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的道,你不懂(第二更求收求推)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决定了要去荣世堂,林阳又查找了去郊区白龟山的路线。因为奋斗林的效用几乎快被他挖尽了,他还需要尽快找个新的修炼地才行。

    更何况,随着修为的提高,对灵气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那就要找洛城最佳的灵气汇聚之地。

    而那白龟山还没有完全被开发,又被传说是洛城的龙脉所在,想来有那样的修炼佳地也说不定。

    关上电脑,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由于他的修为太低,兼且在引导天地灵气淬炼体质阶段,还未辟谷,对能量的消化极大,他的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旋即走出家门,打算搞点东西填一填他的五脏庙。

    在他家小区外面,他记得就有一条小吃街,酸甜辣都有,洛城十三中的很多学生都喜欢来这里消费一番,满足下口腹之欲。

    可他刚走出楼道,就看到正对着楼道口的墙边,有一条随意斜靠在墙壁的人影。

    他身穿紧身衣、紧身裤和长筒军靴。

    在看到林阳走出来那一刻,这一条人影肩膀猛地用力,整个人站直了,踱着步子走了过来。

    “林阳,你没想到我会来吧。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得罪了杨少。杨少内定的女孩,也是你这个学渣蝼蚁可以染指的吗。”

    人影走到面前,林阳才发现这竟是刚刚在学校里因为红牛而发生冲突的江锋,不由心中冷笑道:

    这么说来,你是要找我麻烦了?

    他神情淡然,站在楼道口静静看着江锋走到面前,宛如一尊不动如山的高士,气质如仙。

    可在江锋看来,林阳脸上不仅没有丝毫害怕,甚至还有些漠视他,这就让他心中很不舒服了。

    要知道,五岁学习跆拳道,十三岁打遍洛城同龄无敌手,十五岁代表洛城十三中取得全国中学生跆拳道锦标赛总冠军,后接任学校跆拳道馆馆长一职。

    哪桩桩,哪件件都是远远超越同龄人的成就,都足以让他骄傲。

    在学校里,同学都对他客客气气,心存畏惧,甚至他父母领导家的小孩见到他,也要恭恭敬敬叫一声“江哥”,很久以来没有人敢这样漠视他了,更不要说敢在他面前说出如林阳口中这话。

    “不错,我今天此来,就是要废了你。”

    江锋冷哼一声,也不废话,双手猛地抬起,攥紧拳头朝着林阳一拳轰击而去。

    拳出如风,还带着风哨,足以看出这江锋实力的确不俗,是下过苦功夫的。仅凭这一手,若是碰到五六个社会上的壮汉,也是能够轻易解决。

    只可惜,如今他选错了对象,林阳虽然身形看起来瘦弱,与他的肌肉健硕,人高马大没法比,但也根本不是那些普通壮汉可以相提并论的。

    林阳只是身体微微一侧,江锋就冲拳从他的身侧滑了过去,打了个空。

    哼,反应速度不慢嘛,难怪在球场上可以甩开陈帅的拦截,顺利进球。

    但我江锋,不是吃素的。

    皮靴在地上一顿,一穿而过的身体陡然止住,猛地回转头,没有丝毫停顿,双腿快速一曲一伸,身体跳到空中,腰部如弹簧一般,扭出困难的角度。

    然后猛然出腿。

    呼!

    右腿随着腰部的回正,竖劈三百度,带着破空之声,向林阳的肩头狠狠砸下。

    这一招很有气势,威力很大,也是江锋在全国中学生跆拳道锦标赛上的成名技,他自信仅凭这一腿,足以让林阳彻底丧失行动的能力。

    却没想到,林阳看到这一腿劈来,面色依然不改,像是挥苍蝇一般,轻轻抬起右手格挡。随着啪的一声,竟然就稳稳接下了江锋那看似凶猛异常的一腿竖劈。

    “怎么可能?”

    江锋翻身落地,向后退了几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林阳。

    刚刚那一腿,他可是用出了八成力气,就是怕一腿把林阳劈死了,可能会承担刑事责任。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阳会如此轻松的接了下来。

    难道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学渣也学了跆拳道之类的功夫?

    他目光一冷,牢牢盯着林阳看,却看不出所以然来,不由厉声问道:“你也练过功夫?你练的是截拳道还是空手道?”

    “我的道,你不懂。”林阳左手背在身后,轻轻斜了一眼,淡淡说道。

    那一脸不痛不痒的漠视,让得江锋的脸颊都扭曲了,心中憋着一腔怒火喝道:“不管你是什么道,今天必残在我的跆拳道,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江省青少年跆拳道第一人不是浪得虚名。”

    话落后,他就再次猛冲向前,用出了全部实力,一连踢出好几个侧踢、回旋,砸出了七八记重拳,可是却连林阳的衣裳角都没有碰到。

    而且,连续爆发的强烈攻击,即便他学习了跆拳道十几年也有些吃不消。

    不大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气息有些杂乱起来,同时心中震惊,林阳绝对也是个实力不俗的高手。

    这么久的猛烈攻击,只是被其轻描淡写的右手挡下,而他放在身后的左手却从没动用过,若是动用了左手,岂不是实力翻倍?

    “你打了这么久,想来打也打够了吧。也该轮到我打一招一式了。”

    林阳忽然右手攥紧,握成坚硬的铁拳,在嘴里轻轻开口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将铁拳砸出,落在那江锋横踢而来的小腿上。

    喀嚓!

    江锋听到林阳的话音,心中就暗叫不好,可还没来得及收腿,他就感觉小腿上剧烈一疼,一道清脆的骨裂之声传将出来,不禁口中发出一声痛呼。

    忍着剧痛不敢迟疑,正要快速后退,林阳却又抬腿穿步迈出,右拳顺势化掌,反手狠狠拍在江锋的胸口之上。

    砰!

    江锋只感觉胸口遭到如重锤的击打,而后两耳边呼呼风声,身体如同一道断了线的风筝,向着身后倒飞而去,更是一口烦闷憋在胸间,有种强烈的不吐不快的感觉。

    最终,他后背砸在小区围墙上,那胸中的憋闷直接化作一口鲜血噗的喷出,又后背紧挨着墙壁滑坐在地,脸色瞬间蜡白了起来。

    林阳在反拍出那一掌后,连看都不看结果一眼,直接转身走向小区之外,自始至终,背在身后的左手都没有拿出来。

    他自信那一掌拍出,足以让这江锋在床上躺俩月的,甚至那小腿的骨折,仨月不见的能好全活,这也算是给金天壮报了那一脚之仇了。

    看着林阳离去的背影,江锋一眼震惊之中,嘴角露着干涩的苦笑。

    这时他才知道,下午在足球场休息区,那胡小倩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这林阳果然有把他打得缺胳膊断腿的能力。

    他摇了摇头,脸上一阵阵的发烫,记得当时他还嘲笑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