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撕裂战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不要说元神三境的武者,就算只是开轮境、神通境的武者,也早已经无惧寻常严寒。

    但是,冰麟族的天赋神通,所制造出的寒流,并非只是单纯的低温。

    除了改变天地环境,制造大量冰雪外

    更多时候针对的乃是灵魂

    肉身上的寒冷,还可以靠意志坚持。

    可灵魂上的冻结,却会令人感知变弱、反应变慢

    在这生死拼杀的战场上,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走神,都足以成为致命的破绽

    事实上。

    自从冰麟族到来后,朱雀营在北玄十九战场上,战损猛增了五成之多

    “该死”

    “这个冰麟族的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能让他为所欲为,便由我来取他性命”

    一名赤着上身的中年汉子,修为高达桥天境巅峰,此时不顾敌人的阻击,生生以后背硬扛下一击,口中疯狂咳血的同时,凌厉无比地向陈潇杀来

    无论这个冰麟族是从哪里冒出来

    他心中都只清楚一点,每多出一名冰麟族,朱雀营又会有诸多好手,因此而丧命敌营之手

    “冰麟族贼子受死”

    “来得好”

    然而,陈潇哈哈大笑。

    他突然身躯一摇,一片银色的辉光,覆盖了他的身体。

    旋即,银辉迅速收敛于无形,可在其他人的眼中,这个诡异的冰麟族,正在向着他们看过来

    似乎无论他们在什么方位,面对的永远是对方的正面,一人而千面,永远无人能从背后偷袭他

    “一念化万界”

    虚空大神通一出,陈潇手起掌落,一道恐怖的寒光打出,直奔中年汉子而去。

    同时,朱雀营的诸多武者,几乎个个气机感应,仿佛看到一尊高大的冰麟族,掌控着恐怖的寒气,冷冽彻骨,向着自己发动绝杀一击

    “拦住他”

    “这是哪来的怪胎冰麟族”

    朱雀营的高手,纷纷脸色大变。

    反观玄武营方面,一个个不惊反喜,在一瞬间,许多人战意猛增

    “哈哈哈朱雀营的垃圾,给我们受死吧”

    “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的,朱雀营注定要成为历史”

    包括半空中的中年汉子,同样在这一刻神色陡变。

    “什么”

    陈潇的神通太快了。

    上一刻,还远在数里之外。

    下一瞬。

    就已来到近前,击中他的心脏

    “啊”

    中年汉子再度猛烈咳血。

    正想要发狂追击,忽然他眼睛一瞪,满眼的不敢置信。

    那一道看似恐怖的寒冰神光

    在命中的一刹,就侵入了他体内,像是有着生命般,将体内的淤血,一口气震出体外

    这才是他口喷鲜血的原因。

    乍一看惨烈无比,可实际上,喷出去的都是淤血。

    并且,在全部吐干净之后,反而更加精气通畅,法力流转再无迟滞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方常兴满脸错愕地瞪眼。

    那个冰麟族轰来的寒气,不仅震散了他的淤血,更是在他体内游走,令得先前战斗中的伤势,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如果不是有切身感受,方常兴差点就要以为,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

    那可是来自冰麟族的强敌啊

    怎么对方一巴掌拍过来,他不但什么事都没有,反而还恢复了部分伤势

    “难不成说”

    方常兴放出神念,直追那道身影而去。

    不出他的意料。

    遭受到陈潇的攻击的,均是朱雀营一方的武者,但是,却没有人真正丧命,反而有许多的武者,接连流露出震撼的神色

    “这个冰麟族是友非敌”

    尽管并不知道理由,但并不妨碍方常兴,在这时候做出判断。

    就在此时,大笑声传来。

    “方常兴,受了我这一掌,你撑不了多久了”

    那是刚才给了方常兴背后一击的玄武营强者。

    修为与他相差仿佛,同样是一尊巅峰半神。

    此时,他见到方常兴停滞,只以为自己的攻击,已经令其身受重创,不由得大喜过望,当场爆发猛攻杀来

    “你便给我受死吧”

    这尊玄武营半神哈哈大笑。

    可就在下一刻,方常兴的气息,勃然攀升一个等级。

    “该死的人应该是你”

    嗤嗤嗤

    拳芒震天

    这一刹那。

    半神之血,横洒长空

    “一切都很正常。”

    陈潇面色沉凝,游走于战场之间。

    像是一口无双的利刃,生生将战场撕裂开来

    对旁人来说,危险万分的区域,他却如入无人之境,肆意地穿梭各方

    “难不成说,只是我多虑了”

    陈潇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一路走来,他并未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

    似乎北玄十九号战场,一切都照旧如常

    “嗯不对”

    突然,陈潇眸光一凝。

    他的目光如炬,烛照洞察天地,顷刻间,落在战场的一角。

    那是一名元神武者,隶属于朱雀营一方,在偌大的战场上,显得格外不起眼。

    偏偏,他却仿佛如鱼得水,屡屡避开战场的杀机,就连顶尖半神的战斗余波,都未能损伤到他分毫

    “有点意思,既没有特殊的天赋,也没有施展神通,似乎仅靠着经验,就能躲避一切攻击。”

    陈潇眼前微微一亮。

    更重要的是

    冰麟族的攻击,看似铺天盖地,可实际上,却有一片小小的真空,刚好避开了此人,让他自始至终,都不受冰麟族的影响

    “找到人了。”

    下一刻。

    陈潇的身形再度出现,来到战场的边缘位置。

    见到他的出现,鱼龙儿等人惊呼“你怎么会”

    他们分明看到,陈潇化身的冰麟族,此时仍旧在战场上。

    那么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又究竟是什么人

    “一具身外化身而已。”

    陈潇淡淡一笑,道“趁着我在战场上,吸引双方的注意力,该到了御火使登场的时候了。”

    除了昏迷中的宁汤舞,其余的四名御火使,在短暂的迟疑后,立刻纷纷答应了下来。

    他们能在战场上,一直生存到今天,本身的果决,也绝对不容小觑。

    “陈潇,这一次,我们听你的”

    “究竟如何行动,就由你来指挥”

    四人纷纷低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