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可知…我是谁

作品:《修道千年归来

    来到杨震身旁,黄萌萌在杨震耳边轻语,随着嘴唇的抖动,杨震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眼中更是闪出了一抹暴戾阴狠的寒光。

    “林阳…该死的林阳!”

    “砰!”

    杨震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攥紧拳头直接砸在了面前的课桌上,桌面发出沉闷的巨响,让得黄萌萌心中猛地一颤,脸上有了一些惊惧。

    即便是班里的学生,也在这巨响中身体一震,大气不敢出。

    杨震虽然是学霸,但凶名也同样如雷贯耳,此刻愤怒时,无人敢弄出响声,触其霉头。

    “我发誓,自此之后,在这洛城十三中,只许有我杨震,不许有他林阳。”眼漏凶光,声如蛇蝎,此刻的杨震,一脸凶狠毒辣的模样,宛若林阳是他的生死大仇一般。

    在洛城十三中,他杨震是站在顶尖俯视众生的人物,何曾把林阳这样的蝼蚁看在眼中过。

    但偏偏现在,这只不被他看进眼中的蝼蚁,竟在肆无忌惮的挖他墙角,这…绝不可能容忍。

    更让他愤怒到胸膛爆炸的是,他钟意的女人…竟也为这只蝼蚁求情!

    他对天发誓,在不久的将来,林阳只可能有两个结果:要么自己滚出十三中,要么被打成半残后,抬出十三中……不会再有第三个可能!

    心中判了林阳死刑,杨震猛地转身,带着浑身生人勿近的森冷,在全班人惊讶的目光中,向教室最后面一排座位缓缓走去。

    站在林阳课桌前。

    他深吸一口气,把怒火压在了心底,努力保持着头脑的冷静,但身上的冰寒,眼底深处的凶狠,却是激增了三分有余。

    “林阳,你可知道我是谁?”杨震一脸傲气,与林阳相比,他身份高贵,有深厚到恐怖的背景,所以此刻,轻轻仰着头,不拿正眼去瞧课桌后那依然双眼茫然看向窗外的林阳,只是用他冰冷的声音,居高临下的喝问。

    在他心中想来,以他在洛城十三中如日中天的名声,仅凭这一声喝,足以把林阳吓得屁滚尿流、胆战心惊。

    下一刻,林阳必当一脸害怕,局促不安,惊恐的站起,等待他尽情呵斥,等待他任意揉捏。

    毕竟他孤傲的认为,一个人是否强大,更多时候,往往是体现在名声和背景上。仅凭借声名吓退敌人,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高明手段,若是使用拳头,那未免就落了下乘。

    然而,声音落下几秒钟后,林阳才眨动了下眼皮,眼眸重新变得清亮,回过神来,缓缓扭头看到了趾高气扬站在课桌前的杨震。

    “杨震。”

    林阳声音平静,脸上没有丝毫杨震所期待的惊恐和害怕,好像只是在面对一粒随处可见的大地尘埃,云淡风轻,心无所动。

    这样的态度让杨震眼中一凛,呼吸一滞,高傲如他,感觉胸中说不出的难受,如一腔热血被一盆冷水给浇的透心凉,那种被蝼蚁藐视的不爽,让得他刚刚压下的怒火再次汹汹,狞声道:

    “既然你知道,那我命令你,今天中午之前……滚出洛城十三中。”

    “你以为……你是校长吗?”林阳听到这话,目中一眨,闪过些许寒光,冷声道。

    前世杨震是全校的第一名,兼且家世很好,眼高于顶,所以他们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从来没有交集。

    然而现在,这小子竟趾高气扬站在他的课桌前,不仅呵斥他,还要仅凭一句话,让他滚出洛城十三中,真以为他很好欺吗?真以为他不敢出手吗?

    杨震这里听到林阳的冷斥,气的浑身发抖,这个不入眼的蝼蚁,竟在此刻……敢反驳他,敢顶撞他,该死,十足的该死!

    愤怒直接燃烧了胸膛。

    不过,还没等他再度开口,黄萌萌就从杨震的身后走了过来。

    “林阳,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这样和杨少说话。”

    她清脆的声音,有一些酥糯,但其中所表达的意思却是极令人厌恶,使得林阳这里,脸色瞬间一沉,抬眼向着杨震身后的来人看去。

    杨震也愣了愣,感觉这话说的很是贴切,让他怒不可歇的心中很舒坦。

    这林阳…他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嘛。

    愤怒稍平,杨震嘴角轻勾,微微侧身,让开了些许位置,让得黄萌萌站在了他的身旁。

    黄萌萌妖媚的蛇精脸上挂着傲慢、嚣张,眼中布满了鄙夷、厌恶,这样的神情模样,让人感觉好像她正面对着的不是林阳,而是……一坨翔。

    她接下来的话就更是尖酸刻薄到极致。

    “乡巴佬,就凭你也想追求我们的胡大校花?怎么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的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这洛城乃至江省,也唯有杨少,才配得上我们家倩倩。”

    “似你这般有娘生、没爹养的杂种小子,是谁给你的勇气,敢给我们家倩倩写情书?”黄萌萌一脸鄙夷的说道。

    她有心踩着林阳在杨震面前表现一翻,弥补刚刚丢掉的分值,所以此时很卖力。

    林阳出生在单亲家庭,在懂事以后,曾问过老妈他的父亲是谁,只不过每一次,老妈都是苦涩一笑后,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告诉时候不到,等到合适时间自会告诉他。

    如今黄萌萌这般讽刺,宛若狠狠撕开了林阳心中最痛的伤疤,是极大的侮辱。

    “啪啪!”

    杨震两手相合,轻佻的鼓起掌来,为这讥讽之语助威。

    片刻后,他停下来,嘴角含着冷笑,藐视着林阳:“萌萌这话说的很中肯,似你这般的野杂碎,有什么资格做本少的情敌?速速滚出十三中去。”

    “杨少说的太好了,林阳你记得一定要在地上滚哟,咯咯……”黄萌萌再插林阳一刀,那骄横的笑声,在此刻听来,分外刺耳。

    “对对对,不许走,必须用滚的,嘿嘿……”杨震猛然一怔,冲着黄萌萌伸出大拇指,这话真是说到心坎里去了。

    至于林阳会不会恼羞成怒,一个下贱之人,他杨震丝毫不在意,即便愤怒又能如何?能是洛城军备司令家公子的对手吗?

    何必在乎!

    看着面前这两张嚣张的嘴脸,听着一声声刺耳语言,林阳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砰!”

    他一掌拍在课桌上,吓了身旁自从杨震到来就大气不敢出的金天壮一跳后,猛地站了起来,磨砺了千年的杀意从双眸透出,扫视杨震二人:“你们是要逼我出手解决掉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