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1章 真正的人心险恶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四尊真神,刚好来自四大阵营。

    在出现的瞬间,便齐齐下杀手围剿云崖,不留任何一丝余地

    哪怕四大营之间,有着再多的龃龉

    可至少在明面上,他们必须维护规则,对敢于违反之人,给予最为严厉的惩戒。

    那便是死亡

    在这一点上。

    即便是最强的青龙营,也不敢有太多的逾越。

    “云崖居然失败了”

    东炎天眯起了眼睛,望着陈潇的诸多化身,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

    凛冽的杀机,在他心头蔓延。

    站在四大营的立场上,他必须要向云崖真神出手,可同时,他同样担心云崖狗急跳墙,一口气将所有的真相捅出

    否则的话,青龙营的威望,很可能一落千丈

    “不行,不能让他说出真相”

    视线扫过一旁的陈潇,东炎天的双眸之中,迸发出恐怖的杀意。

    这股杀意,即是针对云崖,也是陈对陈潇

    “也要怪这小子,如果他没那么多事,能够乖乖地受死”

    越是思索,东炎天越感到憋闷,胸中的熊熊怒意,尽皆化为绝世杀招,道则横空,神力激荡,打得一片天宇都爆碎开来。

    要知道,这里可是归墟战场,空间骨架无比稳固。

    就算是巅峰半神,也难以毁坏空间。

    “贼人受死”

    四尊真神全力围攻,几乎是一瞬间功夫,就有神血洒落虚空,令云崖真神遭受可怖重创,几乎落入到了绝境之中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血云爆”

    脸色泛起一场血红,云崖真神正要再度催动秘法,忽然一口飞剑歪歪斜斜斩来,削中他的半边肩膀。

    这一击,几乎没有多少威力。

    甚至连飞剑本身,也是破破烂烂,在碰撞的瞬间,就碎裂成诸多残渣。

    偏偏这一剑的落点,刚好是血云爆秘法气血运转的关键节点

    关键节点遭受到干扰,引得云崖真神的气血,出现了一丝微弱浮动。

    如果是在平时,这一丝微弱浮动,不会有任何影响。

    可是现在

    这里是北玄十九号战场。

    云崖真神更是落入了四名同阶真神的围攻

    秘法的运转出现破绽,立刻被四尊真神捕捉到,一道道大神通横空,打得云崖真神滋滋飙血,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不知因此而断了多少根

    “该死啊居然又是你”

    云崖真神暴怒不已。

    会在这种时候出手的,除了陈潇还能有谁

    “本座今日便是舍弃这一身道行,也要将你这孽障诛杀在此啊”

    狰狞凌厉的嘶吼,传遍偌大的战场。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落入陷阱的云崖真神,竟是不顾周遭攻击,口中鲜血狂喷,头也不回,疯狂地向陈潇追杀而来

    实在是他对陈潇恨欲狂

    “东炎天休要拦我”

    东炎天正在犹豫,是否要出手拦截。

    一道凌厉的怒喝声,顺着神念波动,传入了他的耳中。

    “你若敢阻拦本座,青龙营的所有勾当,我必会在死前吐露”

    东炎天顿时心中一惊,手中爆发的神通,也跟着慢上了半拍。

    也即是这一刻,云崖真神杀至陈潇面前,狂暴的神力如海爆发,不惜一切代价,将上千尊化身尽皆扫灭

    不过,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的气息开始跌落。

    “嗬嗬嗬嗬嗬”

    下一瞬。

    四尊真神杀至,将云崖真神围杀

    轰嗡

    虚空仿佛炸开了,有惨烈的血气洒落,冥冥之中,有诡异的恸哭传出,那是有神陨落,天地大道与之共鸣,化作苍天泣血般的景象

    “有神陨落”

    “北玄十九号战场,居然有神陨落了”

    “那里不是神境禁入吗为何会出现神境陨落”

    第一时间,在许多相邻的战场上,好些神境存在瞬间警觉。

    有神殒事件发生

    “究竟是哪一尊神境陨落了”

    一道道宏大的神念扫荡,又彼此交流碰撞,很快,北玄十九号战场上,先前所发生的一切,便在各个战场上流传开。

    四星御火使陈潇

    化身千万,拦击真神

    “可惜啊这么一位人才,如果能成长起来,必能成为一代强者,可惜,终究还是太过自负,被发狂的云崖真神所杀”

    有武者了解到当时的局面,忍不住低声叹息起来。

    也有人在摇头道“话不能这么说,在那种局面下,任何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冲出重围,尽快逃出生天再说谁会想到一尊真神,不惜陨落在此,也要将此子灭杀掉只能说,他实在对那少年恨极”

    叹息、唏嘘、幸灾乐祸

    各种各样不同的思绪蔓延开。

    “东炎天”

    此时。

    北玄十九号战场上。

    朱雀营的震怒,一身气息狂炽,对东炎天怒目而视。

    “最后那一击,你为何不拦下”

    他看的明明白白,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东炎天迟疑闪避,那么,云崖真神绝不会有机会,冲到陈潇的面前

    东炎天黑着脸,冷冷说道“本座是来诛杀云崖,而不是来送死的面对云崖的绝杀一击,本座为何要硬接”

    他的视线扫过,稍稍松了口气,而后才冷笑道

    “更何况,此子的身死虽然可惜,但是真神交战的战场,他也敢参与进来,本身就是找死的举动”

    话说到这里,东炎天微微一顿,旋即又笑道

    “当然,对于此子的死亡,本座也感到很可惜。原本,本座都已做好打算,要给于他百万战功奖励,毕竟,能够以一己之力,牵制一尊真神的年轻人,放眼当世可没有几人。”

    朱雀营的真神脸色更难看了。

    是啊,这样的杰出人物,多少年才有一个

    却偏偏不明不白地死在他面前

    尤其是东炎天,明显是故意放水,才造成陈潇身死

    现在却是这样的态度,让他恨不得当场暴起

    “百万战功哼说得倒是好听。”

    白虎营的真神,关系与朱雀营较近,闻言不由得嗤笑“东道友倒是打得好算盘,人都已经死了,别说是百万战功了,就算是千万战功,你也是随便吹啊。”

    东炎天并不动怒,而是老神在在笑道

    “那只能说,此子无福消受了。”

    一时间,朱雀营的真神,脸色黑如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