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为何是神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连续三个月的修行

    让陈潇清晰地意识到一件事。

    他现在并不缺少积累,如果要论修为的积累,恐怕放眼神武大陆,甚至整个诸天万界,都找不到人能与他相媲美。

    他也同样不缺少眼界见识。

    来自前世的海量记忆,赋予了陈潇帝级的高度。

    纵然是至尊亲临,在面对陈潇之时,也只能甘拜下风。

    “我现在唯一欠缺的”

    陈潇眸中神光闪烁,像是在给郁梓璇解释,又好像在自言自语“便是恰到好处的灵感仅仅坐在屋中苦修,恐怕再过上十年百年,也修不出个所以然来。”

    对于修行者而言

    灵感一词,听起来虚无缥缈。

    可是实际上,灵感往往与顿悟相关联,而一次顿悟,就可能抵得上无数苦修

    想要跳出原有的修行体系,开辟出独属于自己的境界

    绝不是单纯的苦修就能够做到

    “你在修炼什么”

    郁梓璇忍不住好奇道“你说要出去走走,莫非遇到瓶颈了”

    根据她的观察

    这个叫陈潇的少年,和当初的萧元,性格实在太像了,都是一样的臭屁骄傲。

    其他时候描述一个人骄傲,往往会形容天老大他老二。

    但是放在陈潇的身上,郁梓璇觉得这句话,还得得改一改才行

    他老大,天老二

    结果现在

    陈潇居然遇上了解决不了的困难

    这在郁梓璇看来,堪比太阳打西边出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修行瓶颈职业难题”

    见陈潇向外走去,郁梓璇愣了愣,忙不迭地追上去“该不会是感情问题吧这三个月里,倒是有两个小丫头,前来找过你好几次”

    “不是。”

    陈潇脚步一顿,忽然转过身来。

    一双古井不波的眸子,不含丝毫杂质,一动不动,落在郁梓璇的身上。

    郁梓璇被看得有些发慌,不由自主移开视线,低声道“那、那你又在想什么”

    “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陈潇面无表情地开口“武者为什么要铸造神桥”

    郁梓璇顿时呆住了,下意识地答道“为什么要铸造神桥当然是为了突破啊,不铸造神桥,还怎么突破修为”

    “是啊,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陈潇的眸光丝毫未变,依旧落在郁梓璇身上。

    她这时才察觉到,眼前少年的视线,并非是在看自己,而是透过虚无,在看她体内的神桥

    “你说的是什么问题”

    有些失落之余,郁梓璇不禁问道。

    自古以来。

    元神境之后是神桥境,铸就神桥,方能通天,这就是神桥、桥天两境的由来

    现在陈潇却在质疑,为什么要铸造神桥

    “问题便在于桥的形象,乃是生灵所创造。那么,在桥的形象诞生前,世人又如何修炼神桥、桥天两境”

    陈潇背负着双手,目光有些茫然,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是神桥境,而不是神塔境又或者是神楼、神台、神舟等等”

    为什么一定是神桥

    这是最近三个月来,他最常思考的问题。

    只不过,即便他有前世记忆,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丝毫的帮助。

    “神塔神楼神台”

    郁梓璇被问得一阵头大“既然是神桥境界,自然修炼神桥啊你要问为什么的话,大家不都是这么修炼的吗”

    “看来,你也不知道。”

    陈潇显得有些失望,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向外走去。

    这才是他想出去走走的真正原因。

    只要一日不解决这个问题

    新境界的开辟,也就无从下手

    “诶我知道什么等等你等一下”

    郁梓璇一怔,眼看着陈潇远去,顾不得许多,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唯有陈潇的问题,时而在她脑中回响。

    “为什么是神桥”

    陈潇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去往试剑大会的距离,不过十多里路罢了,以元神境的脚程,几个呼吸就能抵达,陈潇却走了大半个时辰。

    “陈潇,你怎么来了”

    正在这时。

    两名少女远远跑来,神情显得很是惊喜“我之前去找过你,但一直没能碰上。”

    陈潇不由得哑然失笑“你之前来找我的时候,我刚好在闭关修炼,所以没有注意到你来。”

    另一名小麦肤色的少女,闻言忍不住撇了撇嘴道“信他才有鬼了好不好那可是紫荷园,郁宗师的住处他又何德何能,可以住进紫荷园”

    虽然说,之前在两人面前,陈潇展现过手段。

    不过在金汐言看来。

    瞬间治疗伤势,不留任何疤痕,还有美白效果

    这怎么看都是陈潇,为了哄骗无知少女,才特地修行的神通

    如若不然。

    那些寻常的疗伤神通,不留下疤痕就已是极限,哪里还可能附带美白

    加上陈潇强闯焱岩窟的“黑历史”,事后又声称自己住在紫荷园,偏偏她们找了好几次都没碰到人

    在金汐言的心目中,这个白衣翩翩的少年,已经是个渣男骗子

    “可是”

    金凤儿摇了摇头“当时,郁宗师说的是,陈潇他在修炼,暂时无法见客”

    “金凤儿你根本不懂这小子其实不住紫荷园,只不过是郁宗师好意,为了不伤你自尊心,才故意说无法见客要换成脾气差点的,怕是直接一句话,就让你滚远点了”

    兽皮衣少女越说越气。

    她抓着好友的手,狠狠瞪了陈潇一眼“小子,我也懒得找你麻烦,但是有些事情,你还是得说清楚,继续强撑没有任何意义,若是让郁宗师知道了,有人打着她名义招摇撞”

    “陈潇,你在和谁说话”

    郁梓璇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从背后传了过来“你走路的时候,能不能别分心,稍微看一看路照我们现在的速度,恐怕到了天黑之前,都不见得能报上名”

    “郁郁郁郁宗师”

    看见到来的紫衣美人,金凤儿猛地一个激灵。

    金汐言亦是张大了嘴,一副活见了鬼的神情。

    她前脚才刚提到郁梓璇,后脚就直接碰上了正主,更重要的是郁梓璇和陈潇的关系,似乎很是不简单

    “你你你你和郁宗师是什么关系”

    金汐言呆滞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