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他从云中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被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用区区一封拜山帖,镇压山门长达一个时辰。

    对于九霄圣地的许多弟子而言

    这都是前所未有的耻辱

    此辱不雪,愧为九霄弟子

    “啧啧啧,听说神子已经出关,要为百里紫嫣师姐,讨回一个公道”

    “什么神子殿下出关了”

    有弟子震撼万分。

    和南宫曦不同,九霄圣地的神子,早已闭关多年。

    有传言称,九霄圣地的神子,进入了一方禁地,在其中拼杀磨炼,以求铸就无上神桥

    “如此说来的话”

    一名弟子恍然惊觉,一连后退数步,呆然呢喃道“神子殿下出关,便意味着他已经”

    另外那人傲然一笑,道“没错,神子殿下,已经铸就神桥,并且,还达到了极品层次”

    神品神桥

    话一出口。

    许多九霄弟子,纷纷精神一震。

    正如武者的法相、元丹、金丹,划分为九至一品,并且在一品之上,还有神品层次。

    武者的武道神桥,同样也有强弱划分。

    只不过,没有元丹金丹境界,划分得那么清晰,通常而言,只有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大层次。

    下品神桥,意味着武者的潜力,基本止步于神桥境。

    铸成了中品神桥,则有不小的可能,成就桥天境半神。

    而若是上品神桥,则说明这名武者,有着成为镇教级的潜力。

    至于极品神桥

    “这么说来,无论是神子殿下,亦或是圣女殿下,全都有着成神之资”

    “说不定有那么一天,九霄圣地一门三神,超越其余两大圣地,成为神武大陆的霸主”

    许多九霄弟子尽皆激动万分。

    仅仅是想一想,那都是一个让人,无比向往的未来

    “最先出手的人是谁”

    有弟子悄声问道。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纷纷落在场中。

    那是一名青衫客,风流而倜傥,此时席地而坐,身前是一幅画卷。

    众目睽睽之下,青衫客迅速挥毫泼墨,现场作画,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图,转瞬间跃然纸上,更是隐隐透出虚空,将一方天地都取代了

    “这位是青衫客师兄”

    “据说,青衫客师兄,不修瞳术,不修剑道,走的是极为罕见的画道”

    “一画一天地,画中有方圆,青衫客师兄的敌人,都会被拖入画中,除非破解画道神通,否则,就会被活活累死在其中”

    众人正在议论纷纷。

    突然,场中的青衫客,双目圆睁,扬手一招。

    他手中的画卷飞出,越飞越高,就仿佛是一张天图,在天际华光大绽,将九霄圣地的山门,彻底地遮断笼罩

    “那个陈潇他来了”

    紧接着,有人低语道。

    果不其然。

    就在下一秒,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气氛猛然间变化了。

    一道白衣猎猎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虚空尽头,步罡踏斗,山门外的云层,齐齐产生了感应,接二连三,向着四面八方退去。

    踏虚而立,开云见天

    “这小子来了”

    “哼,果然够会装逼,不过,他还是太自大了”

    “在他走进云层的一刹,青衫客师兄的神通,就已经将他笼罩进去”

    就在众人眼皮底下,九霄圣地山门之外,骤然之间风起云涌

    漫天的云雾变幻不休,宛如将空间分割成无数,将陈潇和山门间的距离,无限地延长与拉伸开来。

    似乎无论怎么前进,他和山门间的距离,永远没有任何变化。

    此时,青衫客起身,头也不回,向山门中走去。

    “他已落入我的山水图,只要不擅自乱闯,便不会有性命之忧,只不过,会被困住七日时间罢了。”

    听闻青衫客的话,众人顿时精神大振。

    尽管画道神通,看似不如武道神通,拥有强大的杀伤力。

    可是画道神通,要更加神奇玄奥,挥毫泼墨之间,困敌杀敌于无形,堪称是仙家手段

    “啧啧啧,虽然是九灵真神老祖,邀请此子前来圣地,但如果,他连山门都进不了,那就是丢他自己的脸”

    “要是连门都进不来,他还有什么脸拜山”

    “青衫客师兄,不动刀剑,不起兵卒,就将此子解决,不愧为九霄十杰之一”

    青衫客,九霄圣地十杰,排名第七

    做完了这一切,青衫客依旧面色淡然,种种赞美声,不断从各处传来,他视若无睹,缓步向着住处走去。

    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个白衣少年,注定要颜面尽失。

    “嗯”

    忽然间。

    青衫客眉头微皱。

    明明他已经走出数十丈,可与远处殿堂的距离,似乎还是那么远,没有缩短哪怕一丝一毫

    “怎么回事”

    青衫客的面色微微变化。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让他骤然间,生出了不妙的预感。

    “难道说”

    第一次,青衫客催动法力,脚下有墨光浮现,脚踏神笔,速度在一瞬间,飙升到了极限

    然而

    白云苍狗,天地变幻。

    待他重新凝神时,依旧站立在原地,山河不变,天地不易

    “这这这”

    青衫客身躯摇晃,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他刚才奔行的距离,足足有数十里之遥,可是一停下来,又重新回到了原地。

    他像是被困进了一幅画中,任由他如何狂奔飞行,都跳不出这幅画的范畴

    “不可能这不可能”

    “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还有人,拥有超越我的画道造诣”

    青衫客满脸呆滞的失声道。

    而在外界。

    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只见那位青衫客师兄,好似突然间着了魔一般,时而打圈狂奔,时而抱头恸哭,让人只觉头皮发麻

    “青衫客师兄醒一醒醒一醒”

    只是无论如何呼唤,青衫客都一无所觉,依旧在那里着魔狂奔

    就在此时,众人眼前忽的一花。

    狂奔中的青衫客,身形渐渐变得扁平,一幅无形的画卷,徐徐从虚空中浮现,而后卷成一轴,落入一名白衣少年之手。

    “这这是”

    一直到此时此刻。

    众人才骇然地察觉到

    那位风流倜傥的青衫客,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一幅画中。

    这一点,哪怕是他们,都不曾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