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6章 既然死了,就别活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齐九幽几近目眦欲裂。

    “是你居然是你”

    他完全没有料想到

    刚刚才谈论到的萧元,竟会突然之间现身人前,对他们发起猛烈的狂袭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里是冥王府的领地不是你该冒犯的禁地”

    “年轻人,现在立刻退去,还有回旋的余地”

    与此同时。

    镇守在此的强者,纷纷发出了暴喝。

    这里是什么地方

    地冥城,冥王府在仙墟洞天中的领地

    并且,这里还是地冥城的最深处,有无数法阵场域封锁,更有诸多强者常年坐镇,半神都难以强行闯入。

    偏偏

    眼前的这个少年,简直像是鬼魅一般,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退去”

    陈潇面色讥讽的一笑“你们刚才还在找我,现在我已亲自到来,为何又要让我退去”

    白衣少年的脸上,虽然挂着笑意。

    可落在一群人的眼中,却像是魔鬼的笑容,恐怖而慑人,一股幽暗深邃的寒意,自脚底升腾至天灵

    “既然你们在找我,那我就亲自来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陈潇的拳芒,再度划破虚空

    “噗啊”

    陈潇轻描淡写地挥拳,几道身影凌空倒飞出去,当场大口地咳起了鲜血。

    再度望向眼前的少年时,眼瞳之中的惊惧,渐渐化作了浓烈的惊骇。

    “你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连地冥城都敢擅闯”

    一名尊主仆倒在地,胸前开了一个血洞,却依旧是怒目圆睁,厉声高喝道“你若是继续执迷不悟,必将遭到冥王府不死不休的追杀”

    诚然。

    仙墟洞天之中,并不会真的死亡。

    可就被人这么打上门来,依旧是一个沉重的耳光,狠狠扇在冥王府的脸上。

    若是就这么放任为之

    那么从今往后,堂堂极北冥王府,又有何颜面,立足于神武大陆

    “不死不休”

    陈潇忍不住哑然失笑“当初,齐九幽是这么说的,齐溟尊也是这么说的。”

    结果

    齐九幽身死,齐溟尊重创

    当然,齐九幽和齐溟尊二人,并不是真的一死一伤。

    只不过,即便只是假死脱身,也是被打死了一次,大雪山一战的结局,在世人的眼中,早已成为了定论

    “想拿这一套来吓唬我,你们未免有些想多了。”

    淡淡地摇了摇头,陈潇的眸光,再度变得冷冽。

    正面对抗极北冥王府,现在的他还很难做到。

    毕竟,冥王府传承久远,屹立于北原之地,所拥有的深厚底蕴,比起常人所见,要恐怖上太多太多

    譬如,在陈潇的记忆之中

    虽然说在明面上,齐溟尊这个镇教级,是冥王府的最强者。

    可是在暗地里,却至少有五尊以上,镇教级数的强者,闸血停寿,尘封在冥王府深处

    平日里,这种级数的老古董,百年不会现身一次。

    唯有在宗门遭遇大劫时,他们才会重新解除封印,阻击拦截来犯宗门的强敌

    “今天,萧某便是来讨债的。”

    陈潇的眸光之中,蕴含着凛冽的杀意,拳头上激荡出神芒,璀璨的华光氤氲蒸腾,简直像是一尊谪仙在出手,将这一片区域彻底笼罩

    “萧元你不要太得意了”

    恐怖的威压之下,齐九幽肌体龟裂,七窍流血,面色狰狞无比“本圣子已修成九幽魔体,区区这么点伤害,还远远杀不死我”

    他在那里发出低吼,破破烂烂的躯体上,浮现出暗红色纹路。

    与此同时。

    那足以令尊主毙命的伤势,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复原

    “九幽魔体,号令诸天”

    “九幽之门,血祭苍穹”

    齐九幽在暴喝,鼓荡全身法力,凝聚出一道古老的门户。

    门户古朴而邪异,弥漫着死亡气息,宛若九幽的门户,照见死亡的降临

    九幽之门震动,阵阵吞噬之力传出,让人血液不断沸腾。

    哪怕是冥王府的强者,也都流露出惊恐之色,连忙封闭了自身毛孔,以免被开启的九幽之门,吞噬掉全身血液而亡

    这一道门户,太森然,太妖异

    “萧元”

    此时。

    齐九幽伤势尽复。

    他抹去嘴角的血迹,眼中重新流露轻蔑,催动九幽之门杀来“你该不会真以为,当初在冰火大雪山时,本圣子动用了全力吧”

    有大笑声响起,齐九幽满脸讥诮,周身魔焰滔天,仿如一尊少年魔神,逼至陈潇的近前。

    “在冰火大雪山时,本圣子的铸体过程,刚好处在关键期,太多手段不能动用,你选择哪里动手不好偏偏选择了仙墟洞天”

    吱呀

    话音落下的同时。

    九幽之门,开启一道缝隙。

    顿时,吞噬血液的噬力,强大了十倍不止

    “来了仙墟洞天,本圣子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齐九幽越发妖异的脸上,流露出浓浓的狞笑“九幽定、生、死”

    轰

    下一刻。

    九幽之门突然炸裂,破碎的门户飞溅,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生生将九幽之门撕裂

    生与死的符文,像是一只精巧的蝴蝶,弥漫着绚烂的光,覆盖在手掌的表面。

    “生死你根本不懂生死。”

    陈潇的声音如冰,生死本源符文旋转,一掌落在齐九幽脸上。

    一刹那。

    这位九幽圣子的面孔凹陷,头骨瞬间被震得粉碎,身躯噼里啪啦爆响,赫然被陈潇的这一掌,生生拍成了一张肉饼

    所谓的九幽魔体,在陈潇的力量前,显得无比不堪一击

    “萧元,你杀不了我”

    齐九幽的元神惨叫“等到离开仙墟洞天,冥王府将会倾巢而出,届时,即便你躲到禁地之中,也逃不过本府的追杀”

    就在此时。

    一股空前的惊悚感,忽然将他笼罩了。

    “杀不了你”

    陈潇的掌心中,截天令再度亮起“你真的以为,这里是仙墟洞天,我就杀不了你”

    古朴的令牌上,截天二字,显得越发明亮。

    “齐九幽,你既然想要假死,那便永远死去罢”

    轰嗡

    一只万丈举手浮现,将这片区域彻底击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