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吾之名,永恒烙印!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嘭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陷入呆滞。。

    蛟王神的一块块龙鳞,突然间齐齐炸碎,更有神秘异力卷来,令得他的武道元神,当场爆碎成漫天魂光

    “嘶昂”

    恐怖的风暴中。

    蛟王神疯狂咆哮。

    怒火滔天的龙吟,化作一圈圈光波,充斥着毁灭之力,刹那间,席卷了四面八方

    “该死的”蛟王神在怒吼,“无论你是何人,此仇此恨,本座记下了”

    虚空中神光闪动不休,蛟王神在拼命收回魂光,成就真一神境之后,即便是武道元神被撕碎,只要自身意志不灭,就依然有重组的可能。

    当初的宁子安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自身执念强大,他才一直坚持到今天。

    当然,元神碎裂的痛苦,自然不可能避免。

    想要修复重组元神碎片,还会消耗恐怖的能量,若是能量供给不足,也有着修复失败的可能。

    故而,撕裂般的痛楚,让蛟王神疯狂了

    噼里啪啦

    虚空之中,雷光爆闪。

    一条长达万丈的蛟龙,头生独角,身覆青鳞,巨大的身躯,突兀地游出虚空,更有阵阵龙威,直让人心神都在悸动

    身为蛟龙一族,蛟王神的元神,有着两种形态。

    而现在,他的元神遭受到重创,不由自主化出了原形。

    唯有在原形状态下,他才是真正的巅峰

    “什么劳什子元天帝本座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人”

    狰狞的咆哮声中,巨大的蛟龙元神绽光,一片片青鳞再度凝聚,演化成一团朦胧光晕。

    下一刻。

    恐怖的悸动传来,将这团光晕撕碎。

    那并非是能量的波动,也绝不是法则的力量,而是更加超凡的存在,至高至伟,凌驾万界诸天之上

    冥冥之中,一团混沌虚影放光。

    这是怎样的一种恐怖

    隐约间可以看到,一口巨大的青铜棺椁,横亘在天地的尽头,埋葬了岁月,断绝了万古,惨烈无比的气息弥漫,像是在荒芜的苍穹下,镇压着最后的混沌

    “啊”

    几乎就在棺椁虚影,浮现而出的一刹那。

    蛟王神凄厉惨叫,万丈元神再度爆碎,化作魂光飘摇,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不仅如此。

    许多的碎片之上,缠绕着无形之力,眨眼之间,将魂光残片磨灭。

    元神破碎,魂光湮灭

    其痛苦之剧烈,更胜凌迟万倍

    “嘶”

    这一刻。

    诸多神祇倒抽一口凉气。

    那可是堂堂蛟王神,在神武诸神之中,也绝对算得上最顶尖。

    结果,仅仅是动用血脉天赋,去卜算那一位元天帝,就落得两次灵魂重创,如今更是魂光零落,差点被震得当场形神俱灭

    “这这是”

    金子安看得失魂落魄,几乎化作了泥塑木雕。

    按理说

    今日他脱困而出,并成功登临神境,本该是人生之中,最为喜悦的日子。

    偏偏,他来了诸神议会

    不仅再一次感觉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更是亲眼目睹了,一尊强大的神被重创,证明了真神亦非无敌,在面对更强的恐怖存在时,一样会遭受可怕的创伤,甚至于

    死亡

    “神也会死。”

    苦涩地呢喃着,金子安心情低落。

    在这之后,他才终于听到了,身旁的乾空真神,发出震惊的低呼。

    “这是至强者不可测”

    事实上。

    只要对命道稍有了解,基本都清楚这个规则。

    绝对不要肆意窥探强者的天机命运

    否则必遭反噬

    只是,在通常情况下。

    真一神境,就是神武大陆的最顶层人物。

    就好比蛟王神,在他出手之前,又何曾料想到

    自己正在卜算的,是一尊如此可怕的强者

    “诸位,是否还有疑惑”

    大先知淡淡地开口。

    全场死寂无声,再无人胆敢反对。

    “既然如此,除了这个变数外,其余的计划,一切照旧。”

    大先知的话语,也在不知不觉中,带上了一丝颤音“这一次,老夫看见了希望,应对未来劫的希望,所以才会有此决断。”

    所有人依旧沉默。

    乾空真神忽然笑道“多谢大先知操心,既然大先知认为,如此能够带来希望,我等自当遵从便是。”

    这一次的诸神议会,很快便彻底散去了。

    然而

    元尊真神。

    至强者元天帝。

    这两个名字,深深刻在了众人脑中,烙印在金子安的魂中,哪怕再过上千年万年,都几乎不可能忘却掉

    “居然无法突破”

    紫荷园一间修炼室中。

    陈潇睁开双眼,眉头蹙了起来。

    在他的脑后,三千丈元神虚影浮现。

    而在元神的周围,一颗颗金丹璀璨,像银河又像星海,浮浮沉沉,缓缓地律动着。

    “真是有些奇怪了”

    从地心焱岩窟返回后,百无聊赖之下,他干脆再一次闭关。

    此前在焱岩窟九十九层中,他一口气炼了数百颗金丹,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吞噬元气的动静太大,将沉睡的青莲神火之灵惊醒。

    然而这会儿

    在他尝试再做突破时,却遇到了惊人的阻力。

    “整整三百六十颗金丹,没有一颗能继续突破”陈潇暗自低语。

    正统的修行体系里

    金丹境界,是金丹大道的最后一个境界。

    一旦金丹圆满,相当于树种成熟,下一步要做的,便是让种子发芽,破碎金丹,成就元神境界

    偏偏陈潇在尝试碎丹时发现

    尽管每一颗金丹,自己都能感应到,也能调动其中法力

    可就是无法再做突破

    似乎,炼就三颗金丹,就已经是极限。

    这是某种无形的铁律,无法打破的绝对枷锁

    “不对劲,这种限制从何而来明明我的精气神,都还没有到极限,却偏偏遇到了枷锁”

    无论如何去看,、都透露着大诡异

    须知。

    武者会卡在瓶颈上,大多是因为天赋不足,又或者积累不够等等

    就好比让小学生,去做大学的高数,除非天赋异禀,否则,几乎没可能成功。

    只不过,陈潇并无这方面的问题

    “怪哉怪哉”

    望着自己身边,起起伏伏的金丹,陈潇不由陷入了沉思。