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区别(第一更)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等林阳回到教室,竟是发现,在他的课桌上放着一套红色的足球队服。

    而在旁边,金天壮肥脸煞白,全身抖若筛糠,宛如将要上断头台似的。

    怎么都吓成这样了?难道陈帅就真有那么的可怕?

    林阳看了眼金天壮,心中念头掠过,也未多话,直接回到座位坐好。

    洛城十三中的周五只安排了上午课程,而在下午,就是全校学生的运动时间,同时,在每一个周五,学校都会安排一场比赛作为主要项目,借以激发学生的运动热情。

    这个周五,就轮到了陈帅的三十一班和林阳的三十五班比赛足球。

    吃过中午饭,就有学生陆陆续续走去操场方向,在路过奋斗林时,不时会听到有人发出惊叹:

    “这可真是神迹啊!”

    “只听说过反季节蔬菜,还从没听说过反季节垂柳,明明是阳光明媚的春天,可这奋斗林里的垂柳,却如深秋时节,一片枯黄。”

    “你们说会不会是人为造成的?”有学生自认为脑洞大开,提出心中疑问。

    却没想到,他的话刚落,在他周围的同学就异口同声反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若是人可以控制季节,那这个人是神还是仙?朗朗乾坤,科学世界,不可能有神仙。”

    所有出声反斥的学生脸上,都写满了笃信,宛若一名名高高在上的卫道者,坚守着普世的真理,不允许有叛逆的言论。

    恰在此时,胡小倩也吃过午饭路过这里,听到这种自信而笃定的声音,不由想起林阳那吹气碎石,一拳断树的伟岸身姿。

    没来由的,她心中生出一股只有她独自知道真相的优越感。

    霎时,她嘴角轻翘,露出一抹嘲讽:一群井底之蛙,又怎会知道世界的广大。

    ……

    林阳在宿舍换好了足球队的队服,然后去寻找金天壮。

    推开金天壮的宿舍门,就见到金天壮如一座肉山般,穿着肥大的足球队队服坐在床铺上,双目呆滞,一动不动。

    “胖子,我们走吧,再有半个小时比赛就要开始了。”看到金天壮的状态,林阳皱了皱眉头说道。

    “林…林阳,你…拉我…一把。我两腿发软……站不起来了。”

    听到呼喊,金天壮呆滞的双眼回了神,厚实的大嘴唇裂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想起今天就要在足球场上面对十一班的那头疯牛,他不由的不胆怯啊!

    林阳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金天壮的肩膀,直接将之提了起来。

    若是放在以前,凭他那小了金天壮一号的体格,想要把金天壮提起来,完全是痴心妄想。

    不过现在,不同往日。

    金天壮虚胖的身体勉强站稳后,也没有注意到林阳与往时的不同。而是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后,说道:“我们……走吧。”

    话罢,他抬起脚步,宛若将要奔赴战场的死士,一脸生无可恋。

    ……

    洛城十三中的足球场绿草如茵,完全是按照国际赛事的标准建造的,甚至有一些洛城的体育比赛,都会选择在这里举行。

    在足球场的四周是阶梯状排列的观众看台和位置最优的主席台。

    此刻,看台上已经坐了大量的学生,其中可以看到胡小倩所在的三十五班方阵,以及不远处的三十一班方阵。

    主席台也布置好了,就等着有关学校领导莅临。

    “刘校长,这两天怎么没有见到郑校长的身影,莫不是郑校长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而不在学校?”

    主席台上陆陆续续汇聚了七八名很有气度的中年男子,其中一名秃了头顶,脸相有些许凶悍的中年,向另外一名西装革履,面相方正的刘姓中年笑脸问道。

    那秃了头顶的中年正是学校赫赫有名的教导处主任罗启仁,此人善于见风使舵,溜须拍马,据说他的这个职务,还是走了学校校董财胜集团董事长孙旺财的后门。

    而那刘姓中年却是学校的常务副校长刘飞白,为人刚正,治学严谨,是真真正正的实干家,学校的教学在他的管理下成绩斐然。

    “嗯,再过几天洛城就要组织高三毕业班第一次联合摸底考试,郑校长一直忙着在教育局开会,不能在学校长时间办公,所以你这几天没有见到。”

    刘飞白沉吟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对于溜须拍马上位的罗启仁,虽然他内心并不喜欢,但不代表他不懂得如何与这类人相处,只要敬而远之,淡然处理就好。

    “原来是这样啊。”罗启仁脸上有些许失望之色快速的闪过。

    本来他以为郑校长这几天不在学校是因为有私事要解决,若是那样,他也许可以瞅准机会帮上忙,拍一拍郑校长的马屁,以使得自己在学校的地位更加稳固。

    毕竟,在这个学校,作为教导处主任,他若是想要做出成绩来,那就必须下大力气去揪出违纪的学生,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能耐来,可偏偏洛城十三中是贵族学校,一个个学生背景雄厚,牛的无匹,他哪敢随意去抓,若真抓了某些学生的违纪,那无疑是给自己挖坑找死。

    所以,拍领导马屁就是稳固他现在位置的唯一途径,甚至凭此晋升都有可能。

    可惜,这个机会一直没有等到。

    收敛了心中的失望,罗主任又和刘飞白寒暄了几句,就互相邀请就坐。

    然后,周五的足球赛适时开始。学校广播站的广播员主持了这场比赛,开始播报:“我们首先有请高三年级十一班的足球队入场。”

    响亮的广播声音传遍了整个足球场上。

    刹那间,所有在看台上的学生,全都心中一震,如被施了魔法一般,精神高昂了起来,目光齐齐聚焦在足球场的入口处。

    旋即见到,一名身穿蓝色队服,身高在一米八以上,浑身肌肉坟起,健硕的有些过分的男生带着十几名同样身穿蓝色队服的男生走入足球场。

    “陈帅,陈帅,陈帅!”

    “陈帅必胜,陈帅无敌!”

    在看到这名为首的健硕男生瞬间,四周看台上烈火烹油一般,有大量的男生和女生疯了似的,从座位上站起,大声嘶吼起来,宛如虔诚的教徒见到了心目中崇拜已久的教皇,那种狂热,经久不衰。

    即便是三年级十五班所在的地方,也有近大半的学生在兴奋狂吼,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在为对手欢呼。

    而稳坐主席台上的刘飞白、罗主任等人,在见到出场的是陈帅时,也不自禁的嘴角勾起会心的笑容。

    “今天的这场比赛,竟然陈帅带队,依我看来,胜负基本是没有什么悬念了,定然三年级十一班获胜无疑。”罗主任呵呵一笑,在主席台上武断的说道。

    陈帅作为学校的明星人物,他罗启仁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试想这学校,这洛城,甚至这整个华国的青少年里边,又有何人能挡住陈帅的带球突破?

    区区三年级十五班,不值得一提。

    “嗯,应该是这个结果了。”刘飞白在一旁轻轻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

    本来作为务实主义者,在没有得到最终比赛结果之前,他一般不会轻易下结论的,但是,有陈帅出场的三年级十一班足球队就与众不同了,与平平无奇的三年级十五班足球队相比较,那就是泰山和土丘的区别,高下立判,一目了然。

    其他几名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件事上达成过共识的学校领导也附和点头,意见出奇罕见的一致。

    甚至,在这因陈帅而掀起的狂烈欢呼中,都丝毫没有人注意到,广播中又喊出:

    “请三年级十五班足球队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