓荡,紧紧咬着牙齿,忍着全身钻心般的痛楚,全身颤抖着摇晃走来,等到林阳身后,艰难抱拳:“林先生,还请帮帮我。”

    林阳不承认自己是宗师,没办法,他也只好跟着赵尘风一起尊称林阳为林先生。

    “你身上经脉寸断,还有阴寒余毒,以我现如今的修为想要解决,还有些困难。”林阳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

    吴东来身体内的情形,他早已经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知道,甚至没想到吴东来会忍到现在,再次病情发作了才来找他,足见此人的心志坚定,是个能忍之辈。

    “请林先生给指条明路。”吴东来听到这话不仅不沮丧,反而大喜,直接跪地就拜。

    他本是江湖人物,曾经修为更是达到暗劲,被人称作大师,可惜后来遭遇仇家暗算,不仅经脉寸断修为丧失,还中了阴寒之毒。

    逃到洛城后,他隐居下来,一直钻研医术,想要找出解决身体症状的方法,可惜研究中西药医术三十年了,依然束手无策。

    后来又发现,这身上毒性与断掉的经脉暗合,已经有了要他命的危险,着急却没有办法,直到林阳出现,一颗丹药治好了赵尘风,他惊为天人,看到了希望。

    此刻听到林阳只说救治困难,并非不能救,那已经算是听到了仙音了。

    “想要接上你的经脉,驱除寒毒,需要真正的丹药,那天我炼制的也仅仅只是简化版,药力不足真正丹药的百分之一。”

    “算了,还是先把你体内的寒毒压制下来吧,抬头。”

    林阳忽然转身,拇指划过食指指肚,一丝血液溢出,并指如剑,在吴东来抬头的一瞬间,在其眉心处勾勒出一道血色符文。

    旋即,吴东来就感觉到,身体四周有一丝丝的清凉气息涌来,钻入他的经脉之内,让得那些令他束手无策只能硬挺挺忍受的躁动寒毒,缓缓平息了下来。

    这一刻亲身感受到施法,也使得他对林阳的敬畏深入骨髓,五体投地。

    “想要治好,拿着这张单子去找药材。”从口袋里摸出那张早就写就的养元丹丹方,林阳手指一松,丹方轻飘飘的落在吴东来面前。

    之后,他轻抬脚步,从吴东来面前走过去,进入紫竹楼。

    如收集药材、打听消息这些事情,他林阳不可能事事亲为,也需要一个狗腿才行,正好吴东来是那所谓的武道中人,拿来用用也是不错。

    看着面前写满字迹的纸张,吴东来身体激动的颤抖,如获至宝一般,从地上小心翼翼的捧起来,折叠好了装进口袋里,并再三抚摸确定不会丢失后,他从地上爬起,满心雀跃的向木门走去。

    这次来求林先生,收获颇丰啊,这困扰了三十年的伤,终于他玛的要解决了,高兴,真他玛高兴!他心中兴奋的几乎要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