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怒!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施主,你跑不掉的。”

    感受到陈潇的杀意,年轻僧人摇了摇头。

    只见他轻轻一抓,周中多出一口金钵,这金钵迎风见长,瞬间膨胀至数百张方圆,像是一只倒扣的佛掌,弥漫着惊人的佛光,狠狠向着陈潇盖落。

    这一击的威能极为惊人。

    更蕴含了佛法玄妙,神秘异力弥漫四方,纵然是桥天境半神,都要受到骇人镇压

    “贫僧妙觉,若是蓝照城的惨案,同施主并无关系,贫僧自会放施主离去。”

    年轻僧人轻声笑道“而若是施主,同蓝照城惨案有牵连,那贫僧刚好降妖除魔,也算得上是一桩大功德”

    “妙觉大师的佛法,果然又有所精进”

    “这妖孽倒也有趣,面对妙觉大师,居然还想着反抗”

    就在不远处。

    几名气度非凡的年轻人,驾驭着一头头飞禽走兽,接二连三地降落在城中。

    纵然蓝照城废墟中,此时依旧血流漂杵,浓烈的血腥气充塞八方,可随着这几人走来,却宛若得到了净化一般,缓缓空出一片绝对净土

    那是他们的衣物上,有部分符文在发光,拥有着净化的神效,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能保持环境的舒适

    “看来我们这一次,特地请来妙觉大师,确实没有请错人。”

    另一名年轻女子笑道“据说妙觉大师自身,乃是上一届青云榜前十,后来大彻大悟出家,如今被誉为法华寺之中,最有希望成就神境的存在”

    “有妙觉大师相助,拿下这个小妖孽,完全是手到擒来。”

    另外几人纷纷笑了起来“西门兄太有远见,说不定那个时候,蓝照城的真相,也会水落石出”

    在当今的时代,群雄并起,天骄争锋。

    他们虽然出身不凡,可要真正崭露头角

    不仅需要天赋与实力,足够的人望声威,也一样是必不可少

    “那是自然。”

    为首的青年,悠然地笑道。

    不是西门飞尘,又能是什么人

    “待到解决了蓝照城之事,我等必然可以什么”

    可就在下一秒。

    西门飞尘愕然惊呼。

    “妙觉”

    但见

    陈潇转过身来,眸中浮现煞气。

    只是他的脸色,却显得更平静了。

    血青凰的那滴鲜血,结构极为不稳定,随时有分解的可能,就算是他来保存,也一样得小心翼翼。

    结果,妙觉和尚不分青红皂白,两次强行出手,哪怕他尽全力保护

    这滴鲜血依旧当场崩散

    如此也就意味着,寻找血青凰的线索,因此而完全中断了

    “什么时候,法华寺的秃驴,也这么爱管闲事了”

    一字一句,平静无比。

    轰隆

    可就在下一瞬,陈潇身躯撞来。

    白衣少年怒而叱咤,全身肌肉块块隆起,气血奔腾如狼烟冲霄,虚空神芒璀璨不朽,又有生死之力弥漫,笼罩在陈潇周身,将他衬托得犹如古神

    狂暴无边的力量,将空间撕裂开来。

    仙雾般的烟气喷薄,空气压缩到极限,突然,双方发生碰撞,金钵的神光宛若琉璃,被陈潇轰然撞得粉碎

    “你”妙觉和尚毛骨悚然。

    “大功德”

    陈潇面无表情开口,眼眸中的寒光更盛“就凭你这秃驴”

    咔嚓

    就在妙觉和尚惊骇的目光中。

    陈潇手起掌落之间,将金钵轰得四分五裂

    “妖孽休得猖狂”

    此时。

    妙觉和尚终于回神。

    他猛地暴喝一声,元神蓦然显化,神桥横空而来,催动手中的佛珠,再度激发神佛之力

    “贫僧早就看出你有诡异,明明有诸多尸骸留存,偏偏随着你的经过,所有尸骸都在碎灭消散,你必然与此事有所关联”

    妙觉和尚的神桥颇为奇异,上上下下一共有七个拱弯,赫然与佛门七宝桥极其相似。

    七宝桥,对应着七件佛门至宝。

    能够修炼成七宝神桥,妙觉和尚在佛门的地位,绝对不亚于那些圣子少宗

    甚至

    由于妙觉更加年长,实力更是只强不弱

    而今妙觉尽全力出手,七宝神桥亦在璀璨放光,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佛光普照大地,像是立起了一方地上佛国

    “待到贫僧将你镇压,无论是你的来历目的,全部都会水落石出噗”

    就在下一瞬间。

    一直白皙如玉的手掌按来,弥漫着犀利的银光,像是一尊蛮荒古神,不老不死不朽不灭,举手投足之间,将地上佛国彻底撕裂粉碎。

    七大至宝哀鸣,一瞬间,尽皆华光黯淡,被陈潇的手掌,生生震成了碎片

    “镇压,就凭你”

    陈潇冷哼一声,在这个刹那,他的全部修为,终于毫无保留绽放。

    三千丈元神迈步走出,密密麻麻的金丹浮现,在他周身汇成一条星河。

    若是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尊手握日月的神祇,俯身探入星河之中,一掌便抓住妙觉的元神

    今时今日。

    陈潇的法力修为,尽管还没有突破。

    可下一境界的瓶颈,他早已经彻底悟通

    对他而言

    神桥境,没有秘密。

    造化境,没有桎梏

    寻常的武道境界划分,已经无法限制陈潇。

    他更像一尊顶天立地的神王,一只脚踏足元神境界中,另一只脚却跨过了神桥境,只手探进了桥天境的领域

    “妖孽休得猖狂”

    妙觉和尚目眦欲裂。

    身上的袈裟猎猎舞动,又有玉质舍利浮现,在他头顶垂下佛光,欲要拦截住这一击。

    然而,结果注定是绝望的。

    陈潇只手擎天杀来,震碎七宝神桥,撕裂宝光袈裟,又生生将玉质舍利,打入虚空乱流之中

    最终。

    这一掌落在妙觉和尚的胸前。

    “噗哇”

    这尊佛门高僧身躯狂震,大口地喷出鲜血,浑身骨骼尽碎,宝体金身几乎完全破碎,被这一掌轰入地底深处

    “若是由于你的缘故,导致更多人遭到血祭,我会亲自打上法华寺,割下你们这些秃驴的头,祭奠那些惨死的生灵”

    直至此刻。

    陈潇冰冷的声音,才终于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