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谋划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洛城十三中的学校餐厅是以星级饭店的标准建设的,很是豪华,卫生条件更是在洛城的一众高中学校里面首屈一指,饭菜美味,学生在这里上学自然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林阳带着不停好心劝说的金天壮走入餐厅,只买了两只大肉包就又出来了,留下金天壮在餐厅吃早餐,他独自一人啃着肉包漫步在校园里,感应着校园内灵气的流向,寻找那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天地间的灵气并非固定一成不动的,而是每时每刻都有着变化。不过,灵气也像河水汇入大海、溪流注入湖泊一样,在一片区域内,灵气会汇聚在一起,形成适合修炼之地,甚至是福地。

    一路行来,林阳都在用心感应那灵气的流动方向,跟随着灵气流而走,最后他站在了重回地球、意识恢复那一刻的奋斗林前。

    “这奋斗林就是十三中校园内灵气最终汇聚的地方了,可是灵气的浓度,也未免太低了吧!”

    林阳嘬着牙花子,感觉有些胃疼。虽然他已经尽量估低地球的修炼环境了,但真正面对时,却还是发现先前心里的预期真的是太高了。

    这奋斗林的灵气浓度,比之他前世大本营所在的那颗星球的贫瘠荒野地域,都要相差万倍不止。

    “看来想要找到灵气浓度更高的地方,只能是在校园外面了,我记得,在这洛城郊区有一座名为白龟山的连绵不绝大山,那里环境不错,应该有更适合修炼的区域,等到星期天休息的时候可以去看看。”

    林阳心中打定了主意,身体一转,向着教室里走去。

    现在是白天时间,校园里人多眼杂,并不适合直接开始修炼,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再来就好。

    ……

    与此同时,在林阳已经离开的餐厅里面,大多学生围坐在遍布整个餐厅的餐桌四周,吃饭、聊天,人声鼎沸,直震耳膜:

    “听说了吗?杨震被打了,鼻青脸肿,都流血了。”

    “卧靠,谁这么生猛,敢打杨震?”

    “据说是他们班的林阳,你们有谁听过这号人吗?”

    “我知道。这个林阳曾经和我一起打过地下城,没钱没背景还是学渣一个。”

    “尼玛,没钱没背景还敢打杨震,真他玛的有种。不过可以预料,过不久后,这个林阳肯定会被杨震给活活整死,没跑的。”

    ……

    早上三十五班所发生的事情,在三十五班学生的透露下,宛若插了翅膀一般,在整个餐厅内疯狂散播,几乎也在这个早餐时间,校园内人尽皆知。

    不过,这样的议论八卦声音并没有传进杨震以及他三名同党所在的学校餐厅包间中。

    包间圆形餐桌上摆着油条、小米粥、水煎包、蒸饺之类的早餐餐点,但围坐在餐桌四周的几个少年都没有动筷子,整个包间内静悄悄一片。

    杨震坐在椅子上,双手攥紧着,手背森白毫无血色,眼眸中不时闪烁出怨毒的寒光,他脸上的淤青紫块还没有消退,依然看着很凄惨。

    “杨哥,你就直说要我们怎么做吧。我们四人团在这洛城十三中不说无法无天,可也从来没有受到他人如此的挑衅,林阳那小子敢动手打你,必须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在杨震身边,是一名相貌虽然不出众,但却穿着一身名牌休闲小西装,手腕戴着一串价值百万的名贵籽料手串的阴鸷少年,此刻脸色狰狞,阴狠的说道。

    他正是黄萌萌的那个富二代男朋友,家里开着“财胜房地产集团公司”的孙胜。

    与圆桌另一个方向,长得很是结实,足有一米八身高的健硕少年,以及其旁边穿着一身校服,脸面阴冷,煞气腾腾的少年相比,在这个四人团中,孙胜是仅次于杨震的存在,凭着家里的财富,有财力担当之称。

    那个身高一米八的壮硕少年,名叫陈帅,也很不简单,有着一个世界散打冠军的父亲,本身又是校足球队的队长,很是为洛城十三中赢得了不少的荣誉,是校内数得上的风云人物。

    至于他旁边身穿校服的少年江锋,家庭背景倒是很普通,父母是洗煤厂的工人,能够进入洛城十三中还是凭借着跆拳道方面的天赋,现如今已是洛城十三中的跆拳道馆会长,拥有恐怖的黑带实力。

    “杨少,不如我去将这林阳的双腿、双臂砸断,让他下半生痛苦的在病床上度过,如何?”

    江锋抿着嘴唇,狭长而纤细的眼眸中闪着寒光,如一把把锋利的钢刀,让人不寒而栗。

    出手砸断别人的双腿,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上次就听从杨震的安排,砸碎了一个叫嚣着要追求“胡校花”的富二代双腿,至今这个富二代还在床上躺着,生活不能自理。

    再砸碎林阳的双腿、双臂,他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反而还有些期待。毕竟没有深厚背景,只是穷小子一个的他,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还算不错的武力,所以,要在杨震的四人团里面混,就要做好时刻充当走狗打手的准备,只有这样,他才能飞黄腾达。

    “让我也去,一巴掌拍死那小子,为杨哥报仇。”陈帅一身腱子肉鼓起一个个疙瘩,丝毫不让人怀疑他的战力,此刻见江锋表态,他也开始叫嚣。

    杨震听着包间内三人的话,眼皮轻轻一眨,目中的怨毒之色隐去,抬头扫视了餐桌四周都想为他报仇的三人一眼,忽然间,心中有一股优越感。

    我杨震要智商有智商,要钱财有钱财,要打手有打手,他林阳只是个沉迷网络游戏的蝼蚁,有何资格与我斗?有何资格与我争?我要捏死他,不要太容易了。

    心中激荡过后,他深吸口气,目中闪出智慧的光芒,挥了挥手,一副万事尽在掌握的模样说道:“这个周五,陈帅的十一班和我们十五班有足球友谊赛,就让陈帅出手吧。”

    “啥?我?足球赛?”陈帅惊讶的指了指自己,脑子一时间有些迷茫。

    这足球赛与给林阳放血,似乎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足球场上肢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我动些手脚让林阳那小子上场,你难道还没把握让他断胳膊断腿?”杨震瞥了陈帅一眼,抓起面前圆桌上的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插在了一盘包子上,凶狠之气弥漫全身,阴险说道。

    “咦,是啊!”陈帅眼睛一亮,对于熟悉的足球场,他能瞬间想出一百零八种踢死林阳的招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