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2章 有话好好说……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能够进入金阙上层的,几乎都是半神级存在。

    放眼整个神武大陆

    这些人都是最顶尖的强者

    桥天境的元神,强悍到恐怖,沟通天地,如有天威,仅仅是一道目光就足以让凡人崩溃

    哪怕同为半神级数,被这么多同阶齐齐凝视,也一样会承受骇人的压力。

    若是心境层次差一些的,甚至还有可能留下心魔

    毫无疑问

    金厉云想给陈潇下马威。

    元老会的高层强者们,也同样想来一个下马威

    “嘿嘿,座位就只有一张,而且仅次于首席,看这小子怎么办”

    “只不过是一介医师罢了,之所以对你恭恭敬敬,那是因为还需要你,来为子安老祖治疗伤势结果,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开始对我们指手画脚了”

    “之前的事情就算了,现在给他一个教训,省得这小子以后还敢继续胡言乱语”

    有人在心头冷笑不已。

    说到底

    还是有许多人对这个少年不服气。

    甚至于,连那位金子安老祖,也曾隐晦地提起过,双方并非是一路人

    因而,才有了先前一幕。

    唯一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陈潇竟看破了幻剑阵,举手投足之间,就摆脱了幻觉的影响

    “好啊。”

    陈潇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只见这个白衣少年,身边有丽人相随,一步之间,身形缥缈如光,便已来到座位近前。

    所有人的呼吸,全都提了起来。

    通常情况下

    身为镇教级强者,延金老祖的身旁,只有同级的人物,才有那资格落座

    陈潇身为一介医师,当然没有那个资格,而他的女伴郁梓璇,也同样没有那个资格。

    一旦陈潇坐下来了,他们自然就有了理由,再进一步对他发难

    “对了,道友。”

    可就在这时,陈潇忽然一笑,拱手抱拳,看向了延金老祖“不知道友该如何称呼”

    当代的延金老祖,是个身材清瘦,面目平凡的老者。

    闻言,他捋了捋胡须,又抿了一口茶,这才呵呵笑道“本座自然姓金,单名一个鸾字。”

    陈潇微微颔首,拱手笑道“原来是金鸾道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金鸾老祖顿时脸色一黑。

    久仰大名

    这小子随口胡扯,连草稿都不打一下

    上一句话还在问叫什么,下一句话就久仰大名了你这还真够“久”仰的啊

    而此时,听得陈潇继续说道“金鸾嘛,就是小金鸟的意思,不过道友切莫动怒”

    “你”

    金鸾老祖霎时脸色微变。

    鸾之一字,确实是神禽之名,与凤凰、朱雀等并列。

    可这样在大庭广众下,直说金鸾便是小金鸟

    这无疑就是赤裸裸的嘲笑

    当年,也曾有人如此嘲讽过,但是到了最后,这些人全都被打死了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老祖之名,岂是你能评价”

    “真以为自己有点医术”

    一时间,一尊尊半神气息涌动,仿佛要将这片虚空,都挤压成一块钢板

    郁梓璇身躯摇摇欲坠,她自身的修为,终究只有神桥境,在诸多半神的笼罩下,几乎当场失去意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就在此时此刻。

    陈潇略带笑意的声音,又老神在在地响起“金鸾道友的金阙,虽然确实炼得不错,但还有不少细节问题,比如东北角偏九刻半位置,就有那么一小段”

    “稍安勿躁”

    金鸾老祖的脸色,骤然间变了。

    他猛地一抬手,气息绽开,将其他人的威压,同时压制了回去

    “呜呜呜”

    “嘶”

    身为镇教级强者,延金老祖何其强大

    在场但凡绽放气息之人,全都在瞬间遭到压制,一个个脸色涨红,难受得差点吐出血来

    “老祖,你为何”一群人忍不住看向金鸾老祖。

    下一秒。

    不少人皆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老祖他为何突然喝止我等”

    “不对劲老祖的状态非常不对劲”

    此时他们尽皆看到

    原本笑意盈盈的老人,随着陈潇侃侃而谈,一张老脸竟越来越黑,到了最后,几乎快要能滴出水来

    “西偏南一百三十六步。”

    “东偏难五十六步,自上而下十一丈。”

    “还有”

    到了后来。

    金鸾老祖筛糠似的发颤,话都说不利索了,宛若见了鬼一般,一双老眼瞪得滚圆,死死地锁定住了陈潇。

    堂堂镇教级强者,指向陈潇的时候,仿如一个普通老人,手臂在不住地颤抖

    此情此景,不啻于天方夜谭

    “你你居然不可能你怎么会”

    事实上。

    几乎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金鸾老祖,这一刻心头的惊骇。

    须知,这天下的神兵法宝,纵然是那些神器,也一样存在各种弱点。

    造成这些弱点的原因有许多。

    有一些,或许是炼制手法不过关。

    又或者,神兵用料的本身,也可能存在缺陷。

    再者,炼成后用神兵战斗,亦是会留下暗伤,从而形成隐形的弱点。

    只是在绝大多数时候

    这些弱点只有神兵之主一个人知晓。

    偏偏现在,陈潇一口一个,将他浮空金阙的弱点,几乎全都说了个遍

    知道一个两个弱点,就有可能在战斗时,轻易就将他重创了。

    而掌握了这么多的弱点,毫不夸张地说,只要陈潇愿意,顷刻间,就能将浮空金阙肢解殆尽

    “最后还有这个。”

    陈潇忽然迈出了一步。

    这一步,看似简简单单

    落在金鸾老祖的眼中,则像是一口天外神剑,生生插进了浮空金阙。

    就连金阙法阵的运转,都出现了些许的迟滞

    “道友,手下留情”

    金鸾老祖忙不迭地大喊“大家都是道友,无论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好好说,用不着这么剑拔弩张”

    “哦,是么”

    陈潇似笑非笑的看过来。

    金鸾老祖忽然间毛骨悚然。

    “我看道友的身体健康,好像也有一些问题,要不要我帮你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