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到底伤没伤?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只有你们这几个”

    望着眼前横七竖八,倒了一片的偷袭者,陈潇缓缓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已经动手了,那么,我就没必要留手了。”

    闻言,倒地的武者们,纷纷脸色狂变。

    他们完全没有料想到

    本以为重伤难愈的陈潇,竟会突然间亮出獠牙,展现出恐怖的凶威,将他们瞬间放倒在地

    “陈潇这次是我们栽了”

    其中一人忍不住喝道“不过,我们前来找你,许多人有目共睹,若是我们死了,你绝对逃不了干系”

    其余众人也纷纷点头,忙不迭地开口附和道

    “没错,你若是敢对我们动手,就是与我们的势力同时为敌”

    “你已经得罪了慕族,应该要考虑清楚,是否还要得罪更多人”

    说到底青龙营本身,并非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由大大小小,许多的势力所构成。

    东炎天所来自的慕族,乃是青龙营之中,较为顶尖的一方势力,但并非是最强的那一个,也不是唯一的那一个。

    只有一个慕族对陈潇发难

    和青龙营中的诸多势力,一起对陈潇发难,完全是两个不同概念

    如果是前者,那倒也就罢了。

    可要是后者

    那绝对是天摇地动,连天神都要感到恐惧

    “你可要考虑清楚”

    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不由自主侃侃而谈,嬉笑道“放我们离去,慕族之事我们不会插手,如若不然,大半个青龙营之力,都会调动来追杀你”

    她相信陈潇是个明白人。

    哪种选择更明智,根本不用多思考,就可以做出选择。

    “放你们回去”

    陈潇呢喃低语,脸上笑意更盛“你们试图对我出手,还想要我放人离开你们倒是很有想法”

    几乎就在他露出笑容的瞬间,一道刺目的银光撕裂了虚空,将这些人的头颅齐齐斩落

    嗤嗤嗤

    各色的血液飞溅,好似喷泉一般,洒透了周遭空气。

    “熊岚尊上,还有什么事么”

    陈潇一挥衣袖,转过身来笑问道。

    刚刚赶来此地的熊岚,不由得心头一凛。

    他明明隐藏了气息,结果还是被陈潇一眼看破,似乎他这个真神的遁术,到了那个少年眼中,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陈小友无须戒备,本座只是担忧你有危险,才会特意赶来查看。”

    思及至此。

    熊岚连忙现身说道“既然小友没有问题,那本座便不多逗留了。”

    开什么天大玩笑

    谁知道陈潇有没有其他手段,还能再杀真神第二次

    他是好心赶过来救场,万一反而受到波及,那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多谢熊岚尊上。”

    陈潇也微笑着点头示意。

    旁人投之以桃,他必报之以李。

    这是陈潇的原则之一。

    而他的另外一条原则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还有谁想要试试看的”

    陈潇朗声笑道,声音传出十多里。

    突然

    他所散发的气息,出现了一刹那的衰落,好似浪潮的起伏,一转眼,又重新攀升至巅峰。

    暗中跟来的诸多身影,见此情形,不由得心头微微一动。

    “他的气血,又衰落了一次”

    “而且时间间隔,变得比刚才更短了”

    “果然,尽管他之前留了余力,但是一直杀到现在,也已是强弩之末,只不过凭借意志强撑,想要唬住所有的追兵”

    一道道神念在暗中碰撞交流。

    时间缓缓地流逝。

    陈潇也不着急,徐徐向前走去。

    他的速度并不快,但每一个步子,都显得极为工整,似乎是在调整状态,迎接接下来的苦战。

    某一刻。

    那道白色的背影,猛地摇晃了一下。

    全身气血,第三次衰落

    “小子,我来杀你”

    “这小子要坚持不住了,杀了他就能夺得秘密”

    锵锵

    这一刹那

    一连十多道气息,接二连三,从各个方向暴起

    而他们的目标无一例外

    全部都是前行中的陈潇

    “姓陈的小子,给我受死吧”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

    陈潇的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悠然的笑意。

    银色的神芒迸发,好似一道道剑光呼啸,穿梭天宇,撕裂虚空,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周身十里内,化作一片剑气的修罗场

    “啊”

    “他的实力怎么会”

    几名偷袭者当即惊骇惨叫。

    他们所有的攻击,不过一个照面,就被这些剑光撕碎,而后,无边剑光逆袭而至,将每一位偷袭者,全部都斩杀当场

    噗通

    噗通

    噗通

    陈潇还在一步步向前走去。

    可是在他的身后,一具又一具尸体,接二连三地坠落

    从第一个有人出手,到所有人尽数坠落,前后不过三个呼吸

    “还有谁想来试试看”

    陈潇咧了咧嘴,身躯微微一晃,浑身的气血,第四次衰落下来。

    他的脸色,更是变得惨白。

    只是这一次,四面八方一片寂静,没有人再敢出手。

    “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受重伤”

    一模一样的茫然,浮现在许多人心中。

    陈潇的气血,已经出现了四次衰落,按理说,这个时候就算站立,都已经很是勉强,更别提斩杀来敌了。

    偏偏从刚才到现在,这个魔鬼般的少年,已经砍瓜切菜般,屠杀了几十名偷袭者

    谁知道他们再冲上去,会不会再次遭到屠杀

    “这就没人了那真是可惜了。”

    陈潇微微笑着摇头,一步步向远处走去,消失在地平线的深处。

    “咳咳咳”

    不知走出了多远,周围再无一丝人烟。

    陈潇忽然弯下腰来是,剧烈地咳嗽起来,一丝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

    不仅如此,他处在巅峰的气血,再度落回谷底。

    并且这一次,一连多次冲击,都没能再攀上巅峰

    脸色更是惨白如金纸,仿佛只需要手指一戳,就能将其放倒在地

    “嘿嘿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能撑到现在”

    便在此时。

    一道阴恻恻的笑声,宛若阴影一般,突然贴上了陈潇后颈。

    “那些白痴恐怕绝对想不到只要再多跟随一会儿就能取得你的性命”

    “你恐怕也没想到。”

    陈潇突然间开口,令得这道身影,猛地顿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