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神秘的龙云

作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该死的混蛋”

    江浩拳头紧握,满脸的愤怒,脸色有些狰狞。

    一家饭店中,韩子萱看着萧逸风吐道“那个江浩的爷爷在中医协会的权利十分大,会长是华家老爷子,他一般不管事的,都是交给四位副会长去处理。”

    “这次的中医协会的比赛也是由他负责之一,你这次打了他的孙子,恐怕他会从中作梗啊,我和爷爷联系一下,让他去处理一下吧。”

    “不用,如果他们敢不让我参赛的话,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一个中医比赛,要不是那比赛奖励对我还有点吸引力,我压根不会参加,和他们比试中医,就像是大人和小孩玩一样,无聊透顶”

    萧逸风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吐道。

    韩子萱目光注视着萧逸风,闪烁着光芒,闪过几分痴迷的神色。

    “你怎么了”

    萧逸风看着韩子萱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地说道。

    “没没怎么”

    韩子萱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华夏,某处,有着一座坟墓,坟墓前立着一块碑,上面写着爱妻彩儿。

    此时一个男子穿着一身黑衣站在这里,目光注视着这墓碑闪烁着复杂的神色,正是龙云。

    “彩儿,我来看你了,对不起,原谅我这么多年才来看你”

    龙云看着这墓碑语气沉重的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来这里”

    一道冰冷的喝声响起,另外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浓眉大眼,散发着一股霸道之气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面色冰冷的看着龙云。

    龙云目光淡淡的扫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

    “我的大哥,好久不见啊”

    龙云看着这男人淡淡的说着。

    “哼,躲了这么多年,终于敢出现了么”

    中年男人声音冷冽的吐道。

    “我没有躲,只是我想好好的把彩儿和我的孩子抚养长大”

    龙云轻声说着。

    听到龙云的话,中年男人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芒,四周的空间瞬间凝固住了,变得无比沉重和压抑。

    当即龙云脸色一变,眉头紧皱,有些难以承受那变得无比沉重的空气压迫。

    “看来你这些年内伤还没有恢复啊,实力才恢复了这么一点,我真是小看你了。”

    中年男人冷冷的注视着萧逸风。

    “当初,要不是你趁机给我下毒,禁锢了我的力量,我今天又何至如此”

    龙云语气变冷,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看着中年男人。

    唰

    中年男人出现在龙云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其给提了起来。

    “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杀了你”

    中年男人冷冷地哼道。

    “随便,我既然敢出现,就不怕死”

    龙云面色淡漠的说着。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会好好的折磨折磨你的。”

    中年男人面色阴冷的吐道,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华夏,蜀山。

    在蜀山天玑峰,一间大殿中,吕奕琛双眸紧闭的盘坐在这里,在其面前站着天玑峰峰主苍松和蜀山掌教青云,还有另外几峰的峰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人用一种特别的手法控制了亦琛的心魂,只是具体是什么手段,暂时还不知道,只是这种手段前所未见。”

    蜀山掌教青云看着吕奕琛沉声道。

    “掌教,是何人竟然如此大胆敢对我蜀山天玑峰的首座大弟子下手”

    玉衡峰的峰主脸色肃穆,眼中带着一抹怒意吐道。

    “暂时不得而知,还需调查,不过这亦琛想要得到七窍玲珑心,或者和这个有关系。”

    青云开口说着。

    “难道和世俗蓝家有关系”

    苍松眉头紧皱的吐道。

    “先把亦琛给控制起来,然后再进行调查,找到这个控制亦琛的人,或许只有他才能解除对亦琛的控制。”

    青云淡淡的说着。

    “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敢控制我苍松的弟子,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苍松面色冰冷,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势。

    燕京,华家。

    华家大厅中,华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在其面前站着一位白发老者,正是江浩的爷爷,华夏中医协会的四大副会长之一的江海。

    “你要取消天海中医协会的萧逸风参赛名额,为什么”

    华老说着,目光瞥了江海一眼。

    “会长,此子随意殴打我孙儿江浩,而且狂妄自大,根本不适合参加这次的中医协会大赛”

    江海面色冷漠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理由说到底就因为他打了你的孙子,所以你就要禁止参赛”

    华老眼神深邃的看向了江海,后者脸色微变,吐道“会长,我”

    “好了,不用说了,此子必须要参加这次的中医协会大赛,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取消他的参赛资格,至于他打伤你孙儿,只能算是他们年轻人之间的纠纷,你作为长辈,最好就不要插手了。”

    华老放下茶杯,面色深沉的说道。

    “会长”

    “好了,不用说了,回去吧,安心准备明天的比赛,我希望中医协会的每一个人都是公平公正的存在。”

    “不会因为任何个人利益而做出一些不公平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很抱歉,他不适合待在华夏中医协会。”

    华老脸色肃穆起来,沉声吐道。

    “是,会长”

    江海点了点头,径直走了出去。

    这时华家家主华春走了进来,看着华老爷子吐道“父亲,如果这萧逸风真的参加这次的中医大赛话,恐怕这第一名”

    “以他的中医水平不参加这次的大赛是中医界的损失,至于第一名,我说了,不用太在乎这个虚名。”

    华老直接说着。

    “父亲,虚名事小,但是这次的比赛第一奖励是我们华家的五行针,这可是我们华家传承几千年的至宝,要是就这样给了外人,实在”

    华春面色有些难看的说着。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既然决定将这五行针拿出来,就不会在乎它最终是否会回到我们华家的手中,如果这五行针落在他的手中,以他的针灸水平也算是没有埋没了这五行针。”

    华老眼中闪烁着深邃的光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