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画地为牢囚苍生!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怎么可能”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画无论是青衫客师兄,又或者我们这些人,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一幅画中”

    震惊

    呆滞

    骇然

    待到陈潇抓住画轴,山门前的九霄弟子,才终于从震撼之中,前前后后回过神来。

    霎时间,喧嚣的浪潮席卷,充塞了偌大的山门

    “不可能这不可能”

    “青衫客师兄出手,一画成天地,结果到头来,反倒落入了对方画中”

    要知道。

    青衫客虽非圣地神子,但由于年岁更长,手段更加奇异非凡。

    或许,并不擅长正面战斗,可在眼下的局面中,用来对付陈潇,给这个狂妄少年以下马威,绝对是再适合不过

    完全没有人料到

    青衫客竟会在画道上,直接被陈潇摆了一道

    一直到这个时候,许多九霄弟子还能够看到,变得扁扁平平的青衫客,仍在陈潇手上的画卷里,不断地发足狂奔,时而左冲右突,试图冲破这幅画卷世界

    只是,所有的努力,全都失败了。

    忽然,众人尽皆看到

    这位青衫的师兄,身躯摇摇晃晃,垂头丧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青衫客师兄”

    有人在失声高喊。

    可惜,他们发出的声音,无法传入画卷中。

    “没想到道友在画道上,居然也有这般造诣。”

    就在陈潇身旁,空圣杰睁开眼,略带赞叹说道。

    陈潇微微笑道“略有涉足而已,算不上是精通。”

    以他前世今生的经历,还有帝级的眼界见识,寻常的神通在他眼中,几乎不会有任何秘密。

    哪怕只是看上几眼,也足以碾压太多人。

    早在登临九霄圣地山门的一刻,他就察觉到了青衫客的神通,并且,瞬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所以,才会有了眼下这一幕。

    “道友有数便好。”

    空圣杰无所谓地点点头“我观道友所修,似乎涉猎颇杂,在神境之前,或许能够增强实力,但想要问鼎神境,最好还是要有所割舍,否则,只会平白蹉跎了时光。”

    陈潇闻言,忍不住笑了。

    他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提醒。不过,虽然在外人看来,我之所修颇杂,可实际上,自始至终,我走的都只有一条道路罢了。”

    那便是元始大道

    无论是刀道和剑道,亦或是佛道、魔道、画道等等

    都只是元始大道的衍生。

    本质上,只是陈潇以元始之力,在模拟这些大道罢了。

    “哦”

    这一回,空圣杰的面孔上,露出了一抹惊容“道友的道路,居然如此神奇如此看来”

    他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声厉喝,自山门的深处炸响。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道灿烂无比的神桥,仿佛自九霄天外而来,横跨了苍穹与大地,浩浩荡荡,如能荡平乾坤浩宇,直达陈潇的面前

    在场的许多弟子,只感觉呼吸压抑,仿佛连心脏,也跟着停止跳动

    “是神子”

    “神子殿下来了”

    旋即,几名弟子狂喜惊呼。

    下一刻。

    一道高大伟岸的元神,屹立在神桥的彼端,双瞳之中无边冷漠,激荡出亿万道神光

    “陈道友,把青山师兄留下。”

    陈潇抬起头,望向这道身影,淡笑道“原来是极品神桥,难怪口气这么惊人。”

    “嗯”

    浩瀚的神桥上,九霄神子皱眉。

    陈潇的反应,有些超乎他的意料。

    按理说,他先声夺人出手,极品神桥镇压天地,又屹立于圣地之中,得到圣地山门的加持,就算无法压垮陈潇,也足以让他陷入被动。

    圣地圣地

    可不仅仅是一片建筑物那么简单。

    九霄圣地,位于九重天外。

    诸多强者,常年采集苍穹之气,炼就一方不朽的祖基。

    祖基并非是场域法阵,而更像是以惊天手段,逆改一方苍穹山河,使其成为山门的根基

    任何九霄圣地的弟子,深处圣地山门之时,自然而然,就会得到祖基的加持,只要祖基不灭,圣地就绝对不会覆灭

    “怎么回事”

    话虽如此。

    九霄神子眉头蹙起,依旧凝视着陈潇,淡淡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你胜过了青衫客师兄,也没必要赶尽杀绝,现在便把人放了吧。”

    “放人”

    陈潇眉毛一扬,摇了摇头,失笑道“你们二话不说,上来便对陈某下手。现在,又不给任何解释,就想要陈某放人”

    话到这里,白衣少年的神色,猛然间凌厉起来。

    “你们倒是很有想法”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霎时间。

    九霄神子的脸色,猛然阴沉了下来,也不再多说,双臂猛然一震,一枚又一枚眼瞳,从虚空之中显化。

    他的双瞳之中,更有恐怖的光束,烛照天地,密集的符文翻飞,横扫天地八方

    这是九灵神霄天眼之威

    只不过,寻常的九霄圣地弟子,顶多将自己的双眼,炼成九灵神霄之瞳。

    而九霄神子的成就,不仅仅局限于双眼,更是将这门瞳术,炼成了一口口神兵,在刹那间同时爆发。

    远远看去,宛若九天星斗坠落,要将这片大地凿穿

    轰轰轰轰轰

    在这一刻。

    有无数爆炸发生,一瞬间地动山摇,撕裂苍穹,空间有伤

    狂暴的攻击,直接将陈潇淹没

    自始至终,这个白衣少年,都没有躲避开。

    “哈哈哈”

    九霄神子忍不住大笑,流露出浓浓的轻蔑“不要怪本神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命不好,本神子才刚出关,你就自愿冲上来,成为本神子崛起的基石”

    得意而傲然的笑声,像是化作了无尽声浪,穿梭在天地虚空之间。

    与此同时。

    所有九霄弟子屏住了呼吸。

    只见那个白衣少年,抬手轻轻一甩,又是一卷山河图,印着九霄圣地的轮廓,落入陈潇的另一只手。

    而在这第二幅画卷中

    狂放肆意的九霄神子,正在不断的狂轰乱炸

    “究竟是什么时候”

    一名弟子直冒冷汗,连站都要站不稳了。

    陈潇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竟然以画道神通,绘制了第二幅画卷。

    自始至终,九霄神子就被困在画卷中,从来都没有挣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