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这小子疯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我的妈呀”

    “金连城怎么就败了”

    “有谁能够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数不清的人惊骇失声。

    此时此刻。

    金连城那澎湃的气血,陡然被截断成无数份。

    就像是一条巨蛇,被神剑斩断了蛇身,下一秒,一道道血柱,从他身上滋滋飚出

    血流如注,不外如是

    “你怎么可能”

    满脸不甘与不敢置信,金连城轰然之间倒地。

    这三个月以来

    他饱含着满腔怨愤,拼了命的修行秘术,就是为了向陈潇复仇

    并且,他的修行结果,也十分的喜人。

    九转宝体诀,秘传功法之一。

    原本碍于修行的条件,金连城始终没下定决心,这一次痛定思痛,付出了格外沉重的代价,一口气将之修行到了第七转

    九转宝体诀第七转。

    平常状态下,武者的气血,就是从前的两倍。

    若催动九转宝体,还能再一次翻倍

    四倍气血支持下,金连城的实力增幅,虽无四倍那么恐怖,但最起码也是近倍

    实力翻倍什么概念

    他完全可以一只手,就碾压从前的自己

    这才是金连城满腔信心,要找陈潇复仇的原因。

    三个月太久

    他已经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

    便是等到试剑大会开幕,在大会上动手都不愿意

    “难道说你的实力”

    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秒。

    回想起陈潇的问题,一个惊悚的念头,突然跃入金连城脑海。

    “你的实力难不成已经是”

    话音还未落下。

    金连城眼前的世界,便已彻底陷入黑暗。

    “我的老天爷啊这败得也太快了”

    “糟糕快去向长老们报告,金连城可能被杀了”

    “稍安勿躁,金连城还没死”

    众人哗然炸锅的同时,还有人相对镇定一些,连忙赶上前去,对其进行止血和疗伤。

    只不过

    金连城的伤势,依旧令人惊悚

    “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法,才能够造成这种伤势”

    “嘶金连城的肉身,并未遭受重创。但是他的体内,却有无数的指劲,将气血流动截断,就好比江河堵塞,最终会形成洪水,金连城是被自己的气血生生撑成了重伤”

    有武者满脸惊骇欲绝,几乎不敢相信这结果。

    到头来

    金连城竟是被自己的气血所创

    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绝对能让人笑掉大牙

    “那个少年手指轻轻一戳,居然能造成这样的结果”

    有人在心头暗自比较,可最终得出的结论,也只是让人更加骇然。

    换做是他们施展同样的手段

    别说是截断他人气血了,恐怕在接触的一瞬间,就会被武者的气血屏障,生生将手指折断震碎掉

    “看似很简单,实则神乎其技”

    最终,人们只剩下了震撼。

    那神乎其神的一幕,几乎如同永恒一般,烙印在他们的心中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有没有听到,刚才那个少年,提出了一个问题”

    “没错没错,好像是什么为何要修炼神桥”

    “这个问题可真奇怪啊,当然是为了突破了,不修炼神桥,又怎么突破神桥境界”

    “这么说起来,我倒是觉得那个陈潇,好像有点疯疯癫癫,不仅是这个问题,刚才我好像还听到,他在说什么命令延金老祖的事情”

    “命令延金老祖哈哈哈,该不会真疯了吧”

    “这是你的身份令牌,一直到试剑大会结束,令牌都不得随意丢弃。”

    金凤儿和金汐言,看着接过令牌后,就再度闭目的陈潇,不禁有些茫然无语。

    “郁宗师,他这是在干什么”

    金凤儿还在纠结,金汐言就已忍不住,脸色古怪地问道。

    别的不说

    她们三个女子在此,哪个的容貌都不差,走在街上,回头率也是很高了。

    结果陈潇倒好。

    干脆看都不看,直接闭上了眼睛

    “到底在这家伙眼里,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金汐言撇了撇嘴,一脸不爽的神色。

    郁梓璇倒是脸色古怪“他的话应该是在修炼吧最近三个月来,他都是这种状态,一直在说着什么神桥不神桥的”

    三言两语之间,她拣着最近的一些事,讲述给两个女孩听。

    当然,都是不涉及隐秘的部分。

    “每天都是这样,闭着眼睛乱转”

    “还天天在念叨着,为什么修炼神桥,不修炼神塔神舟等等”

    “而且,现在还养成了坏习惯,见人就问为何修神桥”

    两个女孩越是听越是惊讶。

    到了后来,干脆就只余下一个念头

    这家伙该不会走火入魔疯掉了吧

    “就算没有发疯,多半也是魔怔了。”

    不知不觉中。

    金汐言看向陈潇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怜悯之色“难怪之前还讲胡话,说什么撤销了禁令,那可是延金老祖亲自”

    “娘,你说什么”

    下一刻。

    金凤儿突然脸色微变,取出一枚传讯玉符,紧接着,俏脸骤然色变“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族中对爹的禁令真的已经解除了”

    她的身躯在颤抖,眸子瞪得滚圆,几乎以为产生了幻听

    然而。

    当少女转过身去,看到同行的两人,同样满脸震惊时,她这才意识到了

    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

    “凤、凤凤凤儿你刚才说什么”

    金汐言抬起一只手臂,几乎混乱到语无伦次“你父亲的禁令”

    “是的”

    金凤儿同样激动得发颤“就在刚才,族中传来新消息,有贵人开口相助,我父亲的禁令,已经彻底撤销了”

    唰

    完全是下意识地,三女齐齐转头,看向那白衣少年

    此前陈潇说过的话,又一次回响在耳边。

    “延金世家的高层,已经答应撤销禁令。”

    彼时的话语,犹有余音绕响。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猛然跃入了少女脑海。

    “那个开口的贵人,不会真的是他吧”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便好似雨后的杂草,疯了似的猛然狂涨。

    正当金凤儿犹豫着,是否要开口的时候。

    陈潇脚步蓦地一顿,忽然转向了她们。

    “你们觉得武者为什么要修炼神桥”

    “”几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