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义正辞严金子安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番混乱过后。

    年轻了几十岁的金玄同,才将自己的经历徐徐道来。

    “老夫当年也没有想到,只是一次简单的外出,居然会碰上这等大麻烦。”

    金玄同苦笑着摇头,眼中流露出追忆“当时,老夫遭遇的是一头凶兽,明明只相当于神桥境,天赋神通却极其诡异,可以从血肉到灵魂,都化作虚无的阴气,哪怕老祖最终将其击杀,也依旧遭受了一次暗算。”

    众人纷纷恍然大悟。

    尽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凶兽

    可仅仅是能够身化阴气,就已经极为了不得。

    通常情况下,阴气无形无质,极难感知,纵然是桥天境,也很难有效应对。

    金玄同被暗算,并不值得惊讶。

    “原本老夫以为,挡住了那一次暗算。”

    话说到这里,金玄同满脸无奈“可谁曾知道,在返回祖地之后,才是噩梦的开始。”

    大约在一年之后。

    金玄同开始发现,自己的修为境界,出现了不稳的征兆。

    不仅法力变得浑浊,元神领域渐渐松散,就连稳固无比的神桥,也在变得松松垮垮,仿佛随时会破灭垮塌。

    直到这个时候,金玄同才注意到

    “一缕犹如附骨之疽的阴气,早已经深入老夫的神桥,完全融合,几乎不分彼此,若是要将其抽出,只会让神桥更快地崩溃。”

    听闻金玄同的话,众人纷纷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玄同长老之所以娶妾,正是要以此阴阳调和,将这一缕阴气化解掉”

    一说起娶妻之事,金玄同顿时老脸一红“咳咳这是老夫听说的一个偏方”

    “但你却忽略了两个问题。”

    陈潇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此时此刻。

    并没有人知道

    在陈潇的魂海中,多出了一座神桥

    通体以星光构成,与金玄同的神桥,完全一模一样

    “首先,你的修为太高,而你娶的小妾,最高不过元神境。”

    见所有人的视线转来,陈潇淡淡地说道“修为上的巨大差距,决定了你在双修的时候,很难形成阴阳平衡,难以将那道阴气根除。”

    金玄同没有反驳,点头表示了认可。

    最近十年以来,他的亲身经历,基本便是如此。

    “而第二个问题,则是你年纪太大,导致气血衰弱,阳气不足,男女双修的手段,非但没能去除多少阴气,反而加重了阳气的流失。”

    此消彼长之下

    等于是加速了神桥的破碎

    “原来是这样”

    恍然感慨之余,众人的心头,对陈潇的敬畏,不由变得更浓了。

    不懂修行的少年人

    现在,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绝口不提先前之事,反而,一个个向着陈潇,投来了满是希冀的目光

    “陈、陈潇道友不陈潇前辈”

    一名白面中年扭扭捏捏“您看能不能在我的神桥上也戳上个几下”

    “是啊,要不您也看看我的神桥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可能是我的神桥有点短”

    “去去去去,你们都让到一边去应该让我先来”

    “陈前辈,您就戳一下吧真的一下下就好”

    偌大的殿堂中,再度乱作一团。

    此时此刻的陈潇

    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早已变得无比伟岸。

    轻轻一戳,就能解决所有隐患。

    更让金玄同重铸神桥,修为突破桥天境中期

    那要是再多戳上几下呢

    是不是

    还能突破桥天境后期,甚至当场摇身一变,成为一尊镇教级强者

    “还是老样子。”

    陈潇反而不着急了,施施然地笑道“立下誓言,然后放开神桥。”

    此刻在他的眼中

    这一大群桥天境半神,全部都是待宰的羔羊

    “除此之外,我精力相对有限,所以,每日只有三个名额。”

    上一句话时,一群半神还在纠结,毕竟要当众放出神桥,又有诸多老友在场,要是表现得太过急切,保不准事后会沦为笑柄。

    结果,陈潇下半句话一出。

    一大群半神瞬间红了眼。

    “我先明明是我先来的”

    “你、你们在干什么”

    望着浮空金阙中,打成一团的众人,金子安一脸懵逼。

    自从脱困成神之后,金子安的大部分时间,全都泡在了诸神议会中。

    一方面,他对真一神境了解太少,而在诸神议会之中,有着为数不少的资料,可供他查询翻阅,补充神境相关的知识。

    而在另一方面

    金子安也没有放弃过,寻找驱散体内药力,乃至反制陈潇的办法。

    身为曾经的镇教级,如今的真一神境,任由人随意摆布,而不做出任何回击,可不是金子安的行事风格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金子安在离开祖地前,特地叮嘱过元老会

    可以在延金祖地中,给与陈潇一定方便,但也要严格盯住此子,绝不能让他太过轻松

    然而眼前的这一幕,还是大大出乎了金子安的意料

    自家的一群半神元老,在大殿之中哭爹喊娘,就差没直接抱着陈潇,冲着那个少年喊爹了

    至于他临行前的叮嘱

    显然已经被完全忘在了脑后

    “你们你们这些丢人现眼的东西”

    看着一群节操全无的半神,金子安胸膛不断地起伏,气得老脸涨成了紫红色,一步步走上前去,神境的威压汹涌地弥漫开

    金子安的出现,让现场的空气,骤然陷入凝滞。

    但凡是老人所过之处,元老会的所有成员,全都身躯颤抖,不由自主地软倒在地。

    那是一种天然无上的威压

    神威如狱

    就连金鸾这等镇教级,在面对金子安之时,依旧感到渺小无比,像是一只蝼蚁在面对沧海

    “子子安老祖”

    金鸾浑身打颤,哆嗦着道“事情是这样的”

    数分钟后。

    浮空金阙上层大殿,金鸾颤颤悠悠讲完,金子安顿时沉默了。

    他面色黑如碳铁,一步步转过身来,冷冰冰地锁定陈潇。

    “事关武者的神桥,你们竟然如此鲁莽还是让老夫,先来试一试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