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神殒事件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的反应,让云崖真神等人,只感觉无边荒谬。

    他们这么多的顶尖半神,甚至还有一尊真神出手,将陈潇堵死在这里,就是为了断绝一切生路。

    不仅如此,他们还故意道出了真相,告知陈潇注定的命运,以此来打击他的道心,试图让这个少年彻底崩溃

    偏偏

    陈潇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你就不害怕”

    “害怕为什么要害怕”

    陈潇不禁摇头失笑,悠然道“要不了多久,你们都会死在这里,诛杀冰麟族多位半神,还有一名真一神境想必也能换来不少战功吧”

    虽然说,云崖真神乃是散修,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

    但是,既然已经参与到,对朱雀营的阴谋中,那他就是朱雀营之敌,若能将其击杀,自然就能获得战功。

    “战功”

    云崖真神等人纷纷愕然。

    他们抱着戏谑的心态,等着看陈潇惶恐模样

    结果这小子倒好。

    非但没有丝毫畏惧之情,反倒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说要把他们全部诛杀在此

    “这可是本座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云崖真神嗤笑一声,双掌之中道则迸发,翻云覆雨,天地动荡,无边无际的云气喷薄,远远看去,简直像是天漏一般,狂暴无边的神能,向着陈潇倾泻而下

    轰轰轰轰轰

    真神终究是真神。

    哪怕云崖真神本身,并不擅长于战斗,可催动道则的一击,依旧堪称惊天动地

    “小子,本座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气,敢于说出这种话”

    “狂妄,真是太狂妄了”

    冰麟族的诸位半神,此时俱在摇头不已。

    在他们看来

    陈潇先前的言语太过愚蠢。

    除了激怒云崖真神,就没有任何的好处

    “啧啧啧,身怀四大天火,如果不陨落,未来的成就,注定要光耀一世,只可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那位冰麟族的队长,一脸可惜地嗤笑道“尊上,时间不多了,还请尽快除掉此子,我等会替您压阵。”

    他们这些人来此,是为了封锁战场,避免陈潇逃脱,又或者有无心之人,意外看到战场真相。

    而只要解决了陈潇,再加上他们故意误导,所有的屎盆子,都要扣到朱雀营头上

    “冰华。”

    却在此时,陈潇忽的开口。

    冰麟族的队长不由一愣,陈潇口中喊出的冰华,赫然是他的本名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

    “你要死了。”

    陈潇淡淡一笑道。

    冰华正要发出嗤笑,突然间手足冰冷,只见一道凛冽的光,充盈着无尽锋芒,突然从背后将他贯穿

    “什么”

    冰华艰难地转过头去,只见一名冰麟族人,一手贴在他的后心,掌心喷薄出恐怖神芒

    这一次突然反水,顿时令得其余人,纷纷陷入了呆滞。

    “冰斓你竟敢噗哇”

    冰华才刚开口呵斥,他身后的冰斓,手起掌落,再度盖在他后心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幕。

    要知道。

    冰斓在冰麟族内部,和冰华关系颇为不错,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同来战场。

    甚至,冰华都将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地交给冰斓

    “冰斓”

    此时,这个“冰斓”才徐徐开口,而一旁陈潇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

    “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什么你们居然”

    在这个瞬间,诸位冰麟族半神,不由自主,只感觉毛骨悚然。

    “冰斓”和陈潇的声音,仿佛重合到了一起,就连相差甚远的体型,也隐隐有了相似之感

    他们哪里还看不出

    在背后偷袭冰华的冰斓,分明和陈潇是同一个人

    原本他们所认识的冰斓,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完全调了个包

    “究竟是什么时候”

    “死亡,可以解答你的疑惑。”

    陈潇开口的同时,他的这一具虚空化身,猛地膨胀自毁,炸裂成无数的碎片,一道道空间利刃激射,几乎将冰华打成筛子

    “贼子,休要行凶”

    直至此刻。

    愣神的云崖真神,才在暴怒中杀来。

    “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本座的面,还敢行凶杀人今日留你不得”

    一种莫名的预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这个白衣少年实在是太镇定了。

    面对一位真神的压制,他仍旧敢侃侃而谈,甚至当面下杀手,欲要将冰华诛杀当场

    更何况,情报中陈潇的修为,不过元神境巅峰而已,连神桥都没有铸成,所修炼的身外化身,居然能瞒过在场众人,甚至偷袭重创于冰华

    “不管你有什么手段,都注定要埋骨于此”

    “云崖真神。”

    就在此时,陈潇目光扫来,冲着他咧了咧嘴,笑道“你见过神殒事件吗”

    “神殒事件”

    云崖真神微微一愣。

    但手上攻击却丝毫不慢,不留任何余地,道则与神力剧烈震荡,将那道白衣的身影,自上而下彻底磨灭成灰

    “我当你有什么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见陈潇从肉身到元神都化为劫灰,云崖真神才终于长松了一口气。

    神殒事件

    指的可不就是神境的陨落

    在归墟战场上,神殒事件虽然不常见,可也时有发生,只不过,云崖真神并不认为,自己会遇上那一天。

    “差不多了,是时候离去了。”

    他的目光看向冰麟族半神,挥手破开虚空,笑着道“再耽搁下去,四大阵营的真神,就要赶过来了,现在离去正好。”

    然而紧接着,云崖真神面色微变。

    “虚空居然被封锁了”

    通常情况下。

    除非是归墟战场上,一些特殊的禁区绝地,否则在大多数区域,破开虚空并不困难。

    可是刚才他的这一击

    仅仅令得虚空微颤,距离彻底撕裂虚空,还有着一长段距离

    “糟糕,是陷阱”

    下一瞬间。

    云崖真神猛地回神。

    他再也顾不上收敛修为,道则、神力、神通,如同地底火山喷发一般,狂暴的云气冲向天虚,仿佛能够将一切同化

    只不过

    一只巨大无比的脚掌,从天空中踩落下来,将这一击生生镇压碎灭。

    而后,陈潇的面孔,出现在天穹上,遮天蔽日,占据了整片天空

    “云崖真神。”

    “你该上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