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前所未有的之大变局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什么彻查朱雀营”

    “居然是那一位下达的命令”

    “不是说那一位,一直在闭死关,欲要成就天神么”

    不久之后,朱雀营沸腾。

    在传言之中,那一位闭生死关,已有近百年之久。

    甚至,已经有人在猜测,是否突破失败,一代万象境尊神,早就已经身死道消

    几乎没有人预料到

    那一位突然出关,更是在第一时间,就要彻查朱雀营上下

    “最近这些年来,朱雀营积弊无数,早已经日薄西山,哪怕是一些高层,也都是人心离散,胳膊肘偷偷向外拐”

    “那一位若想整顿朱雀营,恐怕遇到的阻力不会小”

    无数人都在议论纷纷。

    朱雀营的现状,几乎有目共睹。

    基本上,只要在归墟战场上,待过一两年时间,多少就能说出个大概。

    而在朱雀营的内部,很多高层也是心知肚明,有志于重振朱雀营的不少,可是更多的人,却只想着趁最后机会,在朱雀营里好好捞上一笔

    长此以往,焉能不恶性循环

    “就是不知道,那一位强势出手,会不会是朱雀营最后的回光返照”

    “如果真的是回光返照,那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到了下手的好时机”

    “群狼可噬虎,朱雀营一旦空门大开,就不会再有翻天之机”

    而此同时。

    北玄十九号战场边缘,陈潇徐徐地降落下来。

    宁汤舞浑身抖如筛糠,竟是蓦地昏死过去,下半身流淌出骚臭的尿液。

    鱼龙儿愣了好半天,才忽然啊的一声,忍不住追问道“陈潇你没有受伤吧”

    “受伤自然没有受”

    陈潇才刚摇了摇头,脸色突然变得惨白,身躯发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原本如天如渊的气势,也在此刻跌落至谷底。

    不过就在下一秒,他的气势重新恢复,面色变回了红润,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幕,仅仅只是一个错觉。

    “我自然没有受伤。”

    白衣少年轻笑道“不过这一次的任务,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复命了。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先回去处理一趟。”

    鱼龙儿等人,愣愣地点头。

    宁汤舞的惨状,他们并未多加关注。

    如果说在分部时,宁汤舞嚣张被教训,那他们或多或少,还会关照她一下。

    可是现在

    对比她先前的恶毒言语,现在当众吓昏吓尿,在他们看来,完全属于是咎由自取,心有多恶毒,下场就有多凄惨

    “说起来,我们还要多谢你。”

    鱼龙儿撩了撩发丝,感觉稍微放松了些。

    她冲着陈潇甜甜一笑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这些被派出来的,恐怕也要成为炮灰,牺牲在这一次任务中。”

    他们并不是战场上的新人。

    因而很快就明白过来

    如果陈潇的诸般遭遇,乃是有人设下的圈套,那么,为了避免任何意外,他们这些同行者的下场

    很可能就只有死亡

    毕竟,死人是不会透露秘密的。

    而陈潇强势反击,等于也救了他们一命

    “举手之劳而已。”

    陈潇又叮嘱了几句,而后才和熊岚真神一起,翩然远离了这片战场。

    “龙妹啊,别看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了拍鱼龙儿肩膀。

    他们都是多年好友,自然能够轻易看出,鱼龙儿此时的心思。

    “我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明白。”

    鱼龙儿点了点头,转而露出了笑容“但是我觉得,哪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可以尽力去追赶,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自己站得更高。”

    同一时间。

    北玄十九号战场内外。

    许多暗中关注的视线,顿时纷纷露出了恍然。

    “强势袭杀真神,这小子果然也受伤了”

    “我就说嘛,就算手段再多,越级击杀真神,怎么可能没损伤”

    “这小子刚才气息衰落,哪怕只有一瞬间,也说明他的伤势,实际上已经严重到了他快要控制不住气血的地步”

    数不清的议论,在悄然传递着。

    陈潇能够越级杀死真神,说明他身上有着大秘密。

    这样的秘密

    足以让许多人心动

    “如果他并没有受伤,无论他是什么修为,都相当于一尊真神,绝不可以轻易招惹,可要是受了重伤的话”

    暗地里,亦有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熊岚尊上,先前发生的事,还望你能保密。”

    飞行了一段距离后,陈潇和熊岚先后落地。

    陈潇转过头来,笑着开口道

    “毕竟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至于熊岚尊上的修行,可以试着寻找庚金之地,刺激自身的经脉,藉此来突破修为境界。”

    “你说什”

    上一刻,熊岚还有些纠结。

    毕竟,陈潇展现的能力,实在有些太危险。

    剥夺真神的力量为己用

    稍有不慎,便是一颗定时炸弹

    所以他很是犹豫,究竟是否要将这个秘密,上报给朱雀营的高层

    可陈潇的话一出口,熊岚真神不禁面色狂变。

    他卡在真一境中期巅峰,已足足有近千年之久,原以为再度突破无望,可是陈潇传音的内容,令得他突然间惊醒过来,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可能

    “以庚金之气刺激经脉,只要掌握好度的话,确实有不小的可能”

    “但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卡在了瓶颈上”

    “而且提出的办法,还有着极大可行性”

    望着陈潇离去的背影,熊岚真神倒抽一口凉气。

    一瞬间,他想到了太多可能。

    而陈潇的身影在他心目中,也不知不觉变得无比神秘

    “话又说回来,这小子刚才吐血了,需不需要跟上他”

    回忆起刚才陈潇咳血,熊岚再一次迟疑,不过很快,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小子如此运筹帷幄,连真神都算计了进去,刚才的咳血会不会也是假的”

    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小

    稍稍犹豫了一番,熊岚蓦地一咬牙,再一次追了上去。

    “如果是真的吐血,我也好帮他一把,如果是假的吐血,那我也可以安心了”

    没过多久。

    突然有厮杀声,传入熊岚耳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