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请吃饭

作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这商家三长老目光不断闪烁着,脸色连连变化。

    “好,今天我就看在炼丹师协会的面子上放过小子你一次,不过小子,你不会永远都有这个好运的,这个仇,我商家记下了,他日一定奉还”

    这商家三长老看着萧逸风放下狠话,冷冷地喝道。

    “放心,他日我一定登门商家,让整个商家鸡犬不留”

    萧逸风面色随和,语气冰冷,一字一句的吐道。

    “你”

    听到萧逸风这话,这商家三长老眼中再次闪过一抹浓浓的怒意。

    “好,我等着你,希望你有那一天”

    商家三长老不屑的冷哼道,只是他不知道,用不了多久,萧逸风就真的登门商家,让整个商家全族覆灭了。

    直到死那一刻这商家三长老才如此后悔为什么今天没有彻底杀死萧逸风,以至于整个商家走上覆灭之路。

    随后这商家一行人就离开了这里,虽然商家在东洲也是大家族,背后天修商会和散修联盟,但是这炼丹师协会乃是完全不弱于散修联盟的存在。

    甚至因为丹药的原因,散修联盟和天修商会都要依靠于炼丹师协会,毕竟在古界,只要是修炼就离不开丹药。

    而如今炼丹师最多,丹药最多的除去丹宗之外就是炼丹师协会了,丹宗丹药不对外销售,他们自然是不能得罪这炼丹师协会了。

    “多谢了”

    萧逸风看着那周谦不咸不淡的说道。

    “不用说这些,这是我答应过你的,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不会让你有事。”

    周谦开口说着。

    “那好,再帮我一个忙,帮我弄一批药材过来”

    萧逸风直接说道。

    “好”

    周谦点了点头,随后就离开了。

    随后袁芷墨来到了这里看着萧逸风说着“有了炼丹师协会这层身份,你倒是多了一个重大靠山了。”

    “多谢你亲自来告诉我商家的事情,我请你吃饭吧。”

    萧逸风笑着说道。

    萧逸风带着袁芷墨,柳萱儿一行人离开了这宅院,准备出去吃一顿。

    来到这城池最大的酒楼,萧逸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去。

    “老板,来个最大的包间”

    萧逸风直接对着那酒楼老板说着。

    “好咧”

    那老板开口说着。

    “老板,把你们最大的包间找出来,本少爷要吃饭”

    这时另外一行人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二十一二的年轻男子说道,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这个”

    当即这个酒楼老板一脸为难的样子。

    “怎么”

    这年轻男子眉头一皱看着这老板。

    “这个本酒楼最大的包间就剩一个了,刚才这位公子订去了。”

    酒楼老板指着萧逸风说着。

    当即这个年轻男子目光扫了萧逸风一眼,直接说道“把他的包间给我不就行了,让他再随意找一个,至于钱,本公子有点是”

    “不好意思,这最大的包间我已经订了,还是你自己随便找个包间吧”

    萧逸风不咸不淡的说着。

    “小子,你这是想和我争么,我可告诉你,我玄霖最不想别人和我抢东西,凡是和我抢东西的人,最后的下场都是会很惨的”

    这个年轻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阴冷的笑容,眼中绽放出一抹森冷的寒芒。

    “我这个人也一样,不喜欢别人和我抢东西,凡是和我抢东西的人,一般都已经去地狱喝茶了”

    萧逸风轻飘飘的说着。

    “找死”

    这个叫玄霖的男子脸色一沉,瞳孔一缩,眼中绽放出几道寒芒,身子一动,一股可怕的气息就朝着萧逸风攻击而去。

    不过他才刚刚前进了一步就停下来了,因为在其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正是前天晚上在桥上让萧逸风陪着其喝酒的那个叫玄觞的青年。

    “二哥”

    看着玄觞,玄霖连忙收手叫道。

    “你要干什么”

    玄觞看着这玄霖开口道。

    “二哥,你让开,我要教训教训这个家伙,竟然敢和我抢东西”

    玄霖冷冷地喝道。

    “住嘴,此事不用再说,他是我的朋友”

    玄觞直接说道,转身目光看向了萧逸风。

    “是你啊,我们还真是有缘再见啊,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

    萧逸风看着玄觞说着。

    “是啊,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再次见到萧兄了,对不起了萧兄,舍弟年轻,有些鲁莽冲动,还请你多多包涵”

    玄觞看着萧逸风说着,而那个玄霖一脸阴沉的神色,眼中闪过一抹冷芒。

    “没事,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会在意的。”

    萧逸风轻轻笑着,那个玄霖则是拳头捏的嘎吱嘎吱作响,猛地喝道“你说谁小人呢”

    “闭嘴”

    玄觞狠狠地瞪了这玄霖一眼,后者不再说话。

    “不好意思”

    玄觞看着萧逸风说着。

    “你不用说这些,这和你没有关系。”

    萧逸风摇了摇头。

    “你们人多,那个大包间就给你们了,你们去吃东西吧”

    玄觞开口说着。

    “那好,有时间我们再一起举杯邀明月”

    萧逸风微微一笑,带着人就上了楼。

    “二哥,他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客气,我受了欺负你也不帮我,你还是玄家二少爷么”

    玄霖看着玄觞一脸不满的喝道,眼中充满了不忿的神色。

    “什么才叫玄家的二少爷难道和你一样,蛮横无理,随意欺凌别人才配当玄家的少爷么,你这是丢尽了玄家和玄武城的脸”

    玄觞一副毫不客气的指责道。

    “那也不能如此对别人低三下气,这让别人知道了,我玄武城和玄家的脸面何在”

    玄霖不甘心的说道。

    “不管你怎么想,萧兄是我朋友,这件事就此作罢,你要是想对他做点什么,那就别怪二哥我不客气了”

    玄觞冷漠地说着,随即转身就离开了。

    “该死的玄觞,你等着吧,你没多久可以活了,看来母亲的决定很正确,这种人根本不配当玄家和玄武城的主人,只有大哥才配当这玄武城和玄家的主人,要是大哥在,他一定会当场杀了那个小子的。”

    玄霖面色阴冷,眼中闪烁着寒芒,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