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1章 谁没有资格?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远远望去。

    这一刻的场景

    如神凌尘,如天降威

    若是从极远处看去

    仿佛有一尊顶天立地的巨神,脑后是无垠的苍穹,一脚踏落下来,分江裂海,似能将九重天阙尽数踏破

    “啊”

    众目睽睽之下。

    金厉云面目狰狞,剑体紧绷,绽放无限锋芒,如要突破阻碍,冲上无垠的九霄天

    只可惜,一切都没有用

    这一脚踏落下来,无可抵御,无可阻挡,无可匹敌

    轰轰轰轰轰

    虚空之中,有大爆炸发生,云气狂涌,天地在震颤。

    所有人都都可以清晰地看到

    前一刻,尚还气势汹汹的金厉云,后一刻,却好像死狗一般,浑身上下滋滋飙血,咚的一声砸落进天枢峰

    “陈潇道友,还请入内一叙。”

    “有何不可”陈潇大笑。

    众人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

    浮空神阙之中,延金老祖的声音,徐徐传了出来。

    不少人愣神的当口,陈潇已经迈步踏出,同郁梓璇一道,走入了浮空金阙之中。

    郁梓璇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神念传音

    “浮空金阙,乃是当代延金老祖,性命交修的本命法宝,一旦爆发,威能直逼真神器你就这么闯进去,未免有些太冒险了。”

    她对陈潇之间,倒无多少男女之情。

    可对于郁梓璇来说,陈潇实在是阵道领域中,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

    她甚至有所预感

    如果能再跟随陈潇,学习一段时间的话,她甚至有不小的把握,踏入一品大宗师境界。

    这样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郁梓璇可不想轻易就失去

    “放心好了,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陈潇微微一笑,步履轻盈,踏入了浮空金阙。

    在他背后。

    是一片死寂的广陵山。

    “嗬嗬嗬”

    不知过了多久。

    才终于有人艰难出声,数不清的观众瞪眼,嘴巴张得老大,下巴几乎掉了一地。

    “领悟剑心的金厉云,居然就这么惨败了”

    “这这这这不是在演戏吧”

    “不对不对不对关键不在这里你们听到没有刚才那个声音好像是延金老祖”

    短暂的沉寂过后,更加强烈的哗然,一瞬间席卷爆发。

    金厉云的惨败,出乎众人意料。

    可延金老祖的邀请,才真正让人感到惊惧

    “道友老祖对此子的称呼,竟然会是道友”

    “那岂不是意味着,陈潇是和老祖平起平坐的存在”

    无数人惊颤失声。

    仿佛被九霄神雷劈中,从肉身到灵魂,都在不住地发颤

    对于所有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根本无法让人相信

    “不这不可能”

    浮空金阙的下层。

    金烈阳猛地起身,面孔涨成了紫色,当场失声低吼“老祖他老人家怎会亲自邀请此子,甚至还以道友相称”

    正如他们先前所讨论的那样

    即便同样身处浮空金阙,许多人的身份地位,依然存在着巨大差距。

    譬如金烈阳等人,现在的身份地位,只能待在金阙下层。

    若是想要进入上层,要么得是半神强者,要么是元老会成员

    当然,随着金厉云的崛起,金烈阳这个当爹的,只要不出意外,未来加入元老会,基本已经是个定局。

    可是

    眼前的那一幕,却让他目眦欲裂

    延金老祖竟然亲自开口,邀请陈潇进入金阙上层

    “什么陈潇道友”

    其他人也都坐不住了。

    一直到刚才为止,所有人都认定了

    那个白衣少年,必然会沦为踏脚石。

    哪怕他是郁梓璇,找来的护道者种子,结局也不会有改变。

    毕竟在许多人看来

    之所以成为护道者种子,本身就是天赋不足的表现

    “这这这这我特么不是在做梦吧”

    一名身形发福的中年,肚子上的肥肉跳动,撞翻了身前的石桌“金烈阳,这就是你儿子要找的踏脚石”

    “神特么的踏脚石啊你们分明是找了一座太古神峰”

    “我”

    金烈阳身躯摇晃,脑海中一片空白。

    尤其是回想起,刚才说过的那些话,金烈阳更是脸颊发烧,面孔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那少年没有资格,给他儿子当对手

    现在不出意外的话

    能与延金老祖互称道友,分明是他儿子金厉云,没有与之交手的资格

    说到底,多少惊才绝艳的天骄,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也不过是镇教级数罢了。

    “这这不可能”

    金烈阳忽然瘫倒在地,整个人如丧考妣。

    “陈道友大驾光临,着实让蔽舍,平添了几分光彩。”

    陈潇一踏入金阙上层,当代延金老祖的声音,顿时再一次响了起来。

    一道流光迷离的门户,在陈潇面前凝聚而成。

    门户开启,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只有仔细感知才能发现

    这道门户上流转的虹光,赫然是一道又一道剑气。

    似乎,一旦踏进了这门户,诸多剑气就会爆发,将通过者撕成粉碎

    “道友,入内一叙吧。”

    延金老祖徐徐开口,声音之中,似是带着一丝笑意。

    陈潇却忽然笑了“道友,既然年纪大了,就不要这么调皮了。”

    只见他抬手轻轻一挥。

    眼前的场景,突然开始融化,似是被陈潇的手掌,凭空生生地抹去。

    “这是”

    郁梓璇眸光微动,似是看出了什么。

    紧接着,原先的空旷殿宇,彻彻底底的退去,变作金碧辉煌的殿堂。

    而在殿堂的周围,一道道身影落座,错愕的望着这一幕。

    “我们刚才是在幻阵中”

    郁梓璇恍然大悟。

    要是他们二人,真的踏进光门,反而可能中招

    “来来来”

    终于,最上座的老者开口,打破了此时的死寂“陈道友眼力非凡过人,本座着实佩服不已,来人,给陈潇道友道友备座”

    与此同时,一张华贵非凡的座椅,被搬到了老者身旁。

    “陈潇道友,请坐。”

    上座的老者,笑眯眯地开口。

    唰

    刹那间。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陈潇身上

    虚空之中。

    似有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