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谁胜谁负?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一刻。

    承罗江上,剑气呼啸长吟,宛若跨越了时光,亘古长存

    方圆数百里内,无数剑器颤鸣,纵横捭阖,彻底化作剑的世界

    “好强太强了”

    “这就是剑心的境界吗”

    “只要司徒兄不陨落,未来我神武大陆上,几乎注定了,将会诞生出一尊剑神”

    司徒凌的同伴,既是骇然,又是兴奋。

    须知,亿万修行者中,当属剑修攻伐第一。

    一旦司徒凌成就剑神之境,说不定就有着不小的可能,一跃成为神武大陆的最强者

    哪怕最终没能成功,也必然是神境之中,最顶尖的一流存在。

    他们能够与司徒凌走在一起

    各自的身份地位,自然也非同一般。

    但是此刻,面对承罗江江面之上,那股神魔辟易的犀利气息,他们仍然感到无边震撼,仿佛心神都被剑光所摄,眼前剑气苍茫一片,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某一刻。

    伴随着哗啦一声巨响,漫天江水猛然回落。

    万般剑光收敛,所有人的视线,才终于恢复正常。

    “司徒师兄胜出了”

    一名貌美的女子张望,神情显得分外紧张。

    其余的几人,不由纷纷失笑“司徒兄亲自出手,连剑心都施展了,哪有失手的可能”

    “是啊,众所周知,司徒兄的一贯原则,就是狮搏兔亦用全力,以免出现阴沟里翻船,如此惊艳的剑道,又有谁人能够抵挡”

    终于就在此时。

    承罗江上的水雾,被一阵狂风吹散。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

    可就是这一眼,却让几人尽数呆住。

    因为

    司徒凌在笑

    陈潇也在笑

    “不错,真的很不错”

    陈潇满意地点了点头。

    当初他指点司徒凌,而近日再见,司徒凌连出三剑,便是将这些年来,自身所学的一切,尽数融入到了剑道中,原原本本地展现给陈潇。

    如果用地球上的话来说

    司徒凌这是在交作业

    当然,他的这份答卷,让陈潇很是满意。

    他的确没有看错人,司徒凌的剑道天赋,绝对堪称惊世骇俗,好好加以培养,注定要成为一代剑神

    “多谢陈师指点。”

    司徒凌同样深吸口气,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当年在星源竹海,陈潇指点他的剑道,所展现出的浩瀚学识,给予了司徒凌,无与伦比的震撼

    而今,他三剑尽出

    不仅是给陈潇交代,证明自己的进步,对得起陈潇的指点。

    也同样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然后,陈潇展开了剑界。

    剑界者,以剑入道,方成剑界。

    尽管世人皆称,司徒凌剑心大成,距离以剑入道,只剩下一步之遥。

    可唯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一步之遥,往往就是天地之差

    “陈师的境界,越发深不可测了。”

    司徒凌的心头间,同样有着深深敬畏。

    陈潇当着他的面,演示剑界的惊人威能,几乎相当于一位名师,手把手教导他,将他引至入道的大门前

    能够轻而易举做到这一点

    司徒凌已经无法想象,这个少年的真正境界

    “走吧,正好还有一些事情,关于你当初的猜测,我找到了一些线索。”

    陈潇笑着扬手,两人谈笑风生,一路踏浪而行,很快回到了岸上。

    师雨焕紧随其后,亭亭玉立,容姿袅袅。

    唯有司徒凌的同伴,此刻只剩下一头雾水。

    “这这这到底是谁胜出了”

    “不是说这小子得罪过司徒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

    “这两人的关系,好像非常不错”

    一行人满脸茫然。

    何止是不错

    无论他们怎么看,都看不出仇敌之意,陈潇脸上笑意正浓,平时冷着脸的司徒凌,也罕见地咧嘴笑了起来。

    “司徒兄这个冰山脸居然也会笑”

    “这个白衣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关键问题是,到底谁胜出了”

    闻声,司徒凌视线扫来,正要开口,陈潇却笑道“你的剑道天赋实属罕见,注定会成就剑神之境。但也要始终牢记一点,这个世界很大,神境不是你的终点,神武大陆也不是你最高的舞台。”

    “神境不是终点,神武大陆不是舞台”

    听到这一句,几人纷纷愣住。

    神境不是终点,难道还是

    神武大陆不是舞台,哪里才是舞台

    而在此时,就听陈潇又道“事实上,我认得一女子,她出身于中天洲,年龄比你更小,应该也悟出了剑心境界。”

    闻言,司徒凌神情一振。

    事实上。

    陈潇说的女子,乃是沧澜域剑家的剑月鸣

    他离开中天洲的时候,剑月鸣就快要悟出剑心,如今又是数年时间过去,只要剑月鸣不曾懈怠,应当已经领悟了剑心。

    并且,剑月鸣的出身,远远不如司徒凌,年纪也要小上许多。

    “中天洲的武者,年纪比司徒兄更小,也能够领悟剑心”

    终于,那名美貌的紫裙少女,忍不住开口反驳道“就算你是在吹牛皮,也该有个限度才是哪怕是顶尖的半神,也很难降临中天洲,两地几乎完全隔绝,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发生在中天洲的事”

    “沐薇薇”

    司徒凌不由一愣。

    旋即,露出哭笑不得之色。

    成就剑心境之后,他对人心的感应,也变得更加敏锐。

    因而,他瞬间就发觉了,沐薇薇并无恶意,之所以会开口,纯粹是因为,误解了陈潇的好意

    在司徒凌看来

    陈潇会提到剑月鸣,只是为了要提醒他,哪怕取得了一定成就,也要戒骄戒躁,不要轻易骄傲自满罢了。

    站在陈潇的高度,这种提醒再正常不过。

    只是落在沐薇薇等人耳中,陈潇的话顿时就变了意味

    “司徒师兄,你用不着替他说好话”

    岂料,沐薇薇杏眼一瞪,不满地看了过来“司徒师兄的成就,即便放眼神武洲,也称得上冠绝同代,你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贬低师兄不成”

    见到这一幕,陈潇不由哑然。

    “小姑娘,年纪不大,想法不少。”

    他摇了摇头,回头望了司徒凌一眼,突然一指点出,落在沐薇薇眉心。

    沐薇薇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眼前一黑,身形便僵在了原地。

    做完这一切,陈潇头也不回,同师雨焕离去。

    “你做了什么”

    “沐师妹”

    直至此刻,几人才猛地惊呼。

    然而紧接着,司徒凌缺低喝一声“不要去打扰沐师妹”

    他的眸光湛湛,流露出一丝震撼。

    时隔多年,陈潇的手段,依旧神乎其技

    “这是沐师妹的大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