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宗师气象(第二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心中不屑想着时,赵姓女孩已经来到林阳面前,毫不犹豫攥紧粉拳,朝着林阳胸口砸了过去,大有一拳把林阳制服,让其丧失行动能力的架势。

    林阳盘坐在巨石上,如老僧入定。

    那环绕在周身的白雾潮水一般被他吸入口鼻后,忽然睁开了双眼,星眸璀璨,熠熠生辉。

    正好看到赵姓女孩一拳打来,他面色不动,沉稳有序,胸腹猛地鼓起来,又快速瘪下去,张嘴一吐。

    呼!

    一股强劲而凝聚的气流从他口中冲出,径直向赵姓女孩呼啸而去。

    赵姓女孩看到林阳突兀睁眼,心中不知为何就是一惊,还未平复下来,又是更惊。

    只感觉面前凭空生出一股狂风,把她砸出去的拳头吹偏,又吹在身上,让得她不受控制的连续倒退出五米外,一下子坐在了紫竹林乱石地面上,硌的屁股生疼,两眼微红。

    这小骗子太可恶了!赵姓女孩明眸盯着林阳,咬牙切齿。

    吐气成风,聚气成雾!是了,是了,一定是了。

    吴东来看到这一幕,眼睛忽地一亮,连忙快走了几步,腰身一躬,双手抱拳拜道:“宗师当面,还请不要怪罪玲玲无知无畏的鲁莽举动。”

    随着这一拜,赵姓女孩惊呆了。

    在整个洛城能让大名鼎鼎的杏林圣手吴先生持礼一拜的人物,不说没有,但肯定一巴掌数的过来。

    即便是富豪政要、黑道明星,想要求见吴先生看病,那也要提前预约,而往往还约不上,因为吴先生每天只接待三名病号,绝不多一个。

    偏偏这样风格卓绝的人物,竟然面色恭敬,对那盘坐在巨石上的小孩持晚辈礼仪一拜,这绝对是今天她赵玲玲看到的最荒唐的一幕。

    哪怕是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老者,也是目瞪口呆。

    对于吴东来,他可比赵玲玲知道的还要多,看的还要透。若不是当年他出手救助了吴东来,凭吴东来高傲不把任何官家权势之人放在眼中的性格,根本不会在他这次重病住院后,来为他康复治疗。

    可就是这样性格高傲之人,竟然有一天会向人拱手就拜,而且拜的还是个十六七岁胡茬还没长出的少年,莫非这少年还有什么不凡之处?

    老者老眼一眨,探究看去。

    “宗师?那是什么东西?”

    林阳一身运动装盘坐在巨石上,微睁着双眸,宛若一尊古佛。

    在见到吴东来拜倒后,他心中古井无波,长身而起,从巨石上一步踏落,走了过来。

    由于刚刚修炼完毕,他身上还有部分散碎灵气未曾散去。此时走向吴东来,让得吴东来只感觉一股仙灵气息扑面而来,宛若眼前之人从九天而来,满身灵性。

    他心中更加震惊,还有一丝不知名喜色,连忙答道:“吐气成风,聚气成雾,这是武道修为臻至化境的表现,所以晚辈才斗胆称您为宗师。”

    “我修的不是武道。”林阳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他哪里知道什么武道,在他心中只有一个道,那就是无上仙道,天地至理!

    “不是武道?那您是?”吴东来脸上一怔,想到了华国无数的流派。

    “我的道,你不懂。”

    “是是是……”吴东来一脸尴尬应道。

    赵玲玲见林阳这番做派,也忘了刚才的震惊,直接从地上站起,一声冷哼传来:“遮遮掩掩不像好人,依我看,他的道就是骗道,职业骗子的骗道。”

    这话一出,吴东来心中一沉,暗声叫糟。

    武道高手历来眼高于顶,藐视权贵,行走江湖个性强烈,甚或者有些怪癖,一旦应对不当,就像碰到了逆鳞,十分危险,更何况眼前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有宗师气象,那必然是高傲之辈,拿这样的话刺激,岂不找死。

    他正要斟酌为赵玲玲说几句好话,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开了口:“玲玲,不要瞎胡说,这位小兄弟一表人才、器宇轩昂,怎么会行骗道,他哪里骗你了?”

    吴东来诧异的看了眼轮椅上的老者,真是个老狐狸啊,都得了偏瘫,依然嗅觉敏锐。

    虽然老者不知道林阳代表着什么,但是这话说出来,明着夸赞林阳,其实还有透过女孩询问两人矛盾的意思。只要知道两人之间的过节,就能够寻到方法解决,甚至还能探究探究林阳身份的作用。

    果然,赵玲玲不屑的瞥了眼林阳,打小报告一般撇嘴说道:“昨天在荣世堂抓药,这个小子拦着我,口口声声说他能治好偏瘫,不是骗子是什么。”

    嚯,这是真的吗?

    老者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震,老眼中绽放出强烈光芒,若是偏瘫能够痊愈,谁会喜欢坐在轮椅里。

    吴东来也是一怔,偏瘫对老年人来说就是慢性绝症,据他所知,现在流行的只有一些康复治疗手段,往往也会留下后遗症,想要完全治愈,几乎不可能。

    难道宗师就可以?他不由目光热切看向林阳。若真能治好,他身上的问题兴许也有希望。

    “我的确说过,而我也的确能够,只是你所知有限,当时并不相信,这总不能说我在骗你吧?”林阳一片平静说道。

    他说的可都是大实话,要不是囊中羞涩,后续的买药钱不够,想他堂堂紫阳帝君,怎么会拦着路、上赶着给人看病,以为他脑袋抽啊。

    “我所知有限?”

    赵玲玲伸出纤细玉指指着自己,瞪大了美目,十足一个小女子姿态,话里挑刺的叫道:“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足不出户就能知道全世界,若是世界上有能治好偏瘫的特效方法,凭我们赵家的实力,怎么可能不用。小骗子,你不要巧言装饰了,骗不到本姑娘。”

    自从老者重病偏瘫之后,她不知道查了多少资料,看了多少光盘,哪怕是大部头的医药著作都读了好几本,虽然专业知识与医学专业人士没法比,但见识还是不差的。

    哪曾想,现在竟然被一个高中生年纪的小孩给说成见识有限?真是太可笑了。

    “我倒是感觉小宗师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情,玲玲你是没见过的。”吴东来心中略一沉吟,竟是站出来为林阳站台。

    他这话一出,赵玲玲直接僵直了下来,愣愣看着那一直以来让她心中尊敬的吴先生,脑袋一片空白:在这个时候,吴先生竟然不是帮她,而是站在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小孩一方,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