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他好像全都是……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一开口。

    四下陷入了寂静。

    一尊尊半神脸色古怪,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似乎想要看清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要知道

    在场众人,几乎都是半神

    如此也就意味着,他们早已渡过神桥境,至少在武道修行上,都称得上陈潇的前辈

    结果现在,这小子却声称,要来指点他们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荒谬至极”

    “可笑可悲”

    原本在今天。

    元老会的诸位半神,在陈潇手中屡屡吃瘪,让一群人都憋屈不已。

    而今陈潇又想要指点江山

    有几个脾气火爆的,第一时间忍不住了,当场厉声呵斥陈潇。

    “年轻人,你的本事确实惊人但是千万不要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就算是真正的神明,也不可能精通一切”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摇晃着从座位上立起“你在医道与剑道上,确实几近造化通神,那么丹道又如何器道你又知几何更别提武道修行,从来是达者为先”

    一旁疗伤的孟青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小声嘀咕道“你们好像还真说对了,这家伙丹道和器道上面,也一样是神师的级别,哦对了好像还有阵道”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虽然极小。

    可就算再小的声音,又哪里瞒得过半神

    几乎就在一瞬间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过来,一刹那,形成恐怖的压力,压得孟青云踉跄,伤口差一点再次崩裂

    “咳咳”

    孟青云身躯发颤,从牙关之中,挤出几个字来“各位前辈,具体的事情,小子不敢多说,如果你们要问可以去问子安老祖”

    一提到子安老祖四字。

    所有人气息一顿,不由面面相觑起来。

    虽说金子安在回归时,就已经特地强调过了,回归之事暂且保密,并且,哪怕以后公开了,除非有必要,他也不会太过干涉族务。

    可真要因为这种事情,而去打扰一位真神

    那才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哼搬出子安老祖来可真是一个好借口”

    拄拐老者冷冷一哼“不过,即便是子安老祖来了,那也是由老祖出面指点,而不是让这小子,在一群半神面前指手画脚”

    “你有病。”

    陈潇突然眯起眸子,看向这老头,道“而且,病得很严重。”

    老头一下黑了脸,一身气息动荡,手中的拐杖上,竟有阵阵华光绽开“年轻人,你虽是延金世家的客人,可你若是再胡言乱语,那也休怪老夫不客气”

    陈潇不为所动,而是继续说道。

    “你最近十年里,娶了六个老婆。”

    话一出口。

    浮空金阙之中,猛然陷入寂静。

    一尊尊半神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视线,纷纷落在老人身上。

    “你你你你”老人脸色猛地涨红,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名拄拐老人,名叫金玄同。

    平日里,凶威赫赫,乃是延金世家执法长老之一

    再加上辈分极高,不要说族中小辈,就算是在场众人中,也有好几个人,年轻时曾被金玄同教训过

    结果陈潇却说

    金玄同在十年里,娶了整整六个老婆

    武者寿命悠长,桥天境半神,少说也能活几千岁。

    十年间娶六个老婆,和一口气娶六个,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这哪里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威严冷酷的执法长老要不是以前就认识,怕不是直接就会以为金玄同是个好色的老不修

    “你你你你怎么会知道”

    足足憋了十多秒中,金玄同才猛一跺脚,狠狠挤出一句话来。

    正是因为听起来不太光彩

    所以他连自己的故友,也全都牢牢地瞒住了。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被陈潇揭破了此事

    “掐指一算罢了。”

    陈潇淡淡一笑,语气更显神秘,悠然说道“我看得出来,你是想借助阴阳共济,来修复受创的神桥,偏偏你选错了手段,越是继续下去,神桥就越是脆弱。”

    话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

    金玄同却身躯一晃,像是被神雷劈中了,差点当场晕厥在地

    “你你你我怎么”

    自家的事情,自己最清楚。

    陈潇所说的一切

    与他十年来的经历,差不多完全吻合

    “什么玄同前辈,您的神桥受损了”

    “这小子说的可是真的,您一直在寻找办法,想要修复神桥的伤势”

    “这么说来的话,好像最近十年间,金玄同前辈确实从没出过手”

    众多半神低呼,尽皆呆立当场。

    金玄同筛糠似的发颤,死死地瞪着陈潇,压抑着声音低喝道“你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你是不是有办法解决不对,你既然说出来了,就一定有办法解决”

    “解决之法自然是有。”

    而到了这个地步,陈潇反倒不急了。

    他向着椅背上一靠,神色间带着笑意,施施然说道“我刚才说过,我当然可以出手,但也是有条件的”

    金玄同老人蓦地恍然。

    但见他拐杖一撑,脑后神光喷涌,一座九曲神桥,显得有些破烂,轰隆一声,即升上了半空中。

    “老夫的神桥就在这里,你若是想要观察的话,便来仔细地看个透罢”

    金玄同把心一横,直接就豁了出去。

    他心中很清楚。

    若是神桥无法修复

    最多再过年时间,他的神桥,绝对会彻底坍塌掉。

    到了那时

    元神将会失去支撑,一身狂暴的法力,也会变成失控的洪流,直接将他撕成粉碎

    陈潇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之所以落得现在的局面,在战斗中神桥受创是直接原因,但真正的根本原因,却在于你功法之中的一个破绽。”

    一边轻描淡写地开口。

    陈潇身形闪动,一瞬间,来到金玄同面前,一指点在他的神桥上

    嗤嗤嗤

    大庭广众之下。

    金玄同的九曲神桥,如被太古神峰砸中,轰然碎成漫天灵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