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9章 坚守本心不动摇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子太危险”

    半日之后。

    陈潇飘然离去。

    这一届的试剑大会,依旧在如常地进行。

    然而,关于那道白衣的身影,关于那个少年的传说,却像是燎原的星火般,在延金祖地之中流传开了。

    有传言称,他来自三大圣地,乃是圣地之中,尊贵无比的神子。

    也有人信誓旦旦断言,白衣少年乃是真神转世,在古老的岁月之前,曾经名震神武大陆,杀到天下无人敢称尊

    “金厉云就是个巨大的悲剧。”

    “金厉云能闯过万剑阁,确实称得上惊才绝艳,可与真神转世身相比,实在还是差得太多”

    “真是可怜又可悲呐只能说是生不逢时”

    尽管这一届的试剑大会,远比过往几届更加精彩。

    可在那道白衣身影离去之后,精彩纷呈的比拼争斗,落在诸多观众的眼里,却是变得格外平淡如水。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见识过了剑心与剑界的碰撞

    寻常天骄之间的争斗,怎么可能再让人提起兴趣

    “他太危险了。”

    浮空金阙之中。

    望着陈潇远去的背影,金子安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挤出一句话。

    脱离了先前的激动

    元老会的众强,也都冷静下来,一个个陷入沉默。

    若陈潇只是在一道上,踏入了神师的领域,那他们或许会感到震撼,但却不会有多少的惊惧。

    偏偏,陈潇精通的领域,实在太多太多了

    医道神师、丹道神师、器道神师、阵道神师、剑界武者

    而如今看来,陈潇在武道修行上,也一样是高山仰止

    不仅令人震撼心惊,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难不成,那些小辈的猜测,其实是歪打正着”

    金鸾老祖忍不住说道“这个名叫陈潇的少年其实是一位真神转世”

    要知道。

    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无论是医道丹道,器道阵道,亦或是剑道武道等等

    想要取得足够高的成就,很可能需要一生的努力。

    同时精通这么多领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真神转世身”

    闻言,金子安冷笑一声“本座便是真神,你可曾见过本座,精通这么多领域”

    金鸾老祖一缩脖子,霎时便不敢再说了。

    堂堂镇教级强者尚且如此,更遑论在场其他桥天境了。

    尤其是

    金子安这尊真神,说出来的话语,端的是惊人无比,让得众人更惊悚了。

    “连连真神转世都不行”有人吞了口唾沫。

    “真神寿元数万载,但并不代表真神,就是真的全知全能”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金子安沉声低语“你们可能并不知道最近万年以来,神武大陆之上,选择转世的神明,就只有乌霖真神一个而已。”

    根据他在诸神议会中,查到的种种消息来看。

    乌霖真神转生至中天洲,成为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并且,在他觉醒前世记忆后,就已经重回神武洲,曾在诸神议会上出现过。

    无论如何

    陈潇都不可能是乌霖真神。

    更何况,陈潇的能力实在太惊人,已然超出了真神的范畴

    “那么此子究竟是”

    一群人全都有些毛骨悚然。

    金子安再度深吸一口气,目光深沉说道“你们切忌轻举妄动,不过,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金鸾老祖眼神一动“子安老祖,我等该如何行事”

    “先暗中监视此子动静,有关他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巨细无遗,如实地呈现报告上来”

    稍一思索,金子安若有所思道“或许,通过此子的日常举动,可以找出他的弱点就算不能完全压制,至少也要取得一定主动”

    所有人齐齐点头。

    尽管陈潇出手,能够重铸神桥,让修为再突破

    可是这会儿回想起来,被这样掌控于鼓掌之中,依旧令他们无比憋屈

    “如此也好”

    “弄清此子的弱点,不一定要撕破脸皮。”

    “但至少,也能掌握主动权”

    一群半神目光深邃无边。

    更有几人厉声喝道“老祖放心,纵然此子再有诱惑,我等也会坚守本心”

    翌日。

    陈潇望着紫荷园外,几道半神的身影,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好我今天,又有了一些新想法,能够加强神桥强度,让武者的元神和法力,有更多成长的成长空间,你们谁愿意来试试看”

    在这之后的,是数秒的寂静。

    紧接着

    “陈潇阁下我先让我先来”

    “滚开明明是我先来的”

    不远处,郁梓璇叹了口气,满脸古怪的神色“真真是”

    眼前这乱成一团的,可都是桥天境半神。

    无论是在延金祖地中,还是在外界行走时,尽皆是最顶尖的强者。

    通常情况下,哪个不是高高在上,有着凛然众生的威严

    也就只有在陈潇面前,这一大群半神,才会如此地不顾形象

    “武者为何要铸就神桥”

    那一边,陈潇已经着手试验,回想起这些天来,陈潇最常提的问题,郁梓璇却陷入了深思。

    武者为何要铸就神桥

    这个问题,或许有认考虑过。

    但从古至今,几乎无人像陈潇这般,研究得如此深入,甚至,想要跳出神桥境桎梏,开辟出全新的境界

    “果然不出我所料”

    浩浩荡荡的神念,扫过一座座神桥。

    陈潇的心头更加明晰了。

    一连多日的研究,并不是没有成果。

    至少

    他隐隐已经有了推断。

    武者铸就神桥,让元神飞渡神桥,如此也就意味着

    神桥,必然连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存在,又或者,在武者的神桥之下,隐藏着某些未知的大隐秘

    “那么,神桥到底连接了什么”

    “神桥之下,又究竟有什么”

    思及至此。

    陈潇的神念骤然爆发,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将虚空的每一个粒子,都尽数纳入掌控之中。

    “我倒是要看一看”

    “神桥境的秘密究竟何在”

    轰隆

    伴随着一声无形的巨响。

    陈潇只感觉神念动荡,像是穿过了无穷距离,落入了一片异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