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白龟山(第一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出了荣世堂,林阳没有耽搁,背着药包坐上了去郊区白龟山的公交车。

    在地图上都能看出白龟山波澜壮阔,他怀疑要是不早点去,可能今天也无法找到那最佳的修炼地方。

    毕竟现在不同前世,身上修为稀疏,没有那腾云驾雾、御剑飞行之能,完全靠着两条腿走,那就需要不少的时间了。

    青山蜿蜒,碧翠连成了一片。这就是洛城人口中拥有龙脉的白龟山。

    在山口下了车,林阳一头扎进了山里面。

    这座据传有千年石龟出没的深山中,并不缺乏人迹,甚至有些地方通了水泥路,几座小巧房屋遮挡在碧翠之中,增了几分人气。

    细心感受着空气中灵气的流动,跟随而走,不知道在山中饶了几个弯,走了几里地,消耗了几小时,终于在太阳落山前,来到那整山灵气的汇聚地。

    一座三里方圆深幽的潭水,一片苍劲粗壮的紫竹林,竟还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水泥路通向远处,看起来也并非人迹罕至。

    这里曲径通幽,安静祥和,用来做疗养、散心、放松,最合适不过。

    林阳在那潭水上深深看了一眼,目中有一抹厉芒闪过,稍一犹豫后,扭身走入随风摇曳的紫竹林中,寻了一块干净的巨石盘坐了上面。

    闭目养神了片刻,他睁开眼,把今天买的药材全部拆开,倒在面前巨石的一片空旷位置。

    然后拇指指尖在食指指肚上轻轻一划,鲜血溢了出来。

    林阳没有迟疑,并指如剑,牵出血丝,在药材四周快速画出复杂繁奥的符文,有一种神秘感。

    把符文画好后,他双目一凝,绽射出精光,并指一点,舌绽惊雷:“血炼夺灵。”

    这也是他现如今唯一能够使用的炼丹阵法。

    其实星空深处的道术仙法,并不是想象中那样人人都可施展,即便他这样拥有千年修炼经验的重生之人,也要遵从必然的大道规律。

    就如汽车和汽油,若是没有汽油,汽车无法动弹,只是一堆烂铁。道法和灵力也是一样,若是体内经脉没有灵力做动力,你法诀掐的无论如何纯熟,也不可能发挥出丝毫威力。

    好在他在奋斗林里引气淬体,修成了铜皮铁骨,皮血里蕴含有少量灵力,这样一来,才保证了炼丹阵法的启动运转。

    随着敕音落下,就是见到,那被阵法包围的药材顷刻崩溃,化作淡青色的光点,汇聚成一条顽皮小龙,在林阳身周转了一圈后,被林阳张口一吸,吞入腹中。

    不敢怠慢,他赶快掐动炼星神功中的炼化法诀,炼化这股药力。

    ……

    兔落乌升,林阳修炼了一夜还未醒来。而在那条曲折的水泥小路上,却是缓慢出现了三道身影。

    其中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坐在轮椅上,嘴角有些歪斜,左手不受控制,颤颤巍巍捏着七,看起来有病在身。

    与轮椅并排走着的,是一名身穿灰色长衫的五十岁左右中年,还有那推轮椅的,赫然就是林阳在荣世堂相遇的赵姓女孩。

    “爷爷,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幽静,您感觉怎样?”赵姓女孩推着轮椅,朝着轮椅上的老者笑颜如花问道。

    “不好。感觉非常不好!”

    老者歪眼瞅了瞅四周,冷哼一声,就用那只正常的手想要掰开左手捏出的七,可是刚掰开就又捏上了,努力了几把,也气得不轻。

    “赵老。不要费力气了。您这病是很常见的老年病症,现在医学也没法解决,生气也没用,还是放宽心,等把我给你开的药吃完,我吴东来保证你能下地走路。”灰布长衫中年看到老者的动作,无奈的摇了摇头,出言安慰道。

    “吴小子,你还真把我当老年痴呆啊,即便我真下了地,那也不叫走路……”

    老者话还没说完,后面赵姓女孩就插话进来:“不叫走路叫什么?”

    “那叫全身虱子多,一瘸一拐甩膀子。”老者翻了个白眼,似乎想到了医院见到的病友模样,气呼呼回答。

    赵姓女孩听到这话,一阵莞尔。

    哪怕那长衫中年吴东来,也是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但也知道,无论哪个活蹦乱跳的人儿得了偏瘫,也一时接受不了。

    三人边走边聊,走到了那处宽阔的潭水边,赵姓女孩忽然转头四看,一声惊呼:“紫竹林里竟然有个人。”

    这惊呼也让老者和吴东来心中一惊,凌晨五六点钟,还有人起的比他们早?

    旋即他们扭头看向紫竹林里面,只见林中一颗巨石上,有一道身影笼罩在白雾中,模模糊糊能够看到影子。

    可是这白雾太蹊跷了,今天早上山中没有起雾。

    唯有那巨石上如同穹顶罩下,有一层层白雾漂浮,缓缓流动,甚至在白雾中,还有一些紫色的气息如同小蛇一般不断游走,看起来煞是奇异。

    吴东来不似其他二人,他两眼盯着白雾,眉头紧锁,眸中光芒明灭不定,似乎要回忆起这白雾的出处,可是一时无解。

    咻!

    正在这时,那白雾突然翻滚起来,在雾层中游走的那些紫色气体,也突然间加快速度,宛若收缩一般,向着那人影的口鼻之处汇聚。

    在薄雾中林阳的身影渐渐显现,那赵姓女子看到后,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在荣世堂遇到的小骗子吗?

    还有那吴东来,在看到这一幕后,心中完全震动,终于想起来了,这是高深武者练功时才能出现的现象聚气成雾。

    唯有那满头银发的老者,一脸惊诧的看着这种异象,不知所谓。

    “好个小骗子,没想到你阴魂不散,竟然找到了这里,还用这装神弄鬼的手段,又想行骗是吧,那本姑娘就把你捉回局里,让你吃几天稀饭去。”

    赵姓女孩从轮椅后面走出,俏脸冰冷,她把林阳看做是不择手段也要引他们上钩的骗子了。

    在话落后,她就猛地跑动起来,修长的双腿快速摆动,向着林阳靠近。

    轮椅旁边的吴东来看到这一幕,脸色陡然变化,赶紧出声:“玲玲快回来,这是个高手,不可鲁莽。”

    然而这话听在赵姓女孩耳中,却是冷冷一笑,就这小骗子高中生的年纪,会是个高手?能有多高?以本小姐的能耐,打他还不是一个打仨?

    她八岁就跟着爷爷学习军体拳,一直勤练不辍,而且还学了几年擒拿格斗术,在警局里也是少有的高手,岂会不是这小骗子的对手?吴先生也太长他人志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