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妈刘茹(第二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连续两天考试结束后,需要抽调老师们去评这次联考的试卷,所以学校给这些快要走上高考战场的学生们放了个小假期。

    林阳回到万荣小区,推开家门就扑鼻而来一股酥甜的糖醋鱼味道,还有那弥漫香味中噼里啪啦的爆炒声音,看来今天老妈在家,他又有口福了。

    在前世星空深处修炼时,每到艰难处,总是想到老妈那很是能拿得出手的几道菜品,默默回味后,重新再斗志昂扬,越过艰难。

    走进屋里,老妈刘茹似乎也听到了开门声,声音从厨房里飘出来:“阳阳,桌子上的菜你趁热吃,我这儿还有最后一道菜,很快就好了。”

    林阳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回应了一声。然后拿出一只玻璃杯,倒了半杯水,摸出那仅剩下的一颗简化版养元丹,将之丢进水杯,轻轻摇了摇。

    端着水杯走到厨房门口,看到老妈那足有一米七的高挑都市丽人身材上围着围裙,保养的极好的细白手掌抓着锅铲快速翻炒着炒锅里的菜蔬。

    而整个厨房也是被灶炉喷出的火气给烘烤的热烘烘的,使得刘茹额头沁出滴滴汗珠,纤细的额前长发都黏在了白皙的额头皮肤上了。

    林阳心中一叹,前世老妈是真的辛苦,不仅要独立支撑起这个家,还要打理好公司与竞争对手竞争,还要忍受别人的冷言冷语,毕竟当年她未婚生子在刘家庄闹出轰动,至今三十七了也还未嫁。

    “妈,来喝口水润润喉咙。”林阳轻轻笑着,把手中的水杯递进了厨房里。

    正在上下翻动着锅铲的手掌忽然一震,停止了翻动,缓缓扭脸,一张精致的几乎看不出是三十七岁年纪的瓜子脸上带着惊讶看向林阳。

    前世林阳太调皮了,上网打游戏没白天没黑夜,从来不会知道给老妈递杯水关心关心。

    可是今天,刘茹整个人脑袋都是空白,感觉儿子有些变了,变得都让她内心里轻轻的触动,眼睛有些水雾缭绕起来,看着林阳的时候都有些模糊。

    “妈,快点接了水杯,不然菜要糊了。”看着刘茹此刻失神的状态,哪还猜不出她内心所想,林阳嘴角的笑容轻轻的颤抖了几下,哪怕是他千年坚固不破的道心,似乎在这一刻都有些融化,连忙打趣了一句,把水杯塞进了刘茹手里去。

    听到儿子这话,刘茹惊呼一声,赶快把水杯里的水灌进喉咙,又把杯子塞回给林阳,就挥动着锅铲,拯救那最后一锅快要糊了的菜。

    林阳笑了笑转身的瞬间,眼里闪出森寒的厉芒。

    前世没有能力保护好老妈,在高考后老妈被不知埋伏在哪里的狙击手给射中胸口,彻底离开了他,但是今世,他一定不会让悲剧重演,而且还要找到那不清楚是只要老妈的命还是要他全家的命的幕后黑手,全部铲除干净,一丝危险也不留。

    最后一个菜端了出来,满满一餐桌都是林阳前世爱吃的菜,不能只用丰盛来形容。

    在餐桌上,刘茹问起这次的洛城联考:“阳阳,这次感觉考的怎么样,能不能进步几个名次?”

    她问的漫不经心,可是心里面却是很在意,停止吃饭,竖起耳朵来听。

    “放心吧。题出的很简单,不说百分百全都对,起码百分之九十九都对。”林阳扒了一口米饭,随意的说道。

    “你小子少给老娘吹牛。你那水平我能不知道?要是按你说的,京华大学还不跪在咱家门口求你去他们学校上学?”刘茹不能淡定的翻了个白眼。

    “那还真说不定。”林阳嘿嘿一笑,看起来有些无赖。

    “去去去,少拿这话安慰老娘,吃你的饭去。”刘茹无语,这儿子说起大话来,还真不怕把天给吹个窟窿。

    吃过了饭,林阳犹豫了一下,找到刘茹:“妈,过两天学校要组织考前冲刺一个月,把我们拉到偏僻的山里面。”

    他要凝练玉骨晶肌,需要不少的时间闭关,所以只能撒了个谎了。

    “那是再好不过了,在城市里又是电脑又是手机的,就像你也学不好,去了山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课本,看你还血的进去不。”刘茹听了这话,大加赞成,弄得林阳很无语。

    “你忍心让你儿子去吃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是十分忍心,举双手的愿意。”

    “好吧。”林阳耸了耸肩,这谎撒的,也太轻松了。

    ……

    在家只待了一个上午,老妈公司里就有急事需要处理,直接把林阳丢弃,想去哪去哪。

    林阳也没有在家里久待,坐着公交车,再次来到了白龟山里。

    自从学校奋斗林被他抽骨吸髓彻底榨干榨净之后,已经连着好几天没有感觉到修为有进展,那种停滞不前的感觉让人心中有些抓闷。

    所以,他不会浪费丝毫放假后的时间,非要在那洛城灵气最密集的紫竹林处,修炼他个昏天暗地不行。

    沿着水泥路走去紫竹林,一路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路的两边出现两排新栽植的花树,高低一样,与水泥路一起曲曲折折延伸入山。

    在距离紫竹林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出现了一排没有去皮的木杆围成的木墙,墙上刷着桐油防腐,看起来显得古朴,正好把紫竹林和那三里寒潭与外界隔绝。

    不过,在正面对着水泥路,还开有两扇栅栏木门,也是刷着桐油,能够从栅栏的缝隙看到里面的景色。

    林阳皱了皱眉,并没有因为这两扇木门而折返,而是继续行去,以他如今的实力,木门还拦不住他。

    他倒是想看看是谁把这里霸占了,若有可能,抢他丫的。

    刚刚走到木门百米处,忽然从栅栏缝隙里看到,一个身穿旗袍,把形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的美女踩着细高跟,快速小跑而来。

    随着美女的跑动,那胸前的饱满竭力晃动着,有一种别样的惊心动魄,不自觉就会牢牢吸引住男性牲口的眼球,即便林阳这样已经修炼了千年的老家伙心性,也不由得被吸引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