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现在,我给你资格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不不不,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一听陈潇的话,金鸾老祖头皮发麻,不仅拼了老命地摆手,脑袋也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开什么神明玩笑

    陈潇的本职是医师,却已经一眼之下,就找到浮空金阙,几乎所有的弱点破绽

    如果是一般的神兵秘宝,金鸾老祖倒也不会如此紧张。

    偏偏这座浮空金阙是他性命交修的本命异宝

    若是浮空金阙被拆了,他就算不死,也要遭受可怕的重创

    至于让陈潇给他看看病

    没看到连身为真神的金子安老祖,在面对陈潇之时也一样服服帖帖,不敢在治疗之事上有丝毫异动么

    金鸾心中无比惊惧。

    真要让陈潇看了,说不定,就算原来没病,也能给看出病来

    毕竟医毒不分家。

    “哦,真的不用么”

    陈潇眯了眯眼睛,笑容更加浓郁了“我一般给人看病都是免费的,金鸾道友大可以不用顾忌价格。”

    “不不不真的不用了,老夫真的很健康”

    金鸾老祖一脸苦色,拼了命地摇头,扯开话题高喝道“哦对了来人啊怎么只有一张座位赶紧再拿一张过来”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到了这种地步,只要不是傻子,就能轻易看出

    他们延金世家的当代老祖,明显对陈潇极其的忌惮。

    所以,才会突然间出手,反过来将他们压制

    “但是这小子不就是个医师除了医术高超之外,到底还有什么本事,能让金鸾老祖如此忌惮”

    元老会的众人,不由得茫然了。

    第二张座位很快布置好,陈潇似笑非笑地点点头,招呼郁梓璇一道坐下。

    “诸位道友,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个医师,是不会吃人的。”

    见气氛还是有些凝滞,少年立时咧了咧嘴笑道。

    结果,四面八方的空气,一瞬间,几乎凝结成了神铁

    “咳咳咳”

    金鸾老祖咳嗽一声,正要说话,突然一道流光,自天枢峰方向袭来。

    “陈潇”

    这道身影飞来,停在浮空金阙前,压抑而狰狞的声音,直让人毛骨悚然“滚出来与我一战”

    地面上的不少观众,不由自主,倒抽了一口凉气。

    比起之前,那副意气风发的姿态

    此时此刻的金厉云,模样可谓凄惨至极

    半边面孔上尽是血污,头发糊成一团,有涓涓的鲜血,沿着指尖滴落下来。

    很显然。

    被陈潇当空击落,生生砸进天枢峰,让金厉云受创极重。

    然而,不知在什么时候,金厉云的手中,多出了一口断剑。

    他滴落下的鲜血,尽数没入这口断剑。

    断剑的剑体之上,有猩红妖异的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明亮起来。

    “陈潇滚出来”

    金厉云声嘶力竭,目中遍布着血丝“滚出来,与我一战”

    预想好的一切,全都没有实现。

    掌声、欢呼、呐喊尽数成为了梦幻泡影。

    与此相反,他在无数人的注视中,被人当空一脚踩落下来

    可想而知

    要不了多长时间,他金厉云的名字,就将彻底沦为笑柄。

    第一次,断剑崖上,被陈潇一脚踩下山崖。

    第二次,广陵山复仇

    还是被陈潇一脚踩落当空

    “你没有那个资格。”

    陈潇波澜不惊的声音,从浮空金阙之中传出。

    金厉云的神情,一下子僵住了。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而已,可却仿佛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他脸上,抽得脸皮一阵火辣辣的剧痛。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才刚刚说过同样的话

    “陈潇他没有那个资格”

    谁料短短片刻之后。

    几乎同样的话语,更加冷淡的语气,返还给了他自己

    “我没有那个资格”

    金厉云身躯发颤,牙关紧咬,将嘴唇咬出鲜血“我没有那个资格嗬嗬嗬嗬很好很好那么现在呢”

    “啊咳咳咳”

    半空中,孟青云一脸无奈,不住地咳着血“居然栽了两次”

    在他的胸膛上,赫然插着一口利剑

    先前他忙着疗伤,因而,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一口佩剑,仍在金厉云掌控中。

    此时,金厉云怒意狂炽,竟以剑心的境界,凌空催动这口飞剑,突然将孟青云钉穿,强行拖上了半空中。

    “那么现在呢”

    金厉云剑挑孟青云,声音之中,隐隐透着疯狂“我知道这个孟青云,应该是你的熟人,你是继续当缩头乌龟,还是滚出来与我一战”

    这一刻。

    好些人的脸色都变了。

    如果说,不久前金厉云的种种举动,还在族规许可范围内的话

    那么现在这种行为,无疑是在践踏族规

    家族培养你,是为了让你成长,然后,带领家族变强。

    而不是挥动屠刀,对向自己的同族

    “云儿”

    浮空金阙下层,金烈阳脸色剧变“立刻放下孟青云,绝对不要冲动”

    金阙上层,诸位元老们,同样纷纷色变。

    只不过

    还不等他们开口喝止,一股比万载玄冰更冷冽的气息,突然自陈潇的身上蔓延开。

    “我一般很少杀人。”

    那白衣少年起身,挥了挥衣袖,身形消失在原地。

    唯有没有起伏的声音,还在金阙的上层回响。

    “除非,触及到了我的底线。”

    下一秒。

    所有人均可望见,一道白衣的身影,衣衫猎猎,出现在金厉云头顶。

    “现在,我给你资格。”陈潇淡淡说道。

    “很好”

    金厉云面露狞笑,剑心境界全面爆发。

    广陵山脉上百里范围内,数不清的剑器飞来,贴合在他手中的断剑上,组合成一口百丈神剑。

    这口神剑轻轻一颤,顿时虚空中,多出无数黑色伤痕,那是空间被一剑切断

    更有虚幻的火焰,将百丈神剑笼罩,弥漫出悚人的火光。

    “这一剑,名为劫火”

    火光熊熊,映照出的却是陈潇冰冷的眼神。

    “你让我出来,现在我来了。”

    只听那白衣少年平静开口

    “来赐予你受死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