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天降流星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啊”

    虽然早就有所预料。

    可当听到陈潇的话,众人还是格外震惊。

    “这么惨的吗”

    “那个东炎天真神,起码活了几万年,和这种老怪物交易,任何人都得小心翼翼,那些白痴如此鲁莽,又怎么可能不被坑”

    陈潇摇了摇头笑道。

    对于九霄神子这些人,他没有丝毫的同情。

    没有出手将其格杀,已经是看在所有人,都是来自神武的份上。

    同情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么说来的话,未央他们去了青龙营岂不是有可能,连一般成员都不如”

    妹妹弄月闻言一阵咂舌。

    经过先前一战,他们多少认识到,自身天赋或许很强,但在归墟战场上,还有着更强的存在

    在这样的前提下,且不提背叛之事,往往令人不齿,光是今天的失利,就足以让真神迁怒,使得他们在青龙营中,从此以后步履维艰

    “不过,没什么好同情的。”

    司徒凌淡淡开口“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罢了。”

    众人心神顿时微凛。

    如果今天,并没有陈潇在场,又或者陈潇的修为,真的只是元神境,恐怕他们这么多人,都要和朱雀营一起,覆灭在这片土地上。

    “不过也好。”

    见他们神色各异,陈潇笑着说道“虽然属于意料之外,但刚好是一次筛选。”

    听闻此言,众人纷纷眼前一亮。

    “难道说”

    “这是在杀戮诀之后,我教给你们的第二课。”

    陈潇扬手一招,顿时有禁制降临,笼罩了四方虚空,隔绝了外界一切。

    不远处的木屋后,南明永脸色一黑。

    “这小子神神秘秘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更令他有些震惊的是,陈潇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就隔断了他的感知,要知道,他可是真一神境,神念得到空前强化,可那几层薄薄的禁制,却始终无法将其穿透

    当然。

    如果他使用暴力的话,自然可以轻松破除掉。

    只是那样一来,陈潇必然有所察觉,不可能再多说什么。

    “到底是要说什么事”

    老人抓耳挠腮,心痒无比。

    同一时间,陈潇轻笑道,一步踏上虚空,某种玄奥的波动,在他体外扩散开。

    “这第二课便叫做”

    “造化境”

    众天骄不禁茫然呆滞。

    造化境,是个什么境界

    即便以他们的出身,也从来不曾听说过

    “造化境武者,不修神桥,以自身之力,夺天造化,铸就最强神道之路”

    可就是下一句话,让得众人神色大变。

    不修神桥,夺天造化

    最强神道之路

    这一个又一个词汇,好像重磅炸弹般,砸得他们晕头转向。

    “不修神桥,夺天造化等等”

    反复念叨了几遍,马神通忽然脸色微变,不敢置信地脱口道“难道说,先前那尊真神,认为陈师是元神境,完全是因为”

    其他人也回想了起来。

    百位天骄之中,为何会有那么多人,当场脱离朱雀营

    除了有一部分人,一开始就与陈潇,有着不小嫌隙外,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那位东炎天真神,当众点出陈潇的修为。

    连神桥都没有铸成

    哪怕是真神级数,也一样会有神桥,陈潇没有神桥,自然只会是元神境。

    虽说事后想来,有许多蹊跷之处,也有人怀疑,是陈潇用特殊手段,遮掩了神桥的波动,却从没有料想到过

    陈潇真的没有神桥

    但是,他并非没有修成神桥,而是超越了神桥境,修成了一个更超凡的境界

    “造化境,夺天地之造化,反哺肉身元神,这才是最强的证神之路”

    这一课。

    对于诸位天骄而言,可谓毕生难忘

    陈潇深入浅出,传道授业,给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这才是道”

    “去青龙营的家伙,他们一定会后悔”

    众人纷纷振奋起来。

    背井离乡的茫然,此时终于一扫而空。

    毫无疑问。

    陈潇给他们指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

    “接下来,就该看看效果了。”

    不远处,陈潇眸子微眯,露出一丝笑意。

    传授造化境的修行法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对于已经修成神桥的武者来说,废掉神桥,重修造化境,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并且,废掉神桥的风险极高,为了避免魔族降临时,神武大陆陷入虚弱,陈潇才没有大规模传授。

    现今为止,最佳的选择便是

    选拔最强的元神境天骄,然后由陈潇亲自训练授业,使他们进军半神的境界

    这才是猎魔小队的真正由来。

    神武大陆。

    就在这一日。

    有莫名的波动,突然扫过了天空,紧接着,许多强者感应到

    “虚空被撕裂了”

    就仿佛整个世界,被一股恐怖外力,生生剖开一个豁口

    而后,前所未见的流星雨降临。

    “这是不祥之兆啊”

    南疆巫神塔,大先知颤颤巍巍起身。

    比起数年之前,这位老人的模样,明显更加苍老了。

    事实上。

    大先知明显感觉到,最近越发力不从心,似乎身体的机能,已经渐渐到了极限。

    一次又一次窥探天机,使得他反噬不轻,寿元也因此而大减

    “按理说,先前的那一次危机,已经彻底解除了,为何如今又”

    大先知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颤颤巍巍地转身,一名俊逸的青年,正立在他的身后,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青年是一年前,大先知无意间,收下的关门弟子。

    这是一个难得的天演师好苗子。

    “师尊,您的身体”他轻声开口问道。

    “为师的身体不要紧,我交代你的任务,现在完成得如何了”

    “回禀师尊。”

    青年连忙低头抱拳道“经过这一个月的调查,能够找到的魔种,基本上已经排查完毕,该杀的杀,该囚禁的囚禁,就算还有一些漏过了,恐怕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师徒二人并没有注意到。

    一颗幽暗无比的流星,慢吞吞地划破天空,然后

    撞在了巫神塔的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