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天火焚苍穹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不可能”

    几乎就在第一时间。

    东炎天悚然暴起,神力大河贯空,穿透了业火烘炉,要将烈山龙救下。

    身怀两大天火,即便在青龙营中,烈山龙的来历,也一样极为惊人。

    这一次的行动

    一方面,是为了针对朱雀营。

    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烈山龙刷战功

    哪怕是东炎天都不曾想到

    陈潇居然拥有四大天火

    两种天火面对一种天火,就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

    那么四种天火对阵两种天火呢

    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

    “给本座住手”东炎天神力狂暴,欲要半路截击陈潇。

    青龙营来了这么多人,无论是谁都可以死,唯独烈山龙决不能死。

    烈山龙的来历太大,如果身死在这里,就算他身为真神,也绝对没有好下场

    “东炎天,休想干扰赌斗”

    然而,朱雀营的南明永,也在同一时间暴起,周身腾起白色火焰,横贯长空,将东炎天的神通撕裂

    他又怎么可能让东炎天得逞

    此时此刻。

    这个老人的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不仅拥有天火,而且还是整整四种”

    “是老夫看走眼了,这小子的到来,或许真的能够让朱雀营出现转机”

    “老匹夫你敢挡本座的路”

    东炎天眸中泛起杀意。

    他身后的青龙卷动,通体由法则符文构成,突然间一爪抓来,竟是不管不顾,欲要再一次出手,不惜违反灵王盟约,也要干扰这场赌斗

    “挡你的路又如何”

    南明永哼了一声,毫无惧色,畅快地大笑“东炎天,你擅自干扰赌斗,就算是告到灵王那里,也是我朱雀营占理”

    “南明永,你可不要忘记了这小子他姓烈山”

    “烈山等等,烈山氏”

    南明永脸色微变。

    只是转念一想,他又猛地咬牙,面色冷厉喝道“烈山氏又如何莫非烈山氏的人,来了归墟战场,就可以随便破坏规则老夫今天就在这里,看看谁敢破坏规则”

    “你”

    东炎天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平心而论。

    他和南明永的实力,胜负差不多五五开。

    顶多他年纪较轻,在战斗的持久力上,要比南明永,更加胜出一筹。

    可要是南明永发了狠,拼了老命要拦截,就算是他,一时半会儿之间,也不可能冲破封锁线

    “不可能这不可能”

    也就是在这时候。

    烈山龙厉声惨叫,四大天火之威,何其汹涌而炽烈

    还不等他提起防御,高悬于头顶的天火印记,就已在恐怖压力下,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而后。

    咔嚓

    两枚印记纷纷破碎,紧接着,烈山龙的体内,也开始腾起火光,那是天火源印破碎后,两种天火失去掌控,要从他体内脱离出去

    如此一来。

    内有天火,外有业火。

    就在一瞬间,令得烈山龙,陷入到绝境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

    旋即,烈山龙的脸上,流露出了绝望。

    因为

    陈潇已经逼近了过来。

    元始天书全力运转,一股恐怖的吸撤之力,凭空将烈山龙笼罩了。

    “元始天书,给我吞了”

    陈潇心头暴喝,全身法力沸腾,无数的法则符文翻飞,更有造化之力镇压,化作无形的大网,将两团天火拘禁过来

    要知道

    陈潇真正看中的,不是天火本身的威能。

    而是每一种天火背后,所对应的那种天火印记

    根据他此前的推测。

    每一枚天火印记,有不小的可能,都是天火大道的一部分。

    那么,若是搜集到所有天火,将会像之前的虚空本源印记、生死本源印记一样,凝聚出一枚天火本源印记

    “你该死啊”

    这个举动,令得烈山龙,当即遭受重创。

    他剧烈地咳着鲜血,双目之中布满血丝,神色狰狞,死死地盯着陈潇。

    偏偏他无能无力

    “是谁”

    忽然,一道古老的意志,从两团天火中苏醒。

    这意志极为古老,沧桑中带着愤怒,震响这片天地“无论你是什么人,胆敢夺烈山氏天火,上天入地,你都必死无疑”

    同一时间。

    原本飘向陈潇的天火,蓦然间停止下来,随即,居然再度向后飘去,即将重回烈山龙之手。

    烈山龙顿时大喜过望“老祖此獠太过嚣张,欲要夺我天火”

    “到我手里的东西,还想就这么飞走”

    陈潇也发狠了,正要施展更多手段,胸前一页银色天书,蓦然前泛起了微光。

    仙器银色天书

    “嗯”

    陈潇微微一愣。

    旋即便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吸力,蓦然大了千百倍

    这一次。

    那道古老的意志被震散。

    两团天火易主,没入陈潇体内

    银色天书忽明忽暗,一枚残缺的符文,徐徐浮现在天数上。

    “我的预想果然是正确的一枚残缺的天火本源印记”

    见到这一幕,陈潇心头微喜。

    银色天书有反应,证明了他的预测,完全是正确的

    “不”

    烈山龙满脸绝望,看着周围业火卷至,下一瞬,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业火席卷而至,将他焚成灰烬。

    寂静

    四面八方,无边寂静。

    “咕嘟”

    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有人吞了口唾沫,眼眸瞪得滚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烈山龙师兄就这么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

    “这小子怎么会有四种天火这么多的天火,就算是真神,也不可能拥有吧”

    “烈山龙师兄身死,这是要出大事啊”

    业火烘炉中。

    陈潇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焚身灭魂的火焰,好似没有温度般,对他不起任何效果。

    “好了,还有其他人,想要继续么”

    这个少年背着双手,面色犹似古井般,不起丝毫的波澜。

    并且,他的声音也很平静,只是落在众人耳中,却如同恶魔在低语,一盆冷水浇落下来,浇得青龙营的众人,一阵心寒的透心凉

    “没有的话,这场赌斗,到此为止。”

    一时间。

    面对陈潇的话语,四面八方鸦雀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