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8章 棋如人心

作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是古宗门梵天宗的人他们竟然也来这里了”

    这时在场的众人看到这行人出现,神色一惊,纷纷惊呼道。

    这群人正是西域古宗门梵天宗的人。

    这梵天宗可是比之五大世家和佛宗都还要可怕的存在,在西域绝对属于最为顶尖的势力,没想到连他们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佛祖舍利,交出来”

    梵天宗为首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和尚看着萧逸风一脸肃穆,充满威严的吐道。

    “哼,这下不用我们出手了,这小子死定了”

    此时看到这梵天宗的人也是为了佛祖舍利而来。

    这伍家和孙家的人看着萧逸风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面对着这梵天宗,任凭这小子再强都只有死路一条。

    “我要是不交呢”

    萧逸风将佛祖舍利给收了起来,一脸玩味的神色看着这梵天宗的人。

    嘶

    听到萧逸风这话,在场的众人一个个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一脸惊愕的表情看着这萧逸风。

    他们完全没想到这家伙面对着梵天宗的人竟然也如此硬气。

    这家伙是从那冒出来的,胆子如此之大。

    先是打了两大世家的少爷,如今又挑衅梵天宗。

    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啊。

    这梵天宗的众人听到萧逸风如此挑衅的话,一个个也是脸色一沉,神情显得无比难看。

    这还是他们梵天宗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

    “年轻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在和谁说话么”

    这个三十来岁的和尚看着萧逸风沉声道。

    “知道,梵天宗么,西域古宗门”

    萧逸风说着,脸上却是毫无畏惧的神情。

    “知道我们是梵天宗的人,还敢如此说话,你是第一个人”

    这和尚看着萧逸风沉声道。

    “谢谢夸奖,不过这佛祖舍利我要了,所以你想要就去另外找过吧,拜拜,不送”

    萧逸风挥了挥手,就要离开。

    唰

    这时那个和尚眸子一凝,身子猛地朝着萧逸风攻击而来。

    主宰境五重的实力爆发出来,一掌就朝着萧逸风拍了过来。

    砰

    看着对方攻击而来,萧逸风看都不看,一拳砸了出去。

    双方的拳掌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道轰鸣声,可怕的力量爆炸开来。

    噗

    当场这个梵天宗的高手身子就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神情显得无比难看。

    在场的所有人又一次愣住了,这次他们嘴张的更大,眼睛都是瞪得老大。

    那两位世家少爷也是一脸震惊懵逼的神情看着萧逸风。

    “大胆,敢对我梵天宗执事长老动手,拿下”

    这时其余梵天宗强者看着萧逸风纷纷怒喝道。

    随即这群梵天宗高手就朝着萧逸风冲了过去。

    轰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如潮水的威压突然降临,直接落在这群梵天宗的高手身上。

    噗噗噗

    当场这群梵天宗的高手一个个口中就被这威压给压迫的吐血了。

    他们直接就跪在地上,脸色一片惨白,一脸恐惧而震撼的神色。

    至于这山谷内其他人同样是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威压,一个个眼中都是带着恐惧的神色。

    “谁敢对主人动手,杀无赦”

    天煞冷冷地喝道,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看着这梵天宗的人。

    可怕的气息让他们有一种即将踏入死亡地狱的感觉,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走吧”

    萧逸风轻轻地说着,径直就朝着外面走去。

    天煞也是收回这威压,跟在萧逸风身后。

    随着天煞收回威压,这群梵天宗的人一个个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脸色一片惨白,他们有一种从死亡地狱走了一遭的感觉,神情显得无比难看。

    至于那两大世家的人包括那两个少爷都是咽了咽口水。

    内心被震撼所充斥着,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至于萧逸风他们则是直接离开了这山脉,继续朝着佛宗总部飞去。

    在萧逸风他们踏入西域的同时,西域的一处湖水中有一座凉亭。

    此时在这凉亭中坐着两道身影,正是佛宗之主普渡和大长老了然。

    在他们面前摆放着一盘棋,两人各自手持黑白棋正在下棋。

    “师弟,下棋和佛道修炼一样讲究的是心无杂念,六根清净,看你心中有很多事啊”

    这时普渡看着了然说道。

    “有么”

    了然轻轻一笑,随即一颗黑子落下,吐道“师兄你好像快输了。”

    “你今天的攻势处处凶猛,透着浓浓的杀机,对于修佛之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普渡不紧不慢的下着棋子。

    了然看着普渡,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棋如人生,你现在心中充满杀意,是压抑不住要对我下手了么”

    普渡面色淡然的看着了然说道。

    砰

    随着普渡这句话说出,了然一子落下。

    整个棋盘中的黑白棋子瞬间粉碎开来,整张棋盘都是完全化为灰烬。

    轰

    了然身上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杀机,目光凝视着普渡。

    “看来你早就猜到我要做什么了。”

    了然淡淡的说道。

    “的确知道,你暗中和梵天宗的人会面,应该是有所图吧,想要借助梵天宗完成你的愿望成为佛宗之主么”

    普渡看着了然说道,一双眸子充满深邃的光芒。

    “你说的没错”

    了然直接承认道。

    “不过我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成为佛宗之主,还要让七戒死”

    了然冷冷地吐道。

    普渡当即眉头一皱,神色一沉,凝视着了然道

    “了然,你应该清楚七戒对佛宗的重要性,他的天赋之强,未来必定能让佛宗更强。”

    “你要成为佛宗之主,我不怪你,但你不能对他下手。”

    “不是我要他死,是梵天宗的人要他死,这也是他们和我合作的要求”

    了然沉声道。

    “梵天宗要让七戒死”

    普渡眉头紧皱,眼中闪烁着光芒。

    “没错,七戒乃是我梵天宗必杀之人”

    就在这时,一道肃穆低沉的声音响起,远处三道身影踏水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