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活该

作品:《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常藤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韩子萱脸色冰冷,目光冷冷的盯着常藤。

    “子萱,我这是为你好,这个家伙虽然有点能力,但是我看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存在,你拜他为师,只能是误入歧途。”

    “毕竟华夏中医博大精深,尤其是针灸之术,更是只有真正的中医大师才能教的出来好学生,就像我一样,这个家伙看起来就是刚刚毕业的医科学生,针灸之术再厉害又能厉害到那去”

    常藤一脸嘲讽不屑说着。

    只是常藤并没有亲眼看到萧逸风前两次的针灸之术,如果他亲眼看到萧逸风那神乎其神的针灸之术话绝对不会如此说的。

    韩子萱就是知道萧逸风那针灸之术的厉害,所以才坚持要拜萧逸风为师的。

    “说完了么”

    听着常藤一番废话,萧逸风用手掏了掏耳朵。

    “小子你什么意思”

    常藤目光凝视着萧逸风。

    “聒噪”

    萧逸风冷哼一声,眼眸冷冷的扫了常藤一眼。

    “你说什么”

    常藤脸色一怒,瞪着萧逸风。

    “有些人就是喜欢装逼,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证明你师父的针灸之术很厉害是么”

    萧逸风看着面前的这个一脸装逼样的家伙哼道。

    “那是当然,我师父可是堂堂华夏中医界的大师,华夏第一中医世家的家主,无论出现在哪,都是各大家族的座上宾,你觉得厉不厉害”

    “不过和你这种人说了你也不懂,我警告你以后最好离子萱远一点,她单纯,容易被你骗,我”

    常藤看着萧逸风又是滔滔不绝的说着,只是他的话还没有彻底说完,萧逸风从身上取出一根银针一挥。

    银针直接刺入了常藤胸口位置,当即这常藤身体就僵硬住了,嘴巴张的大大的,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下终于安静了”

    萧逸风撇了撇嘴哼道。

    “他这是”

    韩子萱一脸疑惑的神色看着萧逸风。

    “没事,只是给他刺了一个穴,让他无法动弹和说话。”

    “那你可以给你拔掉么他这样”

    韩子萱目光闪烁着。

    “等我什么时候心情愉快了再给他拔掉这根银针,当然别人也可以给他拔,不过拔掉是生是死我就不确定了。”

    “好了,韩小姐,我要上班了,拜拜”

    萧逸风对着韩子萱微微一笑,就朝着叶氏集团走了进去。

    韩子萱目光看向了那常藤,此刻常藤只剩下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充满着无助和痛苦的神色。

    “活该”

    韩子萱脸色冰冷,嘴中冷冷的蹦出两个字。

    二十分钟后,天海市人民医院一间病房中,常藤手脚僵硬的躺在床上,身体还保持着之前的姿态,嘴唇张大,胸口插着萧逸风刺入的那根银针。

    这时那常藤的爷爷常青山和韩建斌还有一众天海中医协会的中医教授们全部来到了这房间中。

    “藤儿”

    看到常藤,常青山连忙走了过去,看着其孙子如今的样子连忙开口“藤儿你这是怎么了你胸口怎么插着一根银针”

    常青山说着就要将常藤身上的银针给拔掉,却被一旁的韩子萱给阻止了。

    “不能拔,拔了他说不定就没命了”

    韩子萱沉声道。

    “子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建斌目光看向了韩子萱,那常青山神情也是充满着急的神色看着韩子萱。

    韩子萱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个萧逸风怎么能这么做呢,简直是岂有此理”

    常青山一张老脸充满了愤怒之色,气的身躯颤抖着。

    “要不是常藤他自己去嘲讽挑衅人家,他会变成这样么,这一切只能说他活该”

    韩子萱面色冷漠地说道。

    “你”

    常青山眼中闪过一抹怒意盯着韩子萱。

    “好了,子萱不要乱说。”

    “青山,你不要动怒,子萱这孩子年轻,不太懂事。”

    韩建斌连忙说道。

    “这笔账我常青山一定会和那小子算的,就算他是叶老头的孙女婿也不行。”常青山眼神冰冷的哼道。

    “好了,现在我们最要紧的是常藤,先让他恢复正常吧。”

    韩建斌走到了床边,目光看着常藤。

    “他这应该是被这根银针封锁住了身体的某个穴道,导致他全身无法动弹,这萧逸风的针灸之术果然厉害无比。”

    韩建斌感叹道。

    “不要说这么多了,既然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根银针引起的,那就把他拔掉”

    常青山直接说道。

    “他说了这银针只能他拔,如果别人拔掉的话,常藤他就会有生命危险的。”

    韩子萱再次说道。

    “哼,不就是一根银针么,既然他能拔,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拔,还有生命危险,简直是危言耸听,他根本就是在戏弄藤儿。”

    常青山一脸的不相信,伸手就要去将这银针给拔掉,结果却被韩建斌给抓住了。

    “青山,不能鲁莽,既然那萧兄弟这么说,那就不能随便拔出这银针。”

    “会长难道连你也相信那小子的鬼话”

    常青山脸色难看的看着韩建斌。

    “青山你是学中医的,应该清楚人体的穴位是最为复杂的存在,每一个穴位都对人体有着重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让人立刻毙命。”

    “这根银针虽然只是插在常藤的身上,但是要将其拔出,说不定就刺激到其穴位,造成其他重大的问题。”

    “到时候真的有可能危及到常藤的生命,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乱来,一旦出事,那常藤就真的完了。”

    韩建斌看着常青山脸色肃穆的说道。

    听完韩建斌的这番话,常青山眸子闪烁着,思忖了片刻,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让藤儿一直这样还是等到那个小子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来拔掉,这绝对不行”

    “这样吧,青山你亲自去找一趟人家,然后代表常藤给他道个歉,这样他或许会来给常藤拔掉银针。”

    韩建斌看着常青山说着。

    “不行,绝对不行”

    常青山当即摇头,脸色深沉的吐道“那个小子如此对待我孙儿,我还要去给他道歉,那我常家的脸面何在,绝对不能这么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