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前世的道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真凰至尊

    当然,更准确地说

    是还未成就至尊之位的真凰至尊

    而凰烟儿,则是真凰至尊的本名。

    “果然这个时候,她还在为突破天神级而烦恼。”

    陈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先前消散的火焰之中,所蕴含的道则层次,达到了万象境的最巅峰,似乎随时随地都能超越,却偏偏一直卡死在了那里。

    现在凰烟儿虽强,可距离日后那个,一手凤凰真火,焚烧诸天万界的至尊还有着一段遥远的距离

    不过此时,陈潇并未贸然打招呼。

    由于从前经历的缘故,凰烟儿的警惕性极高,过于刻意的接近,反而可能引来麻烦。

    “不过,现在的她恐怕还未发现,自己是凤凰神体,而非朱雀血脉,按照朱雀血脉的门路修炼,当然只会把路子越走越窄。”

    当然,这也怪不得凰烟儿。

    凰烟儿打小就是个孤儿,被朱雀营一位老天神发现,认为是失落的朱雀血脉,并按照相应的法门,对凰烟儿加以培养和教导。

    因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凰烟儿都对此深信不疑。

    只是,朱雀血脉和凤凰神体,尽管看起来颇为相似,却依然有着本质区别。

    当她修炼至万象境,这条错误的道路,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世的凰烟儿,足足在这个瓶颈上,卡了数百年之久一直到两百年之后,她才猛然醒悟过来,一举创出斗战真凰神典,踏足到天神的境界中”

    陈潇心中暗自忖道。

    只可惜那个时候

    朱雀营已经彻底穷途末路。

    哪怕凰烟儿拼尽了一切,也未能挽回朱雀营颓势。

    而前世的陈潇,同凰烟儿亦敌亦友,故此,才会对她的生平,有着这么多的了解。

    “前世的道友啊”

    陈潇微微一笑,心中感慨万千。

    前世今生,他这一路走来

    能够被他真心实意,称一声道友的人物,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即便是当初九霄圣地,一心求道的空圣杰,也只能算是半个而已。

    “这一世初次相见,这一个小小的提醒就当是我的礼物好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一道微不可察的光束,从陈潇的瞳中射出,没入虚空后消失不见。

    “接下来,我还需要诸位,配合我做一件事”

    陈潇收回视线,重新看向眼前众人。

    剩下的那些武者,一个个脸色惨白,他们不了线索,又解不了剧毒,如今只感觉精气流逝,仿佛在一瞬间,就衰老了几十岁之多

    因此陈潇一开口,差不多每一个人,全都拼命地点头。

    “还请陈队长尽管吩咐”

    “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没错,陈队长若有吩咐,我们绝不会推辞”

    更有为数众多的武者,接连不断地向陈潇保证。

    至此,陈潇的脸庞上,才露出满意地笑容

    “我需要你们替我去散播一个消息。”

    远处,刚刚离去的凰烟儿,猛地眸光一凝,周身腾起绚烂的火焰。

    “这是什么”

    旋即,她流露出一丝疑惑。

    这是那个白衣少年陈潇,以神念传来的一门秘术。

    血脉共鸣法

    “以特定的频率激发血脉,引出血脉中的潜能,以此促进自身觉醒蜕变”

    秘术本身并无多长,传来的大多数信息,均是各种各样的血脉,在激发激活之后,所呈现出的特定异象

    凰烟儿顿时微微皱眉。

    “这小子到底想表达什么”

    根据血脉共鸣法的描述,它对于血脉的激活觉醒,其实只有细微的帮助,而且血脉等级越高,起到的作用也就越小。

    像朱雀血脉这等顶级血脉,则几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难道是我看错了,这个姓陈的小子,也是个溜须拍马之辈,想要用这门秘法,来讨得我的欢心”

    思及至此,凰烟儿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

    有些失望地叹息一声,她重新返回自己住处,将一切交代下去后,便原地跏趺而坐,开始了日常的修行。

    哪怕始终卡在了瓶颈,凰烟儿也从未懈怠过。

    半日之后,她睁开了眸子,心头叹息一声。

    “还是无法突破,难道以我的天赋只能止步万象境”

    她不甘心

    就在此时,凰烟儿的脑海之中,血脉共鸣法的功诀,没由来地浮现出来。

    “左右是一点希望不如试试看再说”

    很快,她咬牙做出了决断。

    血脉共鸣法本身,并没有多大的难度,以凰烟儿的修为,轻而易举就入了门。

    接下来,她试着催动秘法,令全身血液共鸣,以求去芜存菁,提纯自身的血脉。

    “什么”

    可就在下一刻。

    凰烟儿脸色狂变。

    随着她催动血脉共鸣法,身体周围火岩不断升腾,然而呈现出的,并非是秘法中描述的,属于朱雀血脉的异象

    一瞬间,凰烟儿的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秘法出了错还是我的运转有误”

    “又或者说”

    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突兀地闯进了她脑海。

    如果秘法没有错,她的运转也没有错,那么唯一可能错的

    就只有她的血脉

    “难不成说,我并非是朱雀血脉”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便犹如雨后春笋般,不可抑制地疯长开。

    “如果仔细回想的话,一直以来我的血脉,确实和朱雀血脉,确实并非完全一致,只是师父他认为,这可能是血脉变异,让我好好修行便是”

    这么长时间以来,凰烟儿从未怀疑过,自己师父的判断,其实可能出了差错

    偏偏现在,在血脉共鸣法的刺激下,她首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我不是朱雀血脉,那我又是什么血脉”

    带着满腔的茫然和疑惑,凰烟儿搜肠刮肚,再度细细翻阅这部秘法。

    突然,她的眸光猛然一凝,定格在其中一种异象上。

    不知过了多久,凰烟儿深吸口气,徐徐吐出几个字来

    “凤凰神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