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让开!是我先来的!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玄同长老”

    “小心”

    这一刻。

    诸多半神脸色剧变。

    就连金玄同本人,亦是神色大变,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

    轰隆

    虚空之中,震响滔天。

    元神大道。

    元神为本,神桥为根。

    神桥一塌,桥天境的恐怖法力,顿时失去了控制,宛若压抑到极限的洪流,汹涌悍然地爆发了

    “噗”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金玄同喷出一道血箭。

    只见他的身躯一阵剧颤,体表像是瓷器般裂开,狂暴的法力冲刷下,一身血肉筋骨皆在浮酥,几乎当场就要爆体而亡

    “你居然敢”

    金玄同错愕无比。

    原本,他的神桥虽然破烂,可终究还能支撑,哪怕寻不到解决法,撑个年不成问题。

    结果现在倒好

    陈潇这一指点来,直接令他神桥破碎殆尽,连继续残喘的机会都没有

    “贼子好胆”

    “竟敢暗算玄同长老,给本座立即受死”

    “来人,立即拿下此子剩下的所有人,替玄同长老镇压法力”

    有人在厉声暴喝,法力长河贯空而至,澎湃浩荡,当场就要将陈潇镇压。

    还有人极速奔行而来,一重重元神领域展开,镇压之力降临,欲要压制金玄同体内,已经失控的狂暴法力。

    “不要”

    千钧一发之际。

    金玄同双目圆睁,突然间暴喝一声。

    紧接着,一片破破烂烂的元神领域,在金玄同周身浮现而出,陈潇甚至都还没有出手,他这位“受害人”反而抢先一步,死命挡住众多半神的攻伐

    “滚滚滚”金玄同厉声高喝。

    “怎么回事”

    “玄同长老你为何”

    “这这这这是搞什么鬼”

    猝不及防之下,多名半神被扫飞。

    尽管没有受到创伤,可再度挣扎起身时,眼中却充满了茫然。

    他们不是没有猜测过

    陈潇定然还有一些底牌,能够让他应对半神攻伐,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

    挡住他们的竟是金玄同自己

    “全给老夫退下”

    短短片刻时间里。

    金玄同的脸色,可谓一变再变。

    但几乎没有人知道

    金玄同此时心头的惊骇,还要比表面上更强烈千百倍

    他那破破烂烂的神桥,明明已经被一指点碎,偏偏此时此刻,他依然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的体内,还有着另外一座神桥

    只不过,这座神桥极其虚幻,只有淡淡的轮廓,如果不是仔细感知,很轻易就会忽略过去。

    真正让金玄同震撼的是

    这座神桥的体积尺寸,看似比他原先那座,要小上近一半有余,但金玄同只看了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种无法言传,只可意会的玄妙感。

    正所谓,道不可言

    就仿佛,眼前的这座神桥,才是自己理想中,最为完美的形态

    相比较之下

    他原先的那座神桥,就算没有变得破破烂烂,在这座虚幻的神桥面前,完全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

    若是自己的神桥尚在,金玄同甚至怀疑自己,会亲手将其摧毁破灭。

    因为原先自己的神桥

    实在是太太太太不堪入目

    “这座神桥是怎么回事”

    短暂的茫然过后。

    金玄同终于猛然回神,这座神桥上的气息,分明是来自那个少年

    “原来如此,是他在以法力指点我重建神桥”

    在这个刹那。

    心头所有的惶然,全部都不翼而飞。

    只见这名老人哈哈一笑,脑后高大的元神浮现,拼尽一切掌控自身法力,模仿勾勒出一座全新的神桥

    轰隆隆

    顷刻之间。

    一座崭新的九曲神桥,就在众人眼皮底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出了完整的形态

    “老夫要突破了”

    金玄同大笑一声,满头须发皆张,神桥上的元神,突然向前跨出一步。

    伴随着这一步的迈出

    金玄同气息狂涨,不过眨眼的工夫,便从桥天境初期,踏入了中期的境界

    不仅如此。

    他的一头白发在转黑,脸上皱纹迅速淡去,就连佝偻的身形,也逐渐变得挺拔起来。

    宛如时光出现了逆转,岁月在这一刻颠覆了,短短数十秒时间里,那个白发苍苍的执法长老,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变成了一名英挺的中年

    “我我的老天爷啊这这这真的是玄同长老”

    “玄同长老有这么英俊啊呸我的意思是这是怎么办到的”

    “到底有谁看清楚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刹那。

    时空仿如定格了。

    前一刻,一众半神还在焦急地猛攻。

    下一刻,一群人身形纷纷僵固,好似化作了泥塑木雕,大眼瞪着小眼,下巴几乎惊掉了一地

    这何止是修为突破

    分明是化腐朽为神奇,堪称夺天造化的手段

    “哈哈哈”

    感受到自己体内,澎湃无尽的力量,还有那座稳固无比,焕然新生的神桥,金玄同终于按捺不住,当场放声畅笑起来。

    笑声隆隆而起,震动虚空,甚至,传出浮空金阙,回响在广陵山上。

    外界,诸多弟子茫然无比。

    “这是谁的笑声”

    “浮空金阙里发生了何事”

    许多人只能感受到,那道笑声之中,充满了酣畅与淋漓

    最终,金玄同收回笑声,神色诚挚,向着陈潇一拜到底“道友之恩,形同再造”

    陈潇却是无所谓地笑笑“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你们的神桥都有问题,只有让我看一看,才能够弄清问题的所在。”

    他之所以出手

    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研究神桥。

    上一世的时候,他虽然修成过神桥,但终究是前尘往事,这一世,他尚未修出神桥,当然就无法研究。

    而现在,他要开辟全新的境界,自然要对神桥这个境界,还本溯源,找到修成神桥的真正意义

    故而

    元老会的这些半神,在此时的陈潇眼中,均为绝佳的研究对象

    “还有谁想上来试试”

    陈潇的话音刚落下。

    一群目瞪口呆的半神,在短暂的寂静过后,接二连三哗然喧沸

    “陈潇道友不陈潇前辈我感觉我的神桥,好像有不少问题”

    “让开先来后到懂不懂是我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