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0章 引蛇出洞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太突然

    上一秒。

    凶名昭著的毒面书生赵御玺,还与陈潇针锋相对,言语之间,大有着要将陈潇,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意味。

    根本没有人料到下一秒

    赵御玺就调转枪头,跳反到了陈潇一边,直接针对在场所有人

    这等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令得无数认呆滞。

    “这这这这赵御玺特么疯了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他和陈潇串通,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戏而已”

    不知道多少人,被惊得语无伦次。

    而紧接着,浓烈无比的惊恐,仿佛遮天蔽日的阴云,猛然间将众人笼罩了。

    “这种感觉是”

    一名半神艰难地开口。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体仿佛多了无数孔洞,体内的法力在外泄,就连屹立于神桥上的元神,竟然也出现了枯萎的迹象。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许多人身躯大震,脸色接二连三地变了。

    很显然

    他们也察觉到了身体的异状

    “这是毒面书生的毒”

    有武者惊恐地尖叫,他们在拼命地努力,试图封闭毛孔,锁住正在外泄的法力。

    然而,一起都是徒劳的。

    下至金丹元神,上至桥天境半神,几乎在眨眼间,就已经全部中了招

    “是葬灭七衰”

    暗中关注的真神,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以他们的修为实力,倒是没有着了道,可是眼前的一幕,依旧让他们惊悚非常

    “葬灭七衰,毒面书生的成名绝技,一旦中毒之后,肉身葬,元神灭,要经历整整七次衰败,才会在痛苦中死去”

    “他居然在这种场合下,释放这么多葬灭七衰”

    即便是暗中的真神,此刻也是一头雾水。

    许多人惊恐万状,根本就想不明白,为何毒面书生会突然之间反水

    “赵御玺,你好大的胆子”

    一尊气息滔天的半神开口,他名叫穹明半神,一身修为实力极为强大,处于半神的最巅峰,这会儿还能勉强压制毒素,一双眸中有怒火燃烧,恨不得将赵御玺当场拍死。

    不过,他却强行按捺住,并没有轻举妄动。

    因为众所周知

    毒面书生下的毒,只有他自己可解

    “这只是防止诸位逃跑罢了。”

    面对众人的怒视与指责,赵御玺面色淡然如水,轻笑着一声说道“毕竟,在场的每一位,都有勾结魔族的嫌疑,所以,在彻底调查清楚之前,我只能用这种手段,让诸位暂时安分些了。”

    穹明半神不由当场气结。

    见鬼的安分一些

    他们要是再安分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毕生的精气神,都会被剧毒腐蚀一空。

    届时,结算赵御玺解了毒,他们也都会沦为废人

    在归墟战场上,沦为一介废人

    那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陈潇,你究竟对赵道友做了什么”

    “你到底用了什么卑劣手段”

    也有一些人,接连意识到了什么,先后暴喝出声。

    这一切异变的源头

    都是从陈潇说赵御玺修炼魔族毒术开始

    “难道说赵御玺真的修炼了魔族毒术”

    “不对,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的和魔族有牵连,以毒面书生的狠辣,早就把我们全部灭口我们现在能继续支撑,说明毒面书生是真的不想杀人”

    也有人面露迟疑之色。

    说到底,真神虽然忌惮赵御玺

    可如果赵御玺同魔族有勾结,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赵御玺

    “如果他没有同魔族勾结,那毒面书生又为什么”

    诡异

    无比的诡异

    唯有赵御玺自己清楚

    他确实没有修炼魔族毒功,但陈潇所说的黑雾化魔诀,却是他一身剧毒的源头

    在赵御玺出生之前,他的父母遭遇魔族袭击,身中黑雾化魔诀之毒,故而赵御玺刚一出生,便相当于是天生的毒体,原本都不可能活过三十岁。

    结果,他凭借惊人的大毅力,修习钻研毒术,生生以体内剧毒为源,修成了一手绝强毒术

    只是唯有赵御玺自己清楚

    他尽管修成了毒术,遏制住了魔毒蔓延,可由于侵蚀太深,哪怕一直到现在,都始终无法根除掉。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一直以来。

    赵御玺都在调查魔族,试图找到魔毒的资料。

    偏偏,人族和魔族之间割裂,就算有相关资料,大多讲的也是仇恨等等,连知道毒术全名的人,一共都没有几个,更别提找到解毒之法了。

    可是就在刚才

    他竟从陈潇的口中,听到了那门毒术的名字

    再看陈潇的语气态度,分明是早知此事,甚至还有把握解除魔毒

    所以,赵御玺才会态度突变。

    “陈潇道友。”

    此时,他眸中浮现一抹寒光,向陈潇传音说道“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体验到在有些时候,活着远比死亡更痛苦”

    “信则有,不信则无。”

    陈潇神秘的一笑,同时,视线转向了外界“诸位,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心中很清楚

    朱雀营高层中,也有人要对付他。

    当初北玄战场任务,明显是有高层推动,否则根本解释不了。

    只是在那一战后,对方明显隐藏起来,再没有显露过踪迹,几乎所有的痕迹,都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哪怕从那位路扬巡查使口中,问出了一些隐秘信息,但对方藏得极深,任务又经过一层层的转达,就算是身为巡查使的路扬,也并不清楚黑手的真正身份

    “不过这一次,你应该坐不住了。”

    二十七具帝皇神体,哪怕在陈潇的眼中,每一个都有所残缺

    但是落在外人的眼里,毫无疑问,足够掀起巨大的波澜

    大浪淘沙,方见真相。

    “就让我来看一看,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针对我吧”

    陈潇的目光如炬,无形无质的神光,正再烛照天地八方。

    此时,听了陈潇的话语,到来的武者一阵骚乱。

    突然,陈潇的眸光猛然一凝,集中在其中一人身上。

    “这家伙有问题”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