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针灸比试

作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第一个要求我可以答应,但是第二个要求不行”

    流木当即喝道。

    “看来你这是对于自己没有信心啊,知道要输给我,所以不敢答应”

    萧逸风冷笑着,眼中闪烁着冷芒。

    听到萧逸风的话,流木脸色显得十分难堪,目光闪烁了一下“好,我接受的你的挑战,我会让你输的很惨,你下半辈子只能是当我汉医堂最为低贱下等的一个奴仆,受到无尽的折磨和痛苦。”

    “不用废话了,直接开始吧”

    萧逸风不耐烦的吐道。

    “你想和我比试针灸之术,怎么比这里可没有病人让你我进行针灸”

    流木开口说道。

    “不用病人,医者自医,没听说过么,你我就是病人”

    萧逸风开口道。

    “你什么意思”

    流木眉头微皱的看着萧逸风。

    “一人往对方身上扎一针,扎到最后谁不敢扎了谁就输了,当然谁要是把对方扎死了也算输,如何”

    萧逸风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流木。

    “这”

    听到萧逸风的话,流木脸色微微一变,目光闪烁着。

    “你不是号称针灸之术出神入化么,怎么不敢扎么还是怕把我扎死啊,放心,就算我出事了,也不会怪你的,当然我要是出事,这场比赛你也输了,必须要兑现赌注”

    萧逸风冷冷的说着。

    流木没有说话,眼神闪烁,内心在思索着。

    “流木大师,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家伙”

    “没错,流木大师,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东瀛汉医的厉害”

    此刻四周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那些东瀛的人纷纷为流木呐喊着,要让他出手展现出东瀛汉医的威风。

    “好,我答应你”

    终于流木沉声吐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有应战,否则不仅他名声尽毁,就是整个汉医堂的名声都要遭受到重大打击,而且这一次比试他更要赢,不然到时候一切就完了。

    “我就不相信你的针灸之术真的有那么厉害”

    流木目光扫了萧逸风一眼,心中暗暗想到。

    针灸这玩意完全靠的是日积月累的经验,而这小子最多不过二十来岁,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学习针灸,也最多二十来年。

    而他学习针灸已经将近四十多年了,完全是对方两倍的时间,而且他深的名师真传,他就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毛头小子。

    “那好,开始吧”

    萧逸风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淡淡地说着。

    “去拿一张桌子和两盒银针出来”

    流木对着身边那个叫工藤的那人开口说了一句,后者点了点头就朝着汉医堂里面走去。

    很快一张木桌子摆在两人身前,两盒银针放在这桌子两边。

    “尊老爱幼,你先来吧”

    萧逸风神色淡然的看着流木。

    “哼”

    流木冷哼一声,单手在那银针盒上挥动,一根银针夹在他手指之上,随着一股劲气涌动,顿时银针颤鸣,冒出一股股白气,正在消毒。

    咻

    瞬间,流木就将手中的银针刺入萧逸风胸口的一个位置,针入半寸。

    咻

    萧逸风毫不犹豫的挥起一根银针消毒之后同样刺入流木身上相同的位置,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场汉医和中医之间的比试。

    此时整个汉医堂内的医师都是全部聚集在外面,看着眼前的这场比试,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将眼前这场两国医术之间的比试给录了下来。

    这可是华夏中医和东瀛汉医之间第一次比试,自然无比引人注目,不过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最后的胜利肯定是属于流木大师的。

    毕竟这流木大师名声在外,而其对手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这差距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眨眼间的功夫,萧逸风和流木都已经在对方身上扎了几十针,基本都扎满了胸口。

    随着扎的针越来越多,那流木每下一针的速度也变慢了起来,需要经过一定的深思熟虑。

    毕竟这人体的穴位虽多,但是每一个穴位都不尽相同,无比复杂,随意一针扎错就有可能导致人体出现情况,甚至致死。

    就算流木精通针灸和人体穴位,此刻也不得不谨慎起来,毕竟这场比试不容有失,一旦他输了,那他这些年积累的名声和威望就要全部崩塌,将彻底失去一切。

    不过萧逸风却自始至终神色都无比轻松淡然,没有任何的担心。

    咻

    第七十八针刺入萧逸风的身体之中,流木的神情已经变得肃穆起来,额头都不知觉的渗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咻

    第一百零八根银针刺入萧逸风身体中,此刻萧逸风身上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扎满了银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刺猬一样。

    刺完这针之后,流木顿时深呼了一口气,神情已经变得无比凝重,额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反观萧逸风脸色完全是风平浪静,一点变化都没有,挥动一根银针如法炮制的刺入流木的身上,都是相同的穴位,一分不差。

    接下来这一针,流木足足停顿了数分钟还没有刺下去,目光不断闪烁,脸色显得无比沉重。

    这比试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流木也不敢轻易的下针,一旦下错,萧逸风没命事小,但这却代表着这场比试他输了,这是流木所不允许的。

    “怎么不敢扎了么打算认输了么”

    萧逸风看着这流木轻笑一声。

    此时这群汉医堂的人神情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一颗心充满了忐忑和担心,四周的人都是屏住呼吸观看着。

    “让我认输,怎么可能”

    流木冷冷地吐道,捏着银针刺入了萧逸风的一个穴位之中,看到萧逸风没事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咻

    萧逸风紧接着就毫不犹豫的同样刺了流木一针,完全没有任何担心。

    一直到一百三十五针的时候,流木的脸上已经彻底布满汗水,脸色开始泛白,捏着银针的手都开始轻颤,半天都没有下针,目光不断闪烁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