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你懂么?你不懂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说什么”

    不要说是金凤儿了。

    纵然以郁梓璇的心性,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

    她们这边,还在谈论家族禁令呢

    结果才一转过头,陈潇就告诉她们,禁令已经解除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么多年以来,金凤儿的这一家,不知试过多少手段。

    该请的人都请了,能送的礼都送了,所有的努力都已经尝试过了

    甚至于,家族中还有不少人,曾经出面,为金文圣说理说情。

    只可惜

    没有任何作用

    如果说,地灵神玉膏的浪费,自身修为的破灭,还属于可容忍的范畴。

    那么将延金亢龙鼎遗失

    就是绝对不容饶恕的大过

    要知道,漫长的岁月以来,延金世家天才辈出,可镇族至宝,一共只炼出了三件

    “陈潇,此事容不得玩笑。”

    郁梓璇的神色,稍微严肃了些“当年下达禁令之人,乃是当代延金老祖,并且,解除禁令方法只有两种。”

    提起这两种方法,金凤儿脸色一黯。

    她也已经意识到了

    之所以这些年以来,所有努力全部失败,正是由于这条禁令

    “第一种,寻回延金亢龙鼎”

    “第二种,延金老祖开口,亲自撤回禁令”

    陈潇顿时就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的话,应该算是第二种吧。”

    当然,他自然没有去找延金老祖。

    当代延金老祖,陈潇也不认识。

    但陈潇却认识上代延金老祖,如今已经成神回归的金子安

    虽说金子安的回归,至今还是一个秘密。

    哪怕是三个月之前,地心焱岩窟附近的武者,也全都被下达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随意泄露

    可如果金子安开了口,就算是当代延金老祖,也照样得谨遵他谕令。

    毕竟

    那是一尊神祇

    对于神境之下的生灵来说,神意不可违

    “什么叫做应该算是”

    郁梓璇不禁翻了个白眼“你还不如干脆说,刚才下达了指示,让延金老祖,撤销当年禁令呢”

    有一句话,她没说出口。

    如果陈潇真的命令得动延金老祖

    哪还需要借她之手,潜入延金世家祖地

    一想到这里,郁梓璇忽然愣住了,看向那个少年的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恍惚。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完全忘记了此事

    每天全心全意研究阵道,有问题不懂就请教陈潇,除了紫荷园稍显清冷外,几乎就是她最理想的生活

    “只可惜你终究只是过客”郁梓璇在微微叹息。

    突然。

    “陈潇”

    咚咚咚

    一声沉闷的怒喝,在空气里炸裂开。

    紧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逼近,居高临下,凛然俯视着陈潇等人

    “很好这三个月来你还没被打死”

    金连城声音隆隆,本就魁梧的身躯,此时更显狰狞,一块块肌肉隆起,宛若铜浇铁铸一般,蕴藏着骇人的神力

    仅仅是从他的身上,不断扩散开的气血,就已让人呼吸困难。

    差不多就在第一时间

    许多途经的路人,纷纷惊叫着避让,以免遭受到波及。

    “是金连城他伤愈出关了”

    “好像不光是伤势痊愈,他的气血之磅礴,比起三个月前,至少强大了一倍以上”

    “嘶这还只是外泄的气息,若是他全力出手,又会有多强大”

    众人一阵胆颤心惊。

    虽然说,武者的气血强弱,并不完全反应出实力。

    但金连城气血如此强大,真正的战斗力,也绝对弱不到哪里去

    “见到我非但没有消沉,反而还变得更加强大,你一定是非常惊讶吧”

    众目睽睽之下。

    金连城沉声开口,他的气血太强了,声震如雷,竟在半空中,形成了闪烁电光

    “这么说来的话,那边那个白衣少年,应该就是前些日子,在断剑崖上,击坠金连城和金厉云的陈潇”

    “什么他就是陈潇”

    “看起来不怎么强嘛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说,气息也很是平淡,我感觉只要一只手,就能将他镇压了”

    许多路人哗然喧沸,当场议论纷纷起来。

    陈潇之前闭关三个月,每天都在碎裂金丹,先前炼就的那几百颗,已经差不多全碎完了。

    如此一来,陈潇现在的形象,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比起气势滔天的金连城,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你”

    面对气势汹汹的金连城,陈潇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问道“你是谁”

    一时间。

    全场瞬间寂静。

    等着看好戏的路人们,一个个大眼瞪着小眼,仿佛化作了泥塑木雕。

    “噗”

    不知过了多久。

    陡然有人笑喷出声“你你是谁这这这这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元石”

    “金连城当众前来复仇,恐怕绝对没有想到,对方根本就不记得他”

    “这简直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有许多人哄笑成了一团。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

    当初金连城出手时,不曾自报过家门,陈潇将其打发之后,几乎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修行突破上,压根就没有记住过,赶走过一只小蚂蚁

    就好比夏天的时候,随手挥走一只蚊子,难道还有谁,会特地将其铭记么

    金连城的脸色,则是猛地黑了。

    “你很好很好”

    他气得浑身发抖,全身气血滚滚,当场就要暴走“我倒是要看一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胆敢如此无视于我”

    可以清晰地看到。

    金连城的气血,仿佛狼烟一般,滚滚冲霄而起。

    像是一座气血长桥,连接了苍穹与大地

    却在此时,听得陈潇忽然开口。

    “那么,你知不知道,武者为何要修炼神桥境”

    “为何要修炼神桥境”

    金连城怔了怔,随即狂笑起来“这种白痴的问题,你也好意思问出口”

    只见他一步向前迈出,磅礴如海的气血爆发,好一座血海一般,当头向着陈潇压落下来。

    “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地稳了,那我可以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看样子,你并不懂,那样的话,你胜不过我。”

    陈潇有些萧索的摇摇头,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指,扭头看向了郁梓璇“赶紧走吧,试剑大会的报名,快要迟到了。”

    在他身后。

    有嗤嗤漏气声传来。

    金连城的气血流通,突然被截断成无数

    而他高大的身形,亦在轰然中落地。

    “你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